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fe IS It

My Diary

粉色和白色的花

 我只言不語,因為我並不能完全聽懂大家正在討論著什麼,只見我的同桌和她的朋友談論關於自己的新筆,然後她突然把頭一扭,放慢語速,隆重的跟我介紹:“我叫章秀麗。”用的是一腔不怎麼標準的普通話,我還是能聽出她是很努力的,一腔一調都盡可能表現得最極致。見我還一臉茫然,她把自己的名字寫下來遞到我手中。
  之後我自我介紹,並且真心的想和她交朋友。離我不遠的講臺上有幾個女孩正在嬉戲,我總能看見她們愛笑的眉眼,聽到她們爽朗的笑聲,這讓我很快就融入到新班集體中。 就當我與新同學開懷大笑時,腦後傳來一聲巨響,所有的笑聲戛然而止,風也似乎猛的靜止,所有的目光都齊刷刷的投向後面,原來是後門與牆壁撞擊的聲音,接著傳來一個女生的怒吼。我見此人來者不善,惡狼般的雙眼兇狠的盯著一個男生,她的餘光掃到我身上,我不禁打了一個冷顫,想到走為上計。
  繞著花圃走了兩圈,我注意到有一顆不知名的樹,上面居然開了粉色和白色的花,我驚奇的停住腳步,沉浸於無限的遐想裏。
  忽然,有一雙手朝我的兩肩有勁的撲過來,我沒有一絲防備,整個人向前沖了幾米,險些撞到了前面的香樟樹。一陣涼風吹過,幾片還未全部枯黃的樹葉 飄進我的視線裏。聽到有人在叫我的名字,她的聲音是那樣甜美,我好奇地回頭看,又一次看到了那個霸氣的身影,讓人情不自禁的聯想起她兇狠的眼神,可這次卻 截然不同,有一陣隱約的桂花香彌漫過來,她在細風中向我微笑著,愜意而美好。跟她同行的幾個女生已經走到我們前面去了,其中有一個女孩回過頭,大聲地喊道:“肖茜茜。”我認得出來她是我們班班長,然後肖茜茜依舊是用甜美的聲音對我說:“我叫肖茜茜。”隨後就朝那幾個女生跟去了。
  看著她慢慢遠去的背影,從那一刻起,我才漸漸的瞭解她。我微笑著,沿著不規則的地板磚繼續向前走,走出了小學的大門,又來到初中,我和肖茜茜一起走過了三年的時光。在這1000多天裏,少不了她對我兇狠的眼神,然後在下一秒,她又可能向我微笑,就像在那天的細風中,她對我微笑那樣,以桂花香為證。
  後來我才知道,在小學花圃裏會開兩種顏色花的樹,是桃花樹,是人工嫁接出來的。兩種花,就像兩個人,本來在兩個不同的世界裏,總有種種緣分會是她們在一起。

