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fe IS It

My Diary

一地雞毛

昨天一個“朋友”慰問我,然後就聊起了最近最火熱的事件。

他對事件中的對方國所有一切嗤之以鼻,從文化、經濟到國民素質,並不停地罵娘,是那麼的鏗鏘有力正義凜然。由於他的提及使我想起了汶川地震時,該國民間自發組織的救援隊來我國幫助救援,並組織他國民間捐款、捐物。我還從網路獲悉,他國這個民間組織這樣自發的援助行為從很早以前就已開始,是從該組織者父輩傳下來的。泰國洪水、非洲饑荒、我國泥石流、九八洪水、希望工程等等等等他們都出錢、出力、出人。

我想這位朋友如此正義凜然、慷慨激昂,這些事情他肯定都會參與其中,便隨口問了句汶川地震你捐款了嗎?去了嗎?他說當時沒時間。那九八洪水呢?他還小,泥石流和希望工程呢?他說都是扯淡,我說你信不過政府,那就自己一對一幫助失學兒童唄,他說沒想過,並說“我自己還是窮人呢,誰幫幫我啊!”

他窮不窮我不知道,不過他的奧迪A6每個月油費大概就要3000塊左右,這對於我這月薪2000元多一點點的絕對工薪族來說算是極度奢侈了,我不止一次地在幻想啥時候我能那麼窮呢? 跨塵文學網www.kuachen.com

但是畢竟人家說了,他是窮人,那看來就是我的認知有問題了,那我這樣的算什麼呢?以他的邏輯來推理,看來我就不是人了,你懂的。

說這麼多,意思就是哪個國家,哪個民族都有好人,有壞人,有有錢人,有我朋友這樣的窮人,還有我這樣不是人的。我一直以來的觀念就是任何事情都不能一概而論,盲目追從。這件事難道就果真如此嗎?我們這最底層的人群所有資訊都是從電視、廣播、報刊、網路獲悉的,而這些平臺無不受各個相關部門、有關部門的大力監管,你還是懂的。那我們如何判斷事件的真偽和真相呢?答案是無從分辨。在這種情況下,理智應該是一個文明國度,和文明社會的人群應該具備的基本素質。

並且我認為有些最自私的行為莫過於狹隘的民族主義精神,雖然我這樣說冒著被很多朋友遺棄的風險,不過事實就是如此,就像有些母親對孩子的溺愛一樣,大多數母親認為自己的孩子最好的想法無可厚非,但不可否認這種母愛是極其狹隘的。

對於抵制該國產品的問題我是這樣看的,我國為了招商引資,為了限制資金外流,基本採用的方法都是讓他國企業在我國建廠,這樣就提供了就業機會,帶來了技術和加速了社會的發展。不買他國產品實質上最受損失的是我國百姓。並且不排除我國一些商家和除了該國以外的其他國家利用此次機會大力宣揚禁買、禁售該國產品,來提高自己的市場份額。

說的有點多了,因為本人水準有限,談不深,談深了也不被人信服,不過歡迎來罵,本人恭候。

原文地址:http://www.kuachen.com/zawen/luantan/66014.html

懷孕後會有哪些驚喜和收穫

懷孕後有哪些驚喜和收穫呢?很多不願意要寶寶的女性認為,寶寶的來臨打亂了原本浪漫的二人世界,事實上,懷孕對於每個女人來說,都是一個奇妙的過程,在孕育過程中你可以享受到精神上的愉O其淑魁そ此之外,其實還有很多意外收穫呢,一起來看看吧愛樂維
驚喜收穫之一:更多的“性福”
孕早期是細胞分裂及胚胎發育最活躍的時期,懷孕以後的你,體內的孕激素會呈現一個突疆趨勢,這會給你的身體帶來一系列的變化懷孕前準備

