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74










美好的意思就是:
以為要開始,卻未曾開始。
擔心已結束,亦沒有結束。

在我們的青春歲月裏,都會有浪漫的回憶,但大多都不是風花雪月的故事。風花雪月,是一種愛情的意象,是很多人窮其一生,都渴望擁有的幸福。讓時光倒帶,我們的遇見曆經滿滿的四季,有風吹過,花開滿,雪落眉,月上梢。雖然不是愛情,但是亦配得上這四個字的Claire Hsu美好。

【愛如捕風:你用心一點好不好?】
所有的初相識都很新鮮。我那時候喜歡在群裏大呼小叫,生怕別人無視我的存在。但是我們的遇見卻不是在最熱鬧的時候。因為某些非私人的原因,他加了我,成為我騰訊眾多好友的一員。那時候,看他的確就是路人甲,我從不認為我們之間會有故事。因為即使是一起上課三年的同學,我尚且記不住他們的名字,更別說網絡中的這些稍縱即逝的浮花。所有的印象由一個稱呼開始,那時候他喊我“小三”。不要曲解,因為他是小二,我們只是順著排名。希望在未來的某一天,可以找齊我們的Gift And Premium Fair Company七個兄弟,然後一起和白雪公主生活在童話故事裏。雖然七個小矮人還沒有湊夠,但是故事就這樣開始了。

我一直覺得人與人之間,就是天馬行空的亂扯。脫離生活,去做一場夢。我不喜歡更近距離的接觸,大家都只是萍水相逢。即便有了印象,也只是會在非常無聊的情況下,說一些無關痛癢的話。而“恩恩”就是那個時候出現頻率最多的詞語,不過我覺得挺好的,雲淡風輕。那個晚上,我應該正在忙著在社團審稿。他不停地跟我說話,我持續地回著“恩恩”,表示我在,我在聽。我剛剛寫完按,點擊發表的時候,對話框又跳了出來。我清楚地記得那句話“你用心一點好不好?”當時看到那句話,我有些愣住了。

停頓了一下,關閉了社團網頁,往前翻聊天記錄,才知道他說了那麼話。“用心”,我一直覺得我的心在很久之前就丟了。我現在做人唯一的原則就是,只要對得起別人就行。我不想再花額外的心思去了解另一個人的世界。可是他有些不一樣,他是一個很簡單的男孩,但是卻總是為別人的事糾結。其中,這個“別人”裏面也包括我。我是個患得患失的人。開始總是無所謂的,因為這個世界的謊言太多,但是時間會給我們最好的證明。無論是那八十多個未接來電,還是自言自語一個多小時的寬慰,還是一連幾個深夜寫下的《未寫完的情書》,我再怎麼沒有心,我也知道他是認真的想要跟我做朋友。對於認真的人,只有認真才是最好的尊重。

【情竇花開:我只是想陪著你。】
我第一次刪他不是不認真,是因為我知道刺蝟的擁抱往往沒有好結果。他已經知道得太多了,有些開始靠近我的生活了。此時,我有些恐慌。對的,是恐慌,我不喜歡別人離我太近。那樣,我會覺得好危險。騰訊的功能真的movie player很強大,一個按鈕,就可以清除數以萬字的記憶。同時,也替對方刪除幹淨。雖然刪除了,但是並不代表老死不相往來。偶爾在群裏遇見,他還是會喊我“我家的小三”。我也會嬉皮笑臉地湊過去,使勁折騰我們的熱鬧。好像一切都回到了起點,重新開始。這樣的感覺很好,我們依然存在,依然是路人甲的身份。我喜歡陌生人,因為沒有過去,沒有未來,我們只樂在當下。所以所有的快樂都是喧天的,都是張揚的。

為什麼會再次加上他,還是因為非私人的原因。是因為社團活動還是文章來著,我記不大清了,我只知道那時候好像沒什麼太大的情緒。就仿佛翻看舊相冊,不經意間彈掉相冊上的灰塵。照片上依然是清晰如昨的我們。很多人會說,男生和女生在一起,除了愛情,不會有別的。我想說看過《失戀33天》的人都會知道,有一種男生叫閨蜜,可以分擔你的所有,可以在幸福的時候祝福你,也可以在難過的時候借你一個肩膀。他會比你的女性朋友更懂得你內心的掙紮,也更願意花時間去帶你看一場花開。

