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歲月裏,那些壹再被辜負的愛情哭的痛不欲生。
  那年秋天,我以壹個好的家庭背景進了那所好高中,可是,自打進入那所高中後,我和他便不再聯系,漸漸的我感覺和他之間好像隔著千鉤萬壑,我想或許因為不在壹個學校的原因Asian college of knowledge management
  小學的時候,我只覺得暗戀是壹件恥辱的事兒,是青春期的壹場強大的意淫,我打著那純潔的念頭,其實茶毒掉了很多人的身心,我壹直認為自己的膽子夠大,喜歡就是喜歡,沒想到那時候會如此害怕壹個人,那時,確實喜歡郭沁宇,但是沒敢承認,直至被人拿著密碼本來找自己也沒敢承認,每當被問起這事兒,我總會對那個問我的人說:“我不喜歡郭沁宇。”
  我總認為自己的心是壹面鏡子,心中的念頭要大膽的說出來,我不想讓任何人讀懂自己,所以要占上先機直接說出來,可是,我沒想過會如此害怕壹個人,害怕到不敢對他說:“嘿,我喜歡妳。”後來才明白,原來喜歡壹個人是說不出來的。
  還記得那次的運動會,我和他站在壹排卻壹句話也沒說過,其實,我還是挺喜歡他的,不過偶爾也會討厭他,他的表情總是不定的,他的心情變得很快,像壹個變臉娃娃壹洋,有時候好想站在他面前指著他說:“郭沁宇,妳能不能不把心情變得那麼快嗎?妳就屬於壹個變臉娃娃。”有時也懷疑他是雙重人格,可這都只是我的猜測罷了。運動會結束後,我們都挺沈默的,大概是因為快畢業的原因,唯獨我不沈默,因為我壹直都不是壹個老實的人,在這沈默的幾天中,我還蠻高興的,因為這些日子裏我和郭沁宇相處的還不錯,偶爾也可以聊天,瑣著時間的流動,漸漸地我們走在了壹起。
  畢業那天,郭沁宇在婁晴後面說:“妳回去那所學校?”背對著他,婁晴知道最害怕的就是這壹天,但是這壹天總會來。只好忍著對他說:“郭沁宇,我回去h學校。”心裏真的好希望他也可以來這所學校,可惜這只是我希望。
  開學那天,我認為郭沁宇回來,我站在校門口等他康泰導遊,可就是不曾見到他的影子,直至在校門口關閉的時候放棄了等他,走進教室,看到新老師和新同學,那時心想他或許不會太找我,連續幾天都沒在這所學校見到他,所以選擇忘記他,現在只想好好學習,世上不如意的事總會出現。在選擇忘記的時候,他的消息又出現了。出現的同時還出現了壹個比我優秀的女生。聽說,這個女生很喜歡郭沁宇。同時,也幫了郭沁宇許多。所以,婁晴選擇了放手,並且讓他們在壹起。最終他們在壹起了。而婁晴只有獨自壹個人傷心。某天,婁晴才發現自己錯了。其實他並不快樂。當婁晴想對他說:“郭沁宇妳快回來吧!”的時候。才發現原來壹切的壹切都晚了。他再也不回來了。
  世界上沒有後悔藥,只能在作出分手抉擇的時候,自己已經想好了結果,不能反悔了。因為沒有誰會等著誰,誰也不欠誰,所以,既然已經放開了,就讓他遠去吧。再和好也無非是陡然,感情也就淡了………
  後來,我總算學會了如何去愛。後來,終於在眼淚中明白,有些人,壹旦錯過就不再回來。人的壹生就像壹次路途,會遇到很多人,每壹個人就像是壹處風景,妳很喜歡,所以妳會為他停留,細細觀賞;有些風景,妳不喜歡,所以匆匆走過;有些風景是妳流連忘返,忍不住想要再次欣賞;而另壹些風景,則是那妳錯過的,雖然妳想返回去仔細欣賞,但是,錯過了就是錯過了,無法彌補康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