你會驚喜地發現你的胸部變得更堅挺,皮膚變得更紅潤,整個人更富有魅力和自信,更有部分准媽媽,對性的欲望比孕前甼了不少。因此,你們的性愛品質也許會得到改善。
這段時間裏,你們不用再為如何避孕而煩惱,變得更性感的你會勾起老公前所未有的欲望,因此,在可以安全過性生活的孕中期,不少准媽媽都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性福”。
【小編悄悄話】:
也許,孕早期的你,因為孕吐和疲憊提不起任何的“性趣”;孕後期的你,肚子如皮球、身體笨重的你亦不適於性愛。但在孕中期(懷孕4-6月),在孕激素的作用下,夫妻親密時感官的敏感性會甓叩せ判性更容易達到高潮。所以,准爸准媽可要珍惜這個難得的機會哦孕婦維他命
儘量選擇讓准媽咪最舒適的姿勢,盡情地享受性愛吧。除非遇到特殊情況,例如腹痛不適、胎盤前置等則應及時尋求醫生幫助。
驚喜收穫之二:更靈敏的感覺
懷孕早期,人絨毛膜促性腺激素(hCG)水準和雌激素水準的迅速升高,令准媽媽的嗅覺和對氣味的敏感度提高了。當然,這樣靈敏的嗅覺在懷孕初期可能會加劇晨起時的噁心感,但到了後期,卻會令你倍加享受各種美味。另一部分人則認為靈敏的嗅覺會讓孕婦自覺抵觸有害物質,如煙或過期的食物,是身體一種自我保護的措施。
【小編悄悄話】:
既然孕期准媽媽的嗅覺和味覺都更為靈敏,准媽媽們不妨盡情享受自己喜愛的食物,當然,對於令自己厭惡的氣味,准媽媽也一定能很快感覺出來,並儘量遠離這種氣味,對胎兒和准媽媽自己也是一種保護。不要試圖強迫自己接受不愉快的氣味,這是胎寶寶向你發出的抗議信號呢。
驚喜收穫之三:痛經可能緩解了
很多孕前有痛經困擾的女性,會驚喜發現,分娩後,痛經竟然痊癒了。為什麼呢?
一般來說,如果是原發性的痛經,生完孩子後真有可能會不痛了。因為年輕的女孩子排卵功能尚未穩定,或者子宮口小,月經引流不通暢而引起痛經,到了正常分娩的年齡了,女性內分泌功能有所改善,排卵變得旺盛;而且,隨著年齡的畭隋せ匍樅ぐ蘰趨成熟,經血和剝脫的子宮內膜容易排出,所以就會有部分女性在生完孩子後,痛經症狀逐漸消失。

文章轉自http://baby.wenkang.cn/mmjk/hyq/yzq/shcs/2131688.html

粉色和白色的花

 我只言不語,因為我並不能完全聽懂大家正在討論著什麼,只見我的同桌和她的朋友談論關於自己的新筆,然後她突然把頭一扭,放慢語速,隆重的跟我介紹:“我叫章秀麗。”用的是一腔不怎麼標準的普通話,我還是能聽出她是很努力的,一腔一調都盡可能表現得最極致。見我還一臉茫然,她把自己的名字寫下來遞到我手中dermes 脫毛
  之後我自我介紹,並且真心的想和她交朋友。離我不遠的講臺上有幾個女孩正在嬉戲,我總能看見她們愛笑的眉眼,聽到她們爽朗的笑聲,這讓我很快就融入到新班集體中。 就當我與新同學開懷大笑時,腦後傳來一聲巨響,所有的笑聲戛然而止,風也似乎猛的靜止,所有的目光都齊刷刷的投向後面,原來是後門與牆壁撞擊的聲音,接著傳來一個女生的怒吼。我見此人來者不善,惡狼般的雙眼兇狠的盯著一個男生,她的餘光掃到我身上,我不禁打了一個冷顫,想到走為上計。
  繞著花圃走了兩圈,我注意到有一顆不知名的樹,上面居然開了粉色和白色的花,我驚奇的停住腳步,沉浸於無限的遐想裏。
  忽然,有一雙手朝我的兩肩有勁的撲過來,我沒有一絲防備,整個人向前沖了幾米,險些撞到了前面的香樟樹。一陣涼風吹過,幾片還未全部枯黃的樹葉 飄進我的視線裏。聽到有人在叫我的名字,她的聲音是那樣甜美,我好奇地回頭看,又一次看到了那個霸氣的身影,讓人情不自禁的聯想起她兇狠的眼神,可這次卻 截然不同,有一陣隱約的桂花香彌漫過來,她在細風中向我微笑著,愜意而美好。跟她同行的幾個女生已經走到我們前面去了dermes 價錢,其中有一個女孩回過頭,大聲地喊道:“肖茜茜。”我認得出來她是我們班班長,然後肖茜茜依舊是用甜美的聲音對我說:“我叫肖茜茜。”隨後就朝那幾個女生跟去了。
  看著她慢慢遠去的背影,從那一刻起,我才漸漸的瞭解她。我微笑著,沿著不規則的地板磚繼續向前走,走出了小學的大門,又來到初中,我和肖茜茜一起走過了三年的時光。在這1000多天裏,少不了她對我兇狠的眼神,然後在下一秒,她又可能向我微笑,就像在那天的細風中,她對我微笑那樣,以桂花香為證。
  後來我才知道,在小學花圃裏會開兩種顏色花的樹,是桃花樹收細毛孔,是人工嫁接出來的。兩種花,就像兩個人,本來在兩個不同的世界裏,總有種種緣分會是她們在一起。

