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維尼小熊的T_T

2014年08月


這是一個只有躲在被窩裡才幸福的季節,這是一個南北溫差開始變大的季節,同珍王賜豪這是一個從一開始就企盼結束的季節,這是一個流年忘懷卻富有詩意的季節。這是冬天,我們共同的冬天。

--meinay

騎單車,躍進路燈下,被黑色帶入過往。

往來穿梭的人群,花色純白厚實的棉衣,兒時家鄉十裡飄香的紅薯,老人坐在屋前翹首張望的身影……仿佛一片被剪裁的電影。

這場電影沒有署名,沒有演員,沒有導演,沒有製片人。

透過灰暗的路燈,某些人的甜蜜,某些人的悲傷折射出來,一覽無餘。因為是電影,看得是別人。就算有再多的燒殺搶奪,悲傷離合,也不會痛徹心扉。因為是別人,所有的悲傷與歡樂那都是別人的,同珍王賜豪在電影這頭,事不關己。

電影放慢鏡頭。

這個鏡頭很陳舊很模糊,不知是鏡片的緣故還是時代的長久,鏡頭裡的場景搖擺不定。鏡頭裡面有個老人,在炎日下汗流浹背。她的身後是個大約三歲的小孩,因為太小還看不出性別,那小孩子咬著一枚早已沒有杏肉的核。

鏡頭突然翻轉,這次稍微有些清晰,雖然搖擺但是能看清每個人的面容。

那是九十年代的末的黑色瓦房,同樣是冬天,裡面的人穿著看起來就很是累贅的衣物。背對著鏡頭的是一個體質銷瘦,衣著單薄的短髮老女人。這個時候鏡頭很慢很慢,能清楚地感覺到老人目光追隨的那個小女孩。小女孩大約四五歲,同樣短髮,因為營養失調,發色偏黃,穿著縫補的棉衣褲。小女孩驚訝的神色凸顯出來,只是一瞬間,便從疑似爸爸的人懷裡滑下來,奔跑著沖進老女人的懷裡。

我騎著單車繼續前進,路過一排一排的路燈。

鏡頭再次調換,這次電影裡的鏡頭明顯清晰很多。

本來發色全黑的老女人開始有了白髮,眼睛偶爾也會看不清。她天沒黑就已經起來,煮好飯熱好菜,坐在床前低聲叫著女孩。女孩頭髮已經長長,亂糟糟的與頭一起埋進被子裡。應了聲,翻個身又繼續睡了過去。老人似乎很有耐心,一聲一聲地叫著,直到女孩不耐煩地醒來。老人又重新熱了飯菜,女孩卻只是翻個白眼,對於飯菜視而不見。伸出小手,要錢。老人沒給,拉她在桌前坐下,女孩扯起書包就出了門。門外,天依舊沒亮。女孩餓著肚子去上學,老人無奈地收拾東西。趁著天還沒亮,走好長一截漆黑的路牽起牛往不知名的山坡走去。

前面駛過來一輛黑色拉風的車,擋住了我的視線。我停下單車,同珍王賜豪回頭凝望轎車遠去之後才緩緩騎著單車前進。

中斷的鏡頭繼續。

猜不出這是哪個歲月,同樣是那座矮小的紅磚小屋。女孩坐在屋前,捧著看不到書名的書眼淚流得橫七豎八。女孩的個頭挺大,高於老人。老人牽著牛兒從她身邊走過,她置之不理。老人早上出門還整潔的衣裳佈滿了乾涸的泥土,皺巴巴的手臂上有絲傷痕。老人沒有呻吟,拿出鑰匙開門。很快速地做好飯菜,吆喝女孩吃飯。女孩卻是不情願,皺著眉頭似乎嫌棄飯菜不合口味。老人停下碗筷,從褲子口袋裡掏出皺巴巴的五元錢。女孩接過,奔奔跳跳跑去小店。老人繼續吃看不著油的飯菜,一個人……

這鏡頭很緩慢,不知道為什麼,或許是被這突然的風刺激到眼球,淚水落了一滴在冬天。

螢幕下面,顯示離結局已不遠。

女孩一放學,就沖回紅磚小屋。

趁老人沒回來,用回憶裡老人的廚藝精心地準備了晚餐。晚餐是番茄湯和土豆片。鹽一不小心倒得多了些,女孩匆匆忙忙又倒了很多水,試圖減少鹹度。估計是不會打雞蛋,女孩只是在鍋裡放著半鍋水,等水燒得沸騰,把切好的番茄倒進去,倒好菜籽油,倒好鹽,就算大功告成。爐子裡再加點柴火,茶水壺放上去,任它燒著。女孩回屋做作業,做一會兒就往外瞅瞅,瞅到一個矮小的熟悉的身影,立刻放下筆奔奔跳跳地跑過去接過老人手裡的拴著牛鼻的繩子。這次的晚飯,老人眼眶裡始終蘊含著淚水。

