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守出對知遇書生作西賓   
從前,某地有一個進士出身的太守,由於公務繁忙,想聘請一位西賓教導年幼的兒子。太守文才極好,對先生也極為挑剔。   前來應聘的好幾位老秀才都沒有通過太守的考查,通通掃興而歸。其實,太守出的考題也沒有甚麼特別的HIFU,不過是幾副對聯罷了。   本地有位才學甚高的書生,因家境貧寒,而想收幾個學生糊口,便前來應聘。   太守見書生年輕,不是很放心,但既然人家來應聘,就不好怠慢人家了。他只得在後園裡擺酒招待。   酒酣之際,太守拿起一只螃蟹吟道:   蟹入魚罾,恰似蜘蛛結網;   書生會意到,太守這是要他續下聯了。他想起鄰院母女倆以蠶桑為業,而他見過老鼠偷食蠶繭的情激光脫毛價錢形,就立馬答道;   鼠偷蠶繭,渾如獅子拋球。   太守聽後點點頭,表示贊許,心想,這秀才雖然年少,倒還有些學問。 太守出對知遇書生作西賓   太守事前共準備了兩個上聯,由於還是有些不放心,所以又出了第二個上聯:   楊柳飛花,平地滾將春去;   秋風吹過,書生見桐葉片片飄落,又緩緩吟道:   梧桐落葉,半空撇下秋來。   太守喜出望外,說道:「先生果然高才,小兒能得到先生的教導一定會有出息的。」當下決定留住書生作西賓,水光槍而且待遇優厚。   書生感念太守的知遇之恩,盡心教導公子,同時自己也發奮圖強。後來,太守還資助書生一筆路費,讓他進京趕考。書生不負所望,終於中了進士。

