你的年華里是否有刻骨銘心的記憶?你的流年是否有念念不忘的故事?你的生命裡是否有銘記不忘的曾經?我想我們都有的,那是怎樣最初的美夢,我最初美好的東西都印在骨髓,刻在心上。

無休止的夢境,某些美好總是周而復始的上映著。人說日有所思,夜有所夢。我想一定是思念太深了,才會在夢中見到。我從來不願去訴說我的相思,我的思念。我不敢說,我怕觸碰到回憶,怕深陷其中而無法自拔。我不用說,我不思念,因為在我睜眼的時候BBQ 食物,那些美好總會不期而遇的倒映在我眼前。

我一直相信這世上有許多自己掌控不了的東西比如情、愛、思念……情由心動,愛由心生,心生思念,思念纏繞我的心間,在我的心中圍成一片海……

假如思念是有力量的,那麼我的思念一定力可扛鼎。假如思念是有溫度的,那麼我的思念一定驕陽似火。假如思念是有時間的,那麼我的思念一定遙遙無期。假如思念是有空間的,那麼我的思念一定囊括宇內。

假如思念是有長度的,我的思念一定鞭長莫及。假如思念是有高度的,那麼我的思念一定高處不勝寒。假如思念是有酖拇健康果汁,那麼我的思念一定廣袤無垠。假如思念是有深度的,那麼我的思念一定懸如幽淵。

有首歌這樣唱:“思念是一種很玄的東西”。不知道那些有什麼好的,不知道那些有什麼留戀的,卻是這樣無法壓抑的思念,去想念。

有首歌這樣唱:“思念是一種病”。人都患有相思病,明知很多不可能,卻還是一廂情願的廝守,思念是一種病,只是會想念過去的一切的神經病。

有首歌這樣唱:“思念不聽話,自己跑出來”。距離沒有用,思念很重。即使一個天涯,一個海角,即使天各一方,思念仍在繼續。

思念是一個人的事,它無關兩個人的情愛,思念是一個人的事,它無關距離時間空間。思念是一個人的事,它無關過去現在將來。思念是一種病,是我無法治癒的頑疾。究竟我的過去,我的流年,我的生命中會有多少人,會有多少事,總是能長流在歲月的洪荒中。

那些經久不衰的老歌,那些好久不見的故人,那些轉瞬既逝的舊景,那些突然變化的事物,就這樣從微不足道成長成彌足珍貴的。它無休止的重複在我的夢中,是我的牽掛,是我的懷念,是我無法壓抑的相思。

平生不會相思才最相思,我的思念有多長,它長到我的生活中,重複到我的美夢裡。我的思念有多遠,它遠到我視線看不到的地方,穿越連綿不斷的高山,一望無際的大海。我的思念有多久,久到我忘了時間的行走,它定格在我呼吸的每一秒。

是誰曾在生命裡驚鴻一瞥,是誰曾在歲月裡喚醒陌路,是誰曾在流年裡淺唱離別。思君念君知何日,此時此夜難為情。我們總是在懷念過去的美好,留戀逝去的最初。歲月飛逝的有多快澳洲升學,快到我們忘記了時間的行走,有多美好,美好到我們忘記了珍惜的可貴。

我的相思是一首詩,它輕吟我消散的童話。我的相思是一曲歌,它淺唱我逝去的美好。我的相思是一幅畫,它描繪我曾經的故事。我總是在思念的時候,拿起從前的東西看著發呆,思緒飄向遠方,飄向有我們美好記憶的開始,那裡是相思的起源,是我們記憶的源泉。

我在思念,思念過去的故人,思念曾經的光景,思念逝去的美好。年年歲歲花相似,歲歲年年人不同。生命總要經歷離別,有多少的時過境遷,有多少的人去樓空,有多少的曲終人散,有多少的物是人非。

我們真的要過很久很久,才能夠明白,自己真正思念的到底是怎樣的人,怎樣的事。我的相思,我無法壓抑的情思。誰曾經引誘的情絲,誰曾經挑逗了癡子的目光,誰曾經在心裡激起層層的漣漪,在心裡幻化出相思的紅豆。我的相思開出一朵朵花,盛開在春天的整個花園裡。

自古相思最難耐,可憐紅豆生南國。我的相思,那曾被歲月雕刻的斑駁記憶仍潑墨在我內心深處,那是我怎樣簡單的最初的夢想,我的舊夢,我的記憶,一思一生,一念一世,生生世世相思永不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