車騎到社區,只差一個轉身就是黑暗。

最後的鏡頭快速而緩慢。

女孩背對著老人收拾東西,動作熟練而快速。老人眼睛裡沒有了光芒,因為親眼目睹,可以看出老人眼裡的戀戀不捨。這應該是一次離別,可是女孩卻沒有一絲留戀。老人說了些什麼,女孩沒有搭理,似乎連再見都沒說,就沖出紅磚小屋。老人跟著她的腳步出去,依靠著牆角,木木地看著她走遠。女孩走得已經看不到身影,老人久久站立著,站在那裡,眼睛裡有著最真摯的痛楚。老人或許是在期盼女孩的回頭,同珍王賜豪又或許是在默默祈福女孩走了就不要再回來,又或許已經知道這是她們最後一次見面,又或許已經知道她的生命已經不遠,為再也見不到孫女而傷心和無奈……這個鏡頭其實沒有那麼憂傷,只是很安靜,像是一幅靜態圖,我卻可以看出老人的悲哀。

單車龍頭一個轉動,路燈消失不見。駛向的是明確卻朦朧的未來。

而這一路,僅僅是一個人的旅行。


陽光本沒有色彩,萬物就是它的色彩。天空本沒有色彩,星辰就是它的色彩。我本沒有色彩,你們就是我的色彩。睜開雙眼,透視人生,人生本是一瓶淨水。敞開胸懷,擁抱宇宙,宇宙原是一朵閑雲。世上本沒有愛情,香港如新只是我們執著於愛,便有了愛情;世上本沒有色彩,只是我們執著於色,便有了色彩。

當我們心似浮雲,看世上一切,都是浮雲;當我們心似白蓮花,看世上一切,都是白蓮花;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心淨,一切都淨;心善,一切都善;心美,一切都美;心安靜,一切都安靜。人生無非就是一場修行,心動,一切都動。我們陷在自己編織的情網中,愛自己所愛,思自己所思,想自己所想;我們困在自己製造的圍城中,痛自己所痛,苦自己所苦,樂自己所樂。這一切,其實與別人無關,與自己有染。愛別人,其實就是愛我們自己;怨別人,其實就是怨我們自己;恨別人,其實就是恨我們自己。我們是陷的不是情網,而是自己的心;我們困的不是圍城,困的是我們自己的心。睜眼看看,世界何處不圍城!身體是心靈的圍城,房子是身體的圍城,小院是房子的圍城,城市是小院的圍城,地球是城市的圍城,宇宙是地球的圍城;靜心觀人生,人生何時無圍城。童年時,父母是圍城;求學時,學校是圍城;長大後,工作是圍城;戀愛後,婚姻是圍城;成家後,家是圍城。大家是小家的圍城;國家是大家的圍城;世界又是國家的圍城。我們陷在圍城中,香港如新圍城陷在我們的心中。

世界何曾有圍城,圍城只在我們心中;人生何曾有自由,自由只在我們的心中。心無圍城,世界就無圍城;心有自由,人生就有自由。萬物唯心造,一切由心生。縱觀宇宙人生,哪有一樣不虛幻!我們眼中所見的一切,哪有一樣是真的。日月星辰,山河大地,萬物眾生,竟無一樣是永恆。因緣際會,瞬間烏有。我們看太陽,太陽只是個大圓盤;我們看月,月有陰晴圓缺;我們看星辰,星辰像眼睛;而真的太陽,大得不可不敢想像;真的月亮,只圓不缺;真的星星,更是神奇得不可思義。我們觀雲,雲千變萬化,而其只不過是聚集的小水滴而已;我們觀山,山鐘靈敏秀,而其只不過是堆積的土石而已;我們觀人,千人千面,而其只不過是微生物的化合體而已。我們究竟是什麼?萬物究竟是什麼?宇宙究竟是什麼?我們何曾一睹它的真面目!

愛恨情仇,風花雪月,哪有一樣是真的。千年詩篇歌頌的,吟詠的,哀歎的不過一場是虛幻。癡人說夢夢亦癡,杞人憂天天亦憂。我們困在幻境裡,幻境困在我們的心中,我們的心到底是什麼?問世間情為何物,直叫人生死相許。問世間,心為何物,如新集團為何生出如此多的幻象。

我們貪嗔癡慢。我們想得到,怕失去。我們愛相許,恨別離。我們求不得,怨憎會。我們為什要這樣,為什麼不會那麼樣。謎一樣的宇宙,麻一樣的人生!我們深陷其中,哪裡才是彼岸?誰能告訴我,真的宇宙是什麼樣的,真的人生又是怎樣的,真的你我又是怎樣的。

我們糊裡糊塗地喜怒哀樂,悲歡離合,深陷其中,不能自拔。我們莫名其妙地癡情 、執著、迷惑,看不破,放不下。究竟是誰在主宰我們的命運?究竟誰在冥冥中安排這一切?戰爭,仇恨,罪惡,天災人禍,究竟誰是罪魁禍首?上帝?魔?佛祖?自然?亦或我們自己?