回憶還是回憶

懷舊是一場病,一病就是三年。
  在這三年魚油丸裏,知暖拒絕了吃藥,也拒絕了時間的安慰。犯病的她矛盾,多疑,且神經質,身邊的人不知道她有病,常有朋友給她介紹男友,知暖也不敢讓別人知曉她的病情。
  有人說,回憶裏的 人是不能去見的,不見,舊人還是舊人,回憶還是回憶,若是見了,就什麼都不是了。可是,知暖不信,她不相信三年的回憶抵不過一次見面。最後,知暖去了,在 淩晨兩點收到那條資訊之後,沒有署名,但知暖知道是他,瞬間,對他的思念勝過了內心所築的防線,什麼該做,什麼不該做,知暖已經全忘了。
  只因半夜裏不合時宜的資訊,第二天,知暖放下工作,在冬風的陪伴下坐了五個多小時的汽車去到了另外一座城市。車上,知暖幻想著各激光去斑種見面的場景,但至少不是現在這種相對無言的尷尬場面,他說,我沒想到你真的來了。他臉上的一絲驚訝和無措沒能逃過知暖的眼睛,她知道,自己的到來也許造成了他的困擾。
  簡單的寒暄之後,他便說請她吃飯,好好招待她,三年後的第一次見面沒有過多的情愫。飯後漫步,兩人並肩走在街道上,當時很冷,他看見知暖都快把脖子縮沒了,順手解下圍巾,輕手將它圍在知暖的脖子上。一直低頭,假裝輕鬆的知暖被這個小舉動暖化了,他沒有變,還是那麼細心。沉浸在回憶裏的知暖並沒有發現現在和以前的不同,不知是知暖故意忽略,還是來不及發現。
  夜深了,陌生的城市進入了夢鄉,只有不願睡的人還在徘徊,何處是歸處。默默少語的兩人繼續在夜裏回憶,是啊,他們之間只有回憶罷了。最後,他說了真相,昨晚和他的女朋友吵架了,想起和她在一起的日子,所以旅遊學位課程忍不住給她發了資訊,沒想到她真的會來找他,很抱歉,讓她誤會了。知暖靜靜地聽著,看著思念已久,近在眼前的他,她的臉上沒有失望,亦沒有悲傷,仿佛不顧一切來到這座城市的原因已經不重要了。他說完了,滿臉愧疚地看著不笑不語的知暖。知暖曾想,他們的見面會不會以欲語淚先流開場,最後,事實表明由始至終都是她想多了。
  原來,懷舊只是一場孤獨病,與他人無關。來了才知道,這座城市的冬天比她所在的城市冷多了,知暖把脖子上的圍巾解下,踮起腳尖把它歸還給主人,笑著說,我現在挺好的,也沒以前那麼怕冷了。最後,知暖坐淩晨的車回到了自己的城市,他有挽留,但知暖知道挽留裏沒有不舍,他不需要挽留,而她,亦不需要被挽留。
  那晚的資訊很簡單,一句話,你還好嗎。要是知暖多考慮一下,也許她就會明白這只是簡單的問候,是簡單的話語放大了知暖的思念,相隔三年的問候,足以讓人濕了眼眶,多少的往事會隨它流出,淹沒一個人的理智。也許,她怎會不知,只是她想念他,想去見他罷了。
  回來之後,知暖開始吃藥了,她決定把病治好。對知暖來說,時間不是最好的解藥,但她可以在時間裏尋找解藥,比如,她開始了各種嘗試,不再推脫朋友的好意,不再沉浸往事,往事如風,她追不上,累了,不想再追了。她用空療時間和朋友去采風,相約各種活動,一個人的時候練練字,亦或畫畫,再看看電視,生活可以很充實。心裏沒有他人,就不會心存期待,亦不會患得患失。懷舊這病,不會痊癒,但不能懷念錯了,至少,舊人是不能夠懷念的。
  知暖說,最後見你是我做的短夢,夢裏有你還有一群冬風。
  夢醒了,生活得繼續。