回憶還是回憶

懷舊是一場病,一病就是三年。
  在這三年魚油丸裏,知暖拒絕了吃藥,也拒絕了時間的安慰。犯病的她矛盾,多疑,且神經質,身邊的人不知道她有病,常有朋友給她介紹男友,知暖也不敢讓別人知曉她的病情。
  有人說,回憶裏的 人是不能去見的,不見,舊人還是舊人,回憶還是回憶,若是見了,就什麼都不是了。可是,知暖不信,她不相信三年的回憶抵不過一次見面。最後,知暖去了,在 淩晨兩點收到那條資訊之後,沒有署名,但知暖知道是他,瞬間,對他的思念勝過了內心所築的防線,什麼該做,什麼不該做,知暖已經全忘了。
  只因半夜裏不合時宜的資訊,第二天,知暖放下工作,在冬風的陪伴下坐了五個多小時的汽車去到了另外一座城市。車上,知暖幻想著各激光去斑種見面的場景,但至少不是現在這種相對無言的尷尬場面,他說,我沒想到你真的來了。他臉上的一絲驚訝和無措沒能逃過知暖的眼睛,她知道,自己的到來也許造成了他的困擾。
  簡單的寒暄之後,他便說請她吃飯,好好招待她,三年後的第一次見面沒有過多的情愫。飯後漫步,兩人並肩走在街道上,當時很冷,他看見知暖都快把脖子縮沒了,順手解下圍巾,輕手將它圍在知暖的脖子上。一直低頭,假裝輕鬆的知暖被這個小舉動暖化了,他沒有變,還是那麼細心。沉浸在回憶裏的知暖並沒有發現現在和以前的不同,不知是知暖故意忽略,還是來不及發現。
  夜深了,陌生的城市進入了夢鄉,只有不願睡的人還在徘徊,何處是歸處。默默少語的兩人繼續在夜裏回憶,是啊,他們之間只有回憶罷了。最後,他說了真相,昨晚和他的女朋友吵架了,想起和她在一起的日子,所以旅遊學位課程忍不住給她發了資訊,沒想到她真的會來找他,很抱歉,讓她誤會了。知暖靜靜地聽著,看著思念已久,近在眼前的他,她的臉上沒有失望,亦沒有悲傷,仿佛不顧一切來到這座城市的原因已經不重要了。他說完了,滿臉愧疚地看著不笑不語的知暖。知暖曾想,他們的見面會不會以欲語淚先流開場,最後,事實表明由始至終都是她想多了。
  原來,懷舊只是一場孤獨病,與他人無關。來了才知道,這座城市的冬天比她所在的城市冷多了,知暖把脖子上的圍巾解下,踮起腳尖把它歸還給主人,笑著說,我現在挺好的,也沒以前那麼怕冷了。最後,知暖坐淩晨的車回到了自己的城市,他有挽留,但知暖知道挽留裏沒有不舍,他不需要挽留,而她,亦不需要被挽留。
  那晚的資訊很簡單,一句話,你還好嗎。要是知暖多考慮一下,也許她就會明白這只是簡單的問候,是簡單的話語放大了知暖的思念,相隔三年的問候,足以讓人濕了眼眶,多少的往事會隨它流出,淹沒一個人的理智。也許,她怎會不知,只是她想念他,想去見他罷了。
  回來之後,知暖開始吃藥了,她決定把病治好。對知暖來說,時間不是最好的解藥,但她可以在時間裏尋找解藥,比如,她開始了各種嘗試,不再推脫朋友的好意,不再沉浸往事,往事如風,她追不上,累了,不想再追了。她用空療時間和朋友去采風,相約各種活動,一個人的時候練練字,亦或畫畫,再看看電視,生活可以很充實。心裏沒有他人,就不會心存期待,亦不會患得患失。懷舊這病,不會痊癒,但不能懷念錯了,至少,舊人是不能夠懷念的。
  知暖說,最後見你是我做的短夢,夢裏有你還有一群冬風。
  夢醒了,生活得繼續。

人超人湧的街道

街頭,人潮海水般……男的、女的、老的、少的海水般湧現的人們;在街頭巷尾,在繁華的十字街衢……和聲細語地談論如波浪輕輕隨同風聲一起沉浮瑪姬美容 暗瘡

當夕陽西下,那追逐太陽而漲紅臉龐的素雲,被風輕輕地吹拂著——有一片蔚為奇觀的雲彩輕輕地在我的頭頂上空盤旋著,徜徉著,像庇護我的一片神靈令人深受感動;街面上行人匆匆,各式各樣的服飾攜帶風的影子飄動著,像起舞輕輕飄揚。

這時,我瞧見一個人,一個形體佝僂,蓬頭垢面地盤腿坐在大街另一端口的流浪漢。

流浪漢沒有家,流浪漢四海為家。沒有人知曉流浪者內心世界裏有什麼?因為我們不是流浪漢,而且我們永遠不會去也不願去體驗流浪者的生活瑪姬美容 價錢。我瞧見夕陽從街的一端以極其緩慢的速度向流浪漢逼近,色彩是迷幻的,迷蒙的,仿佛攜帶一絲一縷蒼涼猶如被拋棄的流浪狗一樣無助——許許多多衣衫華麗雍容華貴的少婦投注一個斜睨的眼光後,掩鼻喘息著迅速離去;一些風流倜儻貌似仙風道骨的俊俏君子沒有留下任何表情,無視地輕飄飄地如秋風一樣掠過了。

