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陰陰的,就像蓄滿水的灰色海綿,用力一壓水就傾盆而下。

很喜歡暴風雨,喜歡一個人坐在落地窗前,康泰自由行捧著一杯碧螺春,氤氳的茶香,嫋嫋的熱氣,暖暖的,直抵心尖…一直喜歡碧螺春,喜歡茶葉卷卷的樣子,被熱水一泡,便掙扎著,用力舒展開身子的過程。捧著杯子,看著這些綠色的小精靈沉浮掙扎,像自己,掙扎著在這個混濁的世界裡沉浮。

就這麼固執的只用透明的玻璃杯泡碧螺春,因為只有純淨的透明,才配得上我最愛的碧螺春!看著狂風暴雨拍打著窗,看著世界被雨水沖刷著,嘴角不自覺的上揚起一抹微笑,這個骯髒的世界,是該這樣被洗一洗了吧!每一場暴風雨過後,都有一種劫後餘生的感覺…是什麼時候開始的呢,開始習慣性的保護自己,習慣用防備的姿態面對世界,康泰領隊面對所有人,我並不是你們所說的冷血無情,只是我已經傷不起,只是我已經習慣了一個人。

恍惚間,覺得全世界都只剩下我一個人,一個人吃飯,一個人睡覺,一個人逛街,一個人回家…我也懷念曾經,與你們一樣的懷念,懷念曾經的溫潤如玉,哪怕也曾冰涼如水過。曾經,這兩個字就如同一個詛咒,因為它宣告著所有的快樂幸福都已逝去,再也找不回來。但這兩個字也是一種救贖,因為悲傷痛苦也留在了昨天。那麼,我還剩下了什麼…一具沒有靈魂的軀體,行屍走肉般在這個冰冷的世界生活著,是生活嗎?只不過是機械的每天重複著,重複著已被安排好的動作。

目光漸漸變得空洞,那暖暖的笑意在眼中定格,斑駁,脫落,nuskin 如新隨著落下的眼淚,碎了一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