我們所見所聽所觸所聞所思所想所感,何嘗有一樣是真的呢。一切皆虛幻,我們執著較真又有什麼價值,只是徒增煩惱而已。我們為什麼要與自己過不去呢?看淡些該多好,與人方便自己方便。

人生也許就是一場修行,什麼時候悟透了,什麼時候就解脫了,自在了。我們就不再患得患失,庸人自擾;就不再自造圍城,作繭自縛;就不再陷在自織的羅網中,自尋煩惱。

菩提本無樹,明鏡亦非台。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世上也許本沒有天,Cellmax 科妍美肌再生中心只是杞人自憂而已。我們不是杞人,但也許就是自尋煩惱的過客。


如果你愛我,你怎會看不到我的孤單;如果你愛我,你怎會讀不懂我眼裡的落寞;康泰導遊如果你愛我,你怎會捨得遠走異鄉;如果你愛我,你該在夕陽西下的時候牽我的手和我一起漫步;如果你愛我,你怎會看不出我其實很需要你的相知相守;如果你愛我,你不會把我獨自丟在這裡一個人面對這一室的寂靜;康泰導遊如果你愛我,你會在乎我的快樂與憂傷;如果你愛我你會在電話那頭問我過得好不好;如果你愛我,你會在寒冷的日子裡提醒我給自己多添件棉衣;若果你愛我你會知道我是多麼容易滿足的女人,不需要奢華的生活,不需要錦衣玉食,只想要一個溫暖的懷抱,一份小小的溫暖,一份平實的陪伴:如果你愛我,我會是個那個愛你此生不渝的女人。

康泰導遊可這樣的如果卻像是等待千年也等不來的夢,就這麼在等待中耗盡了所有等待的心情,也讓自己覺醒了原來只有自己才是自己最溫暖的依靠,只有自己才是自己的知音,我多想你能懂我哪怕一點點也好,那樣我也能把我的相思寄給你,也可以對你訴說我對你的思念,可我只能懷揣著相思無從寄的心情獨守在這裡,因為你不懂我,我的心情只能用指尖訴說,說給自己聽,不需要誰懂,歌詩達郵輪反正一切終將落幕,幸福的心酸的最後都將煙消雲散!


有時很苦,只是無處傾訴,有時很累,只是無法拭去。人生的風景,就在心中,我們就是這樣忍住勞累,含著苦楚,康泰旅行團繼續著我們的人生。不是不想訴說,不是不願釋放,不解的訴之無益,理解的訴之連累,把一個人的苦楚變做兩個人的愁緒。人生,臉上的淚水容易拭去,心中的淚水終難擦去,生活最怕心中含淚。酒無需太多,就能讓人心醉,情無需太濃,就能叫人心碎。人生路上不論是朋友,還是路人,幫我的,挺我的,都讓我心動,讓我感動。世上的許多事情,融入了感動,心中就佈滿了絢麗的彩虹,如酒讓人心醉。人間的許多感情,牽動了心靈,眼中就出現了迷茫的眼神,康泰領隊如雲漂泊難定,珍惜就是感動。
時間回不到最初,地點轉不到曾經,於回望中我們常常流露出自己的感情,顯示了自己的心情。只是曾經的一切即使美好,就算依戀,都是過去。任你怎樣呼喚,怎樣牽念,始終都是過去。人生永遠回不到過去,牽念無益,依戀無趣。與其念念不忘,不如徹底舍去,走好現今,就是對過去最好的回憶。人生有風也有雨,這風風雨雨、坎坎坷坷的人生,我們總得走。終歸避不開風雨,躲不開坎坷,即使再難,縱然再險,我們都得繼續,都得向前。沒有依託的條件,找不出憑藉的資本,有的只是堅定的胸懷,努力的心態。就算惆悵,偶有悲傷,也得一樣繼續,人生就是帶著生命所有的希望,用盡心思一直繼續
你有沒有痛苦,源於你是不是計較,你快不快樂,康泰領隊在於你能不能寬容。生活,有多少計較,就有多少痛苦,計較越多,痛苦越多。計較,總是佔據了心的許多位置,堵塞了氣的正常出入。人生,有幾分寬容就有幾分歡欣,寬容越多,快樂越多。寬容總是平息著憤怒的火焰,暢通著全身的血液,包容最好。生命就是一個過程,需要選擇,需要放棄,需要不斷地更新並滿足自己。于更新間有所選擇,有所放棄,在滿足中有所痛苦,有所歡欣。無論怎樣選擇,都要有所放棄,有所舍去。於取捨間滿足自己,在得失中感受自己,漸漸地得之不喜,失之不悲。明白了得失與悲喜,生活之中,人要輕鬆,心要自在。
不是喜歡就能繼續,不喜歡就能放棄,生活不會這樣如意,人生不會這樣可意。好多事我們喜歡卻不能繼續,許多事我們厭惡卻不能放棄,生活不按我們的意願行事,人生不按我們的心意做事。檳城旅遊不論我們是否喜歡,願不願意放棄,生活一如過去,”

このページのトップ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