我佇立在一條人行天橋上遠遠地眺望:這個美麗的城市,這個年僅35歲的城市,這個讓多少創業者魂牽夢縈的城市,碧冉\珍隶賍覯∪硬地王大廈,粉紅色的平安大廈像艏巨輪航行在蒼茫大地,深沉猶如一把沉重的古劍一樣高聳入雲霄的京基100大廈……高樓大廈如戟似劍直指九天雲霄,那些金色的,淺藍色的,竸的,褐色的……各種色彩斑斕的大廈正被夕陽晚照鍍金鑲銀地鋪展著金碧輝煌,光彩奪目地蔚為壯觀。

各式各樣的高樓大廈的造型藝術,以其美輪美奐的巧奪天工向行人講解著樓宇的故事,蘊藏的內涵自有一樣“誰解其中味”的感喟。我漫步街頭巷尾只是為了尋覓一種東西,是什麼東西呢?我也道不明說不清,仿佛這個城市有那麼一扇門:容我潛入進去,我孤寂的心靈就能融合在這些繁華昌盛之間,捕捉到我想寫一首詩的元素。自然在這樣優美莊重而雅致亮麗的環境裏,流浪漢是格格不入的。

“流浪漢,你為什麼要流浪?”這一個愚蠢的不能再愚蠢的問題突然在我的腦海裏一閃而過。我又把視線緩緩地移向流浪漢這一端,我開始緩緩地向流浪漢移動腳步。

流浪漢細細看上去年齡並不大,估摸與我們年輕的城市年齡相當。流浪漢衣褲滿是皺褶和污點,他蓬鬆的頭髮雜亂無章,細細觀之還有幾根半白不酖白髮,污漬滿臉像小孩亂塗鴉的畫面,透過一些半掩的發梢我看到他的濃眉大眼。哦,有一種似曾相識的記憶掠過我的腦子——我在哪兒見過他?

流浪漢注意到了我對他的注視,瑪姬美容 價錢只見他投注一個莫名的眼神,頭扭轉向了另一側。啊,是這眼神!錯不了,那是上一個多月前的一個傍晚……

霞光一如今日這般燦爛多彩,在一處人來人往的街衢一角,一個俊俏的小夥子拉著小提琴在買唱:“後來,我總算學會了如何去愛,可惜你早已遠去消失在人海……”男人磁性般的聲音卻也不失唱出了淡淡的憂傷,有一絲讓人牽腸掛肚的念想和莫名其妙的惆悵。放在地面上打開著的提琴盒內有幾個一元硬幣,幾張一元、兩元、五元和一張十元的紙幣,想必這是一番買唱後勞動所得。

劉若英的歌《後來》,我是在一個非常偶然的機會第一次聽到:那是幾年前一個中秋節前的一天,我與我心儀的男朋友去大梅沙度假,夜裏萬籟俱寂,唯有大海的波浪拍打著柔軟的沙灘,抒發出輕聲細語的呢喃,聆聽大海向大地歌詠一曲永恆的愛之歌,我內心有無比的喜O遜灼犢福感。就在這時從另一個帳篷內的揚聲器傳來了——後來,我總算學會了如何去愛,可惜你早已遠去消失在人海……那時,聽得我如醉如癡,我下意思地伸出雙手攬住男朋友粗壯的腰,並將頭輕輕地潛入他的胸懷。

聽著小夥子全神貫注的演唱,第一次有伸手入褲袋掏錢的衝動。小夥子好樣的——濃眉大眼,眉宇緊鎖如同糾結的繩扣,一雙大眼游離不定的眼神很是飄忽。

暮色漸漸襲來,街道上華燈初照。只見小夥子正在收拾東西的時候,一群彪形大漢沖了過來,沒容小夥子反應過來就被劈頭蓋臉的一頓毒打,小提琴也被砸損了,其中一個大漢臨走時拋下一句話:你還敢招惹小蓮,要了你的狗命。那一刻,默默不語的小夥子眼眶裏滲透出一種堅強不屈又茫然的眼神。事發衝突,令我驚愕,不容我反應過來,小夥子撿拾地上散亂的錢,一拐一崴地走了。

這小夥子怎麼了?才過去了還不到兩個月,怎麼變成了一個徘徊街頭巷尾的流浪漢。流浪漢沒有再瞧我一眼,神情茫然,旁若無人地自言自語:小蓮你在哪兒?小蓮你在哪兒?