人超人湧的街道

街頭,人潮海水般……男的、女的、老的、少的海水般湧現的人們;在街頭巷尾,在繁華的十字街衢……和聲細語地談論如波浪輕輕隨同風聲一起沉浮瑪姬美容 暗瘡

當夕陽西下,那追逐太陽而漲紅臉龐的素雲,被風輕輕地吹拂著——有一片蔚為奇觀的雲彩輕輕地在我的頭頂上空盤旋著,徜徉著,像庇護我的一片神靈令人深受感動;街面上行人匆匆,各式各樣的服飾攜帶風的影子飄動著,像起舞輕輕飄揚。

這時,我瞧見一個人,一個形體佝僂,蓬頭垢面地盤腿坐在大街另一端口的流浪漢。

流浪漢沒有家,流浪漢四海為家。沒有人知曉流浪者內心世界裏有什麼?因為我們不是流浪漢,而且我們永遠不會去也不願去體驗流浪者的生活瑪姬美容 價錢。我瞧見夕陽從街的一端以極其緩慢的速度向流浪漢逼近,色彩是迷幻的,迷蒙的,仿佛攜帶一絲一縷蒼涼猶如被拋棄的流浪狗一樣無助——許許多多衣衫華麗雍容華貴的少婦投注一個斜睨的眼光後,掩鼻喘息著迅速離去;一些風流倜儻貌似仙風道骨的俊俏君子沒有留下任何表情,無視地輕飄飄地如秋風一樣掠過了。

我佇立在一條人行天橋上遠遠地眺望:這個美麗的城市,這個年僅35歲的城市,這個讓多少創業者魂牽夢縈的城市,碧冉\珍隶賍覯∪硬地王大廈,粉紅色的平安大廈像艏巨輪航行在蒼茫大地,深沉猶如一把沉重的古劍一樣高聳入雲霄的京基100大廈……高樓大廈如戟似劍直指九天雲霄,那些金色的,淺藍色的,竸的,褐色的……各種色彩斑斕的大廈正被夕陽晚照鍍金鑲銀地鋪展著金碧輝煌,光彩奪目地蔚為壯觀。

各式各樣的高樓大廈的造型藝術,以其美輪美奐的巧奪天工向行人講解著樓宇的故事,蘊藏的內涵自有一樣“誰解其中味”的感喟。我漫步街頭巷尾只是為了尋覓一種東西,是什麼東西呢?我也道不明說不清,仿佛這個城市有那麼一扇門:容我潛入進去,我孤寂的心靈就能融合在這些繁華昌盛之間,捕捉到我想寫一首詩的元素。自然在這樣優美莊重而雅致亮麗的環境裏,流浪漢是格格不入的。

“流浪漢,你為什麼要流浪?”這一個愚蠢的不能再愚蠢的問題突然在我的腦海裏一閃而過。我又把視線緩緩地移向流浪漢這一端,我開始緩緩地向流浪漢移動腳步。

流浪漢細細看上去年齡並不大,估摸與我們年輕的城市年齡相當。流浪漢衣褲滿是皺褶和污點,他蓬鬆的頭髮雜亂無章,細細觀之還有幾根半白不酖白髮,污漬滿臉像小孩亂塗鴉的畫面,透過一些半掩的發梢我看到他的濃眉大眼。哦,有一種似曾相識的記憶掠過我的腦子——我在哪兒見過他?

