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際上,這不是相關機構第一次做出類似的要求。早在全年7月,由央行會同有關部委牽頭、起草、制定的互聯網金融行業“基本法”《關於促進互聯網金融健康發展的指導意見》(下稱“《指導意見》”)也將互聯網金融視為傳統金融的補充。

  《指導意見》首先對互聯網金融進行了官方定義——傳統金融機構與互聯網企業利用互聯網技術和信息通信技術實現資金融通、支付、投資和信息中介服務的新型金融業務模式。

「好現金」私人貸款服務,支援申請網上借貸/借錢,手續方便快捷,並由專人聯絡跟進,令借貸過程更安全可靠。現時成功申請並提取貸款更可享有高達3,500元現金回贈,加上每月平息特低,手續費全免,借錢自然更划算。

  上述定義暗藏深意,傳統金融機構排在互聯網企業之前,可見不僅僅是互聯網企業做金融得到認可,監管層更加鼓勵傳統金融機構,如銀行、證券、保險、基金、信托和消費金融等,利用網絡開展互聯網金融業務。

  《指導意見》要求,第三方支付機構與其他機構開展合作,應清晰界定各方的權利義務關系。

  此條雖然尚未明確界定互聯網支付的權利和義務,但也暗示了互聯網支付不能橫沖直撞,隨便觸碰別人的蛋糕,比如搶傳統銀行的生意。

  在客戶資金第三方存管方面,《指導意見》指出,除另有規定外,從業機構應當選擇符合條件的銀行業金融機構作為資金存管機構,對客戶資金進行管理和監督,實現客戶資金與從業機構自身資金分賬管理。

  這意味著,以後將只有銀行業金融機構才能走資金存管,為p2p做資金托管的第三方支付,如易寶支付的這一業務面臨停止。

  易寶支付互聯網金融行業線總經理許現良曾表示,截至2014年10月,有超過300家p2p平台接入了易寶的資金托管平台,而且還以每個月新增數十家平台的速度增加。據了解,易寶支付p2p資金托管平台向接入平台收取每年8萬元的托管費。這意味著,平台每年幾千萬上億元的托管費打水漂了。

  第三方支付別想成為銀行

  如果說《指導意見》只是將第三方支付機構的部分業務經營權進行劃分的話,今年7月1日開始實施的《非銀行支付機構網絡支付業務管理辦法》(下稱“《管理辦法》”)已經關系到支付寶、財付通等第三方支付機構的基礎功能。

  隨著《管理辦法》的實施,從今年7月1日起,包括支付寶和微信支付等在內的第三方支付,用戶通過賬戶餘額網上購物、充值、發紅包或轉賬給好友每年只有20萬的支付額度,一旦提前用完,當年剩下的時間內將不能再使用餘額支付,後續只能直接綁定銀行卡支付。

  《管理辦法》明確定位了第三方支付的職能,即“支付通道”,而不是讓其拓展業務吸收存款,然後再自己發展出一個“銀行”。隨著職能清晰劃分,第三方支付可經營業務受到限制,支付牌照的溢價將大不如從前,未來想象力也將大打折扣。

  第三方支付被定位為小額、純通道以後,很多業務就不能再做了。比如理財將不能再做了,很多理財產品額度較高;因為很多交易是大額,p2B也將不能再做了。存取和信貸等業務也將不能再做了。這些都將直接影響到第三方支付機構的營收。比如,賬戶交易限額使得第三方支付機構的資金沉澱減少,其相應的利息收入會隨之減少。

窩輪即市速遞以公佈業績(包括季度、中期業績及全年業績)為次序,列出即將公佈業績股份(如騰訊)及合適相關輪證。

  實際上,不僅僅是p2p和第三方支付,股權眾籌也被定義為通過互聯網形式進行公開小額股權融資的活動。

  隨著《指導意見》、《管理辦法》和《暫行辦法》的先後落地,監管層的思路已經很明顯,互聯網金融未來將只做傳統金融機構的補充,而不要輕易扮演顛覆者,畢竟金融市場最需要的就是穩定。

  馬雲(微博)曾說,銀行不改變,我們就改變銀行,這一度讓眾多商業銀行變得極度緊張。螞蟻金服旗下的支付寶和餘額寶一度被認為是可以顛覆銀行的重要力量,但時過境遷,支付寶未來將專注成為小額、分散和便捷的支付通道,銀行面對餘額寶也不用再那么恐慌。

  文章轉自:http://tech.qq.com/a/20160825/003618.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