2012年的平安夜,千裏之外的蘋果,通過一個陌生的男生手交到我的手裏。那一刻,覺得屏幕那端的男孩子真是很可愛。不過也是僅此而已。可是對於他而言,卻只是個開始。接二連三的禮物,讓我有些不適應,甚至覺得無厘頭。我對他說,“你不要再送我禮物了,我不要。”他回了一個很長的短信,短信的大意是我只是偶爾看到喜歡的東西,所以買下來送你。沒有其他的意思,只是那一刻,我突然想到了你。我不能陪你,那就讓這些禮物代替我,陪你。那時候,我在想,這樣細膩的男孩真是不多見了。可我又算什麼,可以這樣心安理得的享受這種好。我不知道該怎樣做,才能不辜負這一場遇見。第一次,我開始有些糾結這些有他的時光。離開、逃避,是我一貫的做法。他也感受到了我的情緒,他的話依然很簡單,只要你開心,我就開心。既然大家都開心,又何必去計較那麼多。我只是希望你開心。然後,就這樣,他陪我走過去年的冬天。

【心印白雪:讓我看你一眼。】
曾有人問柴靜:什麼是潔白?柴靜回答說:當你喜歡一個人,而那個人正好也喜歡你。而你們眼睛裏流露出的目光,就是潔白。我當時就覺得這個解釋真的很純粹,也很形象。喜歡,不一定是愛情,因為愛情往往是有目的成分的,是想要以征服對方為前提的。但是喜歡不一樣,喜歡一定是源自內心自然流露的一種好感。我想我喜歡跟他做朋友,喜歡在生氣的時候吵他,罵他,欺負他。因為我知道,朋友會願意理解你的所有,也願意包容你偶爾的驕縱。是包容,讓這份友情顯得那麼暖,那麼美。但是這並不意味著我們之間沒有矛盾,有時候也有不可調和的狀況,情急之下我就會惡語相向,事後幡然醒悟好像自己錯了,自然我也會道歉。然後他就會笑著說:習慣了。

帕拉圖,是一個很拉風的詞語。很多人都自詡這是自己的交友原則。好像我們之間也勉勉強強可以跟著湊上一點關系。因為我們沒有見過面,但是我們卻是很好很好的朋友。清明節的時候,他給我發截圖,是一張火車票,從嘉興到鄭州。看到的時候,我有點懵了。真的要見面嗎?我在反複地問自己。這是他第二次買好來鄭州的車票了,可是我現在並不想見他,或許說是因為我依然只願意把他當做腦海裏的記憶。繼而我就冷言拒絕,說我不會見他,建議他退票。他說,你見不見我不重要,我只想去你的城市,走到你的宿舍下面,看一看你周圍的一切。這話很窩心,但是有些問題不能妥協。我還是選擇了拒絕,並且親自監督他把票退了。

那一晚,我有些難眠。回數深深淺淺的時光,作為朋友,他是有事必應的,但凡能做的,他都不會拒絕,不能做的,他也會盡力而為。幾乎可以說是只要你要,只要我有,一切都給你。他是一個好男孩,可是這個好字又不足以表達我的感謝。從第一次他說要來見我,到現在,有好幾個月了,我還是借故往後拖延時間。連我開始懷疑我的誠信問題,他卻問都不問,還是願意等待。也就是在那晚,我下了一個決定,我想有一天,去你的城市,看你一眼,陪你走一條街,然後揮手道別。

【意隨皎月:我嘴笨,但是請相信我。】
寫這篇文字之前,他正在跟我聊天。然後我故意逗他說道:說一句感動我的話,我需要以此為切入點。然後他停頓了一下,說了一句酸不溜秋的話,“你若理我,我定不會與你背影”。我當即呸他一口,能不能說點好聽的啊。然後他又接二連三寫了五六句話,其實都挺感動的,只是這些句子太過華美,如同夕陽西下的朝霞,美麗卻遠在天邊。我一個勁地否定並催他,他那邊沒有了回應。過了一會兒,他發了尷尬的頭像,說:白白,我嘴笨,但是請相信我。然後,我就自己下線了。

打開文檔,開始記下我們的遇見。雖然人只要相遇,就一定會有離別,但是他固執地不想要我說“再見”和“拜拜”。作為周董忠實歌迷的我們,自然明白“再見”的深意。因為周董唱到,說了再見,就再也見不到。我每次說再見,他都會生氣地說,我不要說再見。他像一個孩子,捧著自己心愛的糖果,死活不相信糖果會在時光裏變質,腐爛。只是固執地想要糖果可以陪他一起長大,老去,死去。

寫到中途的時候,下去打水吃飯。在路上,好多回憶撲面而來,我才知道,原來他為我做了那麼多。我忘記了在哪裏曾經看到一句話,“如果可選擇,只願千瘡百孔定居在你心裏。壯烈,綿長。”很喜歡這句話的感覺,但是這樣的情意卻不是我想要的,我更喜歡那種溫暖的純白的時光。只要曾經來過,就是最美。遇見他,終究還是一件美好的事情,可以讓我歡喜一場……最後,還是用《oneday》中一句我很喜歡的臺詞來作為我所有的祝福:如果我能給你一份禮物,給你餘生的一份禮物,你知道我要給你什麼嗎?自信。我想說到這裏,所有的,他都會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