小蓮你在哪兒?這低沉委婉的來自心底的呼喚,這一刻仿佛在我的心底產生共鳴:鷹啊,你又在哪兒呢?和我第一次聆聽《後來》的那位我心儀的男朋友——鷹啊,我已經知錯了,我早已經知道自己的任性所締造的錯誤了。如今,你去了何方何地?我多麼希望你那釁的胸膛再一次給我庇護呵。

日薄西山,暮色蒼茫,萬家燈火始時明。流浪漢,你為什麼要流浪?街燈照耀,流浪漢的身影是那麼的纖細懦弱像無助的一棵小草在風中搖曳,又像無根的落葉不知要飄零到何處去?何處是流浪漢安身立命的家。

迎向凜冽的秋風,腳踏霓虹燈與路燈交錯的光影,我匆匆忙忙向家的方向奔走。身後突然又傳來了流浪漢輕聲細語猶如蜜蜂嗡嗡的聲音:後來,終於在眼淚中明白,有些人一旦錯過就不在……

音がひとし

からひとりの男が現れた。太っているわけでも痩せているわけでもないのだが、やたら背は高い。190cmは超していそうだ。その場にいた全員が圧倒された。
 男は真ん中の教壇まで進んだ。
「座れ」
 彼は短く言った。表情は無表情、言い方は偉そう。この男は先生なのかどうなのか、不安が教室中に広がる。静まり返った中、椅子をひく音だけがあちこちから聞こえた。そのきりおさまったところで、教壇の男が口を開いた。
「私がここの担任をすることになったラウル=インバースだ。本職は王宮医師だが、ここの教員が足りないということで駆り出された」
 みんながただ驚いている中、ジークは机にひじをついた姿勢で顔をしかめていた。
「医者にセンセイやらせるなんて、ここも案外いい加減だな」
 ぼそりと独り言のつもりでつぶやいたが、静まり返った空間には十分すぎるほど響いた。それをきっかけに教室がざわめき始めた。お互い隣どうしで顔を見合わせ、「そうだよな」など口々に言い合っている。リックはジークが起こした騒ぎに困惑したような複雑な表情を浮かべていた。
 ラウルと名乗った男は、ただ無表情でそこにいた。

 ――ダン!!
 意外なところから机を叩く音がした。
「なんにも知らないじゃない!! ラウルはすごいんだから!! 私たち全員が束になってかかったって全然かなわないよ!」
 いちばん前の席のアンジェリカが、後ろを振り返りながら力説した。みんながあっけにとられていると、アンジェリカは前に向き直り、ラウルに怒りをぶつけた。
「ラウルも! どうして反論しないの!」
 ラウルはいたって冷静に、静かに言った。
「私が気に入らないというヤツはやめればい

橘を継いで


可愛がって、それで父親としての役目を果たしているつもりなのか? おいしいところだけ持っていこうなんて狡いんだよ。普通だったらとっくにグレてもおかしくない家庭環境だぞ」
「二人をいい子に育ててくれたおまえには感謝してるって」
 大地はあっけらかんと笑って言う。そんな彼を、悠人は横目でじとりと睨みつけた。
「だったら、澪をもらっても文句はないな」
「もともと反対なんてするつもりはないよ。おまえが澪と結婚してくれれば、僕は自由にやりたいことをやれるし、むしろそうなってくれるとありがたい。橘を継ぐなんて僕には不向きだしね」
 大地は穏やかにそう答え、コートのポケットに両手を差し込んだ。
 しかし、悠人はますますムッとして顔をしかめる。
「そういうことを言ってるんじゃない」
「わかってるって」
 大地はニコッと笑って軽い調子で受け流した。そして、悠人に流した目をそっと優しく細める。
「良かったよ、おまえに好きな人ができて」
 学生のとき以来、悠人にはずっと恋人がいなかったと聞いている。が、それ以前に、好きな人さえいなかったということだろうか。もしかしたら大地がからかっているだけかも、と思ったが、悠人はじっと目を伏せたまま反論もしなかった。
「ところで、おまえらどこまでいったんだ?」
 大地はふいにそう尋ねると、首を伸ばしてニヤリと澪たちを覗き込む。
「どっ……?!」
「まだキスまでしかしていない」
 湯気が出そうなほど真っ赤になる澪の隣で、悠人は顔色一つ変えずにさらりと答えた。
「したんじゃないです! されたんですっ!!」
livedoor プロフィール
livedoor × FLO:Q
QRコード
QRコード
  • ライブドアブロ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