流浪漢注意到了我對他的注視,瑪姬美容 價錢只見他投注一個莫名的眼神,頭扭轉向了另一側。啊,是這眼神!錯不了,那是上一個多月前的一個傍晚……

霞光一如今日這般燦爛多彩,在一處人來人往的街衢一角,一個俊俏的小夥子拉著小提琴在買唱:“後來,我總算學會了如何去愛,可惜你早已遠去消失在人海……”男人磁性般的聲音卻也不失唱出了淡淡的憂傷,有一絲讓人牽腸掛肚的念想和莫名其妙的惆悵。放在地面上打開著的提琴盒內有幾個一元硬幣,幾張一元、兩元、五元和一張十元的紙幣,想必這是一番買唱後勞動所得。

劉若英的歌《後來》,我是在一個非常偶然的機會第一次聽到:那是幾年前一個中秋節前的一天,我與我心儀的男朋友去大梅沙度假,夜裏萬籟俱寂,唯有大海的波浪拍打著柔軟的沙灘,抒發出輕聲細語的呢喃,聆聽大海向大地歌詠一曲永恆的愛之歌,我內心有無比的喜O遜灼犢福感。就在這時從另一個帳篷內的揚聲器傳來了——後來,我總算學會了如何去愛,可惜你早已遠去消失在人海……那時,聽得我如醉如癡,我下意思地伸出雙手攬住男朋友粗壯的腰,並將頭輕輕地潛入他的胸懷。

聽著小夥子全神貫注的演唱,第一次有伸手入褲袋掏錢的衝動。小夥子好樣的——濃眉大眼,眉宇緊鎖如同糾結的繩扣,一雙大眼游離不定的眼神很是飄忽。

暮色漸漸襲來,街道上華燈初照。只見小夥子正在收拾東西的時候,一群彪形大漢沖了過來,沒容小夥子反應過來就被劈頭蓋臉的一頓毒打,小提琴也被砸損了,其中一個大漢臨走時拋下一句話:你還敢招惹小蓮,要了你的狗命。那一刻,默默不語的小夥子眼眶裏滲透出一種堅強不屈又茫然的眼神。事發衝突,令我驚愕,不容我反應過來,小夥子撿拾地上散亂的錢,一拐一崴地走了。

這小夥子怎麼了?才過去了還不到兩個月,怎麼變成了一個徘徊街頭巷尾的流浪漢。流浪漢沒有再瞧我一眼,神情茫然,旁若無人地自言自語:小蓮你在哪兒?小蓮你在哪兒?

小蓮你在哪兒?這低沉委婉的來自心底的呼喚,這一刻仿佛在我的心底產生共鳴:鷹啊,你又在哪兒呢?和我第一次聆聽《後來》的那位我心儀的男朋友——鷹啊,我已經知錯了,我早已經知道自己的任性所締造的錯誤了。如今,你去了何方何地?我多麼希望你那釁的胸膛再一次給我庇護呵。

日薄西山,暮色蒼茫,萬家燈火始時明。流浪漢,你為什麼要流浪?街燈照耀,流浪漢的身影是那麼的纖細懦弱像無助的一棵小草在風中搖曳,又像無根的落葉不知要飄零到何處去?何處是流浪漢安身立命的家。

迎向凜冽的秋風,腳踏霓虹燈與路燈交錯的光影,我匆匆忙忙向家的方向奔走。身後突然又傳來了流浪漢輕聲細語猶如蜜蜂嗡嗡的聲音:後來,終於在眼淚中明白,有些人一旦錯過就不在……
livedoor プロフィール
livedoor × FLO:Q
QRコード
QRコード
  • ライブドアブロ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