一只蚊子
  黃局長辦公室裡有一只蚊子,這個消息不脛而走。   聽說這只蚊子很厲害,一般的蚊子白天不咬人,這只蚊子卻專門白天咬人,而且一咬一個紅包。這不,黃局長的前額,已經鼓起了一個顯眼的小紅包。   辦公室劉副主任第一個來到了黃局長的辦公室,手裡拿著一瓶蚊香液。劉副主任滿懷歉疚地說,都怪我們的後勤保障工作沒做好,讓蚊子溜進了您的辦公室,讓您受苦了,這是我剛買來的蚊香液。   辦公室暫時還沒有主任,由劉副主任主持工作。最近,局裡擬提拔一名辦公室主任,劉副主任是最佳人選。偏偏在這個節骨眼上,局長的辦公室飛進了一只蚊子,並且將黃局長狠狠地咬了一口,這簡直脫毛比咬到劉副主任的心還難受。   黃局長下意識地揉了揉額上的好包,對劉副主任擺擺手,算了,這玩意有化學成分,對身體不好,我家裡都從來不用的。   劉副主任哦了一聲,拿著蚊香液,知趣地退出了黃局長的辦公室。   婦聯的吳主席緊接著走進了黃局長的辦公室。一看到黃局長額頭上的紅包,吳主席心疼地叫了起來,這麼大一個包啊!說著,從口袋裡拿出一盒風油精,黃局長,我給您塗一點,消毒,止癢。黃局長一手接過風油精,我自己來。黃局長在塗風油精的時候,吳主席又變戲法一樣,拿出了一個電捕蚊器,到處揮舞。一邊揮舞,一邊嘴中念念有詞,看你往哪兒逃。吳主席揮舞著捕蚊器,將黃局長辦公室的角角落落都橫掃了一遍,又圍著黃局長前後左右揮舞了一Dermes vs Medilase通。黃局長驚詫地看著吳主席,你這是幹甚麼?吳主席激動地說,消滅那只討厭的蚊子啊,這個東西很管用的,而且無毒無害。黃局長再次擺擺手,辦公室這麼大,很難捕到的,再說,你這樣揮來舞去,搞得跟跳大神似的,我還怎麼工作啊?你的心意我領了,你忙你自己的工作去吧。   一只蚊子雖然最終沒有捕到那只蚊子,但黃局長明白了自己的心意,吳主席滿意地走了。   局長辦公室那只狡猾的蚊子,成了很多人心頭的憂患,必須盡快想辦法滅了那只蚊子,以免影嚮局長工作。   蚊香液局長不肯用,電捕蚊器又沒起到作用,這可怎麼辦呢?   劉副主任忽然想到了大趙。大趙是辦公室的一名普通科員,有一個絕活,那就是眼疾手快,雙手能從沸水中取雞蛋。劉副主任對大趙說,你去局長辦公室,找到那只蚊子,將它拍死。大趙倒真有這個能耐,據說,他家最新買賣成交裡的蚊子,只要被他發現,無論是停在牆上的,還是從他面前一飛而過的,都會被他一掌拍死,或單手抓住,再輕輕捏死。可是,大趙卻不肯,我是來工作的,又不是來捉蚊子的,到局長辦公室去捉一只蚊子,這算怎麼回事?劉副主任戳了大趙腦門一下,難怪你這麼多年沒進步,你傻啊?局長的辦公室裡有一只蚊子,這正是我們表現自己的時候啊,這次你表現好了,等我當了辦公室主任,副主任的位子就是你的。   大趙走進了黃局長的辦公室。   黃局長正埋頭批閱文件。大趙也不說話,一個角落一個角落地搜尋。突然大趙發現了牆上的一個黑影,正是那只萬惡的蚊子!大趙心頭一喜,他伸出雙手,形成合圍之勢,然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包抄過去。「啪」的一聲脆嚮。大趙激動地攤開雙手,掌心裡卻甚麼也沒有。沒打到,竟然沒打到!這還是大趙打蚊子第一次失手。忽然,大趙又瞥見一個黑影,從自己的一側飛過,大趙惱怒地張開雙手,再次包抄過去,又是一聲脆嚮,還是沒打到。邪惡的蚊子似乎故意跟大趙過不去似的,圍著大趙飛舞。憤怒的大趙連環出擊,局長的辦公室裡嚮起了一陣陣清脆的巴掌聲。   黃局長驚愕地抬起頭,你在幹甚麼?   大趙囁嚅地說,劉副主任讓我來捉蚊子。   捉到了嗎?   還……還沒。大趙垂頭喪氣地說。   黃局長嘆了口氣,算了,不就是一只蚊子嗎,既然逮不到,就不要管它了,各自忙去吧。說著,他起身離開了辦公室。大趙也頹喪地走Wall Garden出了辦公室。   過了一會兒,黃局長回到了辦公室。   陳科長坐在沙發上,一動不動。黃局長問,有事嗎?   陳科長搖搖頭,局長,我沒啥事。   那你坐在我辦公室幹甚麼?黃局長疑惑地問。   遲疑了一下,陳科長輕聲說,我這個人很招蚊子。   黃局長有點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陳科長低著頭,聲音低得像蚊子哼一樣:蚊子喝飽了我的血,就不會再咬您了。   黃局長意味深長地哦了一聲,他隱約看見,陳科長的額頭上停著一個黑點,陳科長紋絲不動。   這只蚊子啊!黃局長搖搖頭,又點點頭。他已經有了辦公室主任的最佳人選。

獨占蘭的傳說   
「獨占」名蘭發現於西坪最高峰——菡萏尖(海拔1265米),「獨占」每逢大年初一綻放,獨占春先,只醫學美容要開一朵就可滿室清香,而且花期長達一個多月,是吉祥好運、富貴發達的象徵。   據說很久以前,邨裡年輕茶農王占是個制茶能手,能採制出好幾種香味的鐵觀音,但都賣不上好價錢,一直過著窮困的日子。有一年正月初二,他決定參加進香,天還沒亮就沖上了菡萏山頂,這裡山涯陡峭,怪石嶙峋,他一不小心掉入了險坑,當他奮力爬起時卻發現手裡抓著一株帶著露珠、奇香撲鼻、油光發亮的蘭花。他非常高興,便帶回家種在大厝的天井裡。奇怪的是RF射頻:這天晚上,他夢見土地公拄著拐杖笑著對他說:「你以後做茶青時耐心等到葉子激光脫毛有這種蘭花香味的時候立刻下炒就好了」。果然從此以後王占所制出的鐵觀音都帶有蘭花香韻,鄉人相互仿效,鐵觀音也開始大行其道,遠銷海內外,鄉人為了感念王占的功德,便把這蘭花命名為「獨占」,並當花仙子供拜一直延襲至今……   清末以來,堯陽鄉人更是爭相移植,上世紀初本邨旅居新加坡華人王春華先生有詩贊曰:「菡萏入雲端,堯陽第一巒;春光多旖旎,結買賣成交伴好尋蘭」。

↑このページのトップ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