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系梅花,淚匯墨海,愛葬寒冬,緣系三生。

喜歡上梅花是在讀中學的時候。有一次到同學家玩,看到小花園裡,有好多種花,有的凋零,有的HTC 保護殼枯萎,唯有一棵三尺高的棕色枝上,綴滿了一簇簇含苞欲放的黃色花蕾,近前聞一聞,清香撲鼻,沁人心脾,這時我才算真正認識了梅花,也從心裡喜歡上你。之前,只是在唐詩宋詞以及其它的文章裡,讀過一些描寫梅花的詩句:“湘妃危立凍蛟背,海月冷掛珊瑚枝。 醜怪驚人能嫵媚,斷魂只有曉寒知。” ;“冰雪林中著此身,??不同桃李混芳塵。 忽然一夜清香發,散作乾坤萬里春。”還有很多很多記不清了。儘管冬天很冷,但心裡卻是曖曖的。或許是愛屋及烏吧,從此與梅花結下了不解之緣。

聽說梅花是在春天栽植,如果管護好的話,到了冬天就會開花。所以,冰冷的寒冬剛過,我就去買梅花。跑遍了大街小巷總算買到了,一棵是黃梅,一棵是紅梅,我用手扒開鬆軟的泥土,小心翼翼地把兩棵梅花栽好,精心管護,從不懈怠,靜等花開的季節。

幸運的很,當落葉紛紛,繁花飄盡時,我的梅花從棕色的枝體裡,伸出了小小的、微紅的、微黃的腦袋。微紅的,像少女羞澀的臉;微黃的紅酒櫃,像剛出蛋殼的鵝;更有那掩蓋不住的縷縷清香在瀰漫。此刻,多希望你能陪我一起欣賞梅花綻放的全過程,再一次醉倒在寒冬獨有的純香里啊!

喜歡梅花,戀上雪花,飽含淚花。梅花、雪花是冬天里相依為命的精靈。梅花多彩、傲骨、清香、幽雅;雪花多姿、飄逸、晶瑩、潔白,雪花是梅花失落的淚。而淚花多愁、善感、鹹澀、深情,是人以及所有動植物對情的最佳表達。就是這些花,它們纏綿與共,為這個凜冽的寒冬奏出一曲絕戀之歌。

時光悄悄滑過我的指尖,留下的旅行社只是一季梅香的回憶。而我傾情於梅花的心從未改變。每到春天的時候,我會給它施肥、剪枝,在乾旱的時節,我會及時澆水,盼望它在嚴冬及時盛開。每當花要開時,我就會獨自欣賞那一簇一簇、一朵一朵小花次第綻放。我喜歡雨後的梅花,晶瑩剔透;我更喜歡雪後的梅花,在陽光照射下,那潔白的晶體,融化成一滴一滴水珠滑落,每當這時,我的淚就禁不住隨著水滴,一同灑落在梅樹的根部,期待下一個寒冬,梅花開得更燦然、更幽香。

有人說,梅花香自苦寒來,而我的梅花香自真情的等待,香自真心的呼喚,香自清淚的澆灌。沒有你的歐芝兒日子,我的心裡是一片荒蕪,思念像梅花一瓣一瓣肆意飄落,飄過季節的變換,輪迴在歲月的時空。

滄海桑田,梅開梅謝,我的愛化蝶成繭。不是說蝶戀花嗎?怎麼梅開的時候沒有蝶來採呢?是因為梅花的香味不夠濃嗎?還是因為梅花的形像不夠美?原來是上帝偏心,把蝶安排在其它季節了。如果蝶能戀上梅花,我願破繭成蝶與你翩翩飛舞在每一個季節。

都說梅花鐵骨錚錚,傲雪怒放,是堅貞不屈的象徵。莫非你的性格和梅花一樣,縱使千千柔情,也不能感化你的心靈;縱使淚流成海,也不能滋潤你的心田。就像革命英雄劉胡蘭、江姐在敵人的利誘下從未屈服過。可我不是敵人,你也不是英雄,為什麼就不能息息相通,琴瑟相和呢?是緣分,都是緣分惹的禍!

千迴百轉,紅塵再遇,依然是癡夢一場,清淚兩行,愁緒滿腔,弦斷三千的結局。

然而,我酷愛梅花,精心管護梅花的心,在幾十年的風風雨雨中從未改變過,即使思念成殤,即使淚匯墨海。如今,兩棵梅花儼然像兩個威武雄壯的戰士,守衛在冰天雪地。而我的容顏,在經年的等待中蒼老無光;我的心在再一次相遇中絕望地死去。

梅香飄韻,淚匯墨海,情斷西樓,愛葬寒冬,只能緣系三生。淒冷的寒夜我綣縮著身體,悄悄地把愛連同我的靈魂埋葬,就葬在我的梅花腳下,讓我的梅花守護著我死不了的鋁窗 靈魂。如果可以,請許我變成梅花仙子,讓你在下一個輪迴裡不得不愛上我;或者許你變成美麗多情的雪花,飄落在我的梅花上,一落鍾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