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1月

昨天讀了一則小資料(是孩子考試自擬命題給的資料),感觸很深。棠告老還鄉,在長沙大興土木,他怕工匠偷工減料,便親自拄著拐杖到工地監工,這兒摸摸,那兒敲敲。一位老工匠見此就說:“大人,您放心吧。我活了這麼大一把年紀,在長沙造了生髮 方法不知多少屋宅,從來沒有倒塌過,可屋主人易人是常有的事”。左宗棠聽了,不覺滿面羞愧,歎息而去。是呀,這則小資料給人的啟示很深,古往今來,有多少達官顯人,巨商富賈,為了造福於子孫後代,大修土木、豪宅府第,收藏古玩,傾注了畢生心血,想給孩子留下下厚的家業。但是隨著時間的推移,多少豪華府第幾度易主,最終成為他人的財產,正所謂“錢財無主”。

富不過三代盡管是普遍現象,但現實生活中也有富過三代的例子。能否富過三代不只是家庭、家族及企業的繁榮問題,實質上與國家、民族、社會密切相關。優秀人才輩出才能富過三代。財富是優秀能幹的人才創造的,也只有優秀能幹的後代才能更好地繼承、保住和增值財富。守業比創業更難,因為創業者大多從青少年時期就經過磨礪,從而錘煉了他們堅強的意志和傑出的才能,使他們能夠成就大業。而其後一代面對的是已經富裕起來的家庭,沒有經曆過創業的艱難,很難懂得財富來之不易,如果沒有良好的教育,很容易敗掉家業。因此,沒有人才輩出的家庭難以富過三代,沒有人才輩出的企業難以長盛不衰,沒有人才輩出的國家難以興旺發達。他在家書中主張將來不積銀錢留與兒孫。他對子女說,只要有學問,就不怕沒飯吃,他主張不把財產留給子孫,子孫不肖,留也沒用,子孫圖強,也不愁吃飯的途徑。

給孩子一筆寶貴的財富,不如給他們謀生的技能,卓越的品格是培養出來的。不經一番徹骨寒,怎得梅花年鼻香。不要給孩子營造一個安樂窩,讓他們生活在溫室裏,失去了生存的能力。古語保嬰丹說的好,兒孫自有兒孫福。比爾蓋茨把自己580億美元財產全數捐給名下慈善基金比爾及梅琳達蓋茨基金會,一分一毫也不會留給自己的子女,值得很多人借鑒。有這麼一句話,我很欣賞,當你錢少的時候是自己的,當錢多的時候就是大家的,當你富甲一方時,錢就是社會的。再如陳水扁吧,可謂是腰纏萬貫,但人在監獄,錢在銀行,又有什麼意義呢。


黑夜的角落灑滿哀怨的月光,透過紗窗,照過那些曾經的美麗與哀傷。浸著淚的芬芳,窗外一季繁花清香,而我再也無法觸摸當年你的剪影。曼陀籮花凋零的時節,在紅櫻傷逝的瞬間,唯獨只能在千千萬萬縷月光縫隙中,剪下一段美麗的哀傷。清淚是Dream beauty pro 好唔好否能潤開那早已風幹的墨跡,素箋上要我怎樣勾勒出一雙彩蝶?思念沖決淚堤,冰冷如一道傷疤,美豔如一點秋紅。哀怨搖曳別離,悲涼如秋水,等待淹沒了回憶,要我怎樣才能拔出那萬般離愁?今夜,月華如練,繁星綴點,一曲催人淚下的嫋音散去滿天雲霞,可滾落的只有點點淚珠……

盈月如盤,一程山水,兩岸分離。念念望斷天涯的眼眸,留不住如昔的身影。孤獨攀附月色,帶來亙久的回憶。傾聽泣血的琴音,遙望斷腸的舊址,那份情被冷漠的歲月悉數掩埋,而今你可曾去追憶那座斷牆殘恒曾經有你我走過的痕跡?哀怨,借助一雙月翼,搖曳那一點嫣紅,思念繚繞一絲清輝,輕撫著那深沉的傷痛。你走了,獨弦琴清晰又渺茫回蕩在夜色中,飄蕩在灑滿月光的幽徑上。月夜無言,抹不去紅塵的紛繁,點點Dream beauty pro黑店寒星裏,思念如滿月,夜夜減清輝,是思念,也是等待。看落花散水月旁,飄落的殘紅,再也無當年你拈花微笑的了然。

今夜,清澄月影中,你是否依舊窈舞著萬千柔婉的深情?絲絲歎息飄落在悱惻纏綿的期待中。許許夢回,只得寂寥,紅塵茫茫,夢也荒涼。花香依舊,風清月明,此時相望不相聞,昔日的柔情,跌宕在夜鶯的歎息裏。撲面而來的不是花香,不是清風,而是那忍了千年的紅塵淚。

而今,只留下一份繁華的蕭瑟,你的柔情劃過我的眼眸,化成一簾幽夢,灑落在柔進月夜,臉上卻留下淺淺的淚痕……

一陣風亂了Dream beauty pro 脫毛我的心,吹散了一盞茶的心事,昨依舊,人依舊,茶也依舊,一杯茶不忍心去碰,餘溫尚存,可心涼了,淡了,也痛了…

杯是新的,茶是陳年的茶,擷取幾葉,再往杯中注入濕潤的水,白瓷青葉在瞬間千紅萬綠全然盛開,茶煙散入眼裏濕了雙眸,第一道茶嬌弱娉婷,青綠的茶在一杯溫潤的水裏嬌嬈涔涔。


佳人已去,相守成空,皆因浮生若夢。執子之手、入我深情,一段風花雪月,芳華盡落終是別離!如一個癡迷的戲子,入戲太深,等得華燈黯然,曲終幕落,徒留只身惘然。人嗟歎!歲月如河,淙淙而去、流逝多少難舍故事,沖淡幾多濃抹的情緣?不知安利多年以後,你我依稀夢裏,可否共乘一葉追憶的扁舟,穿越波瀾歲月,徜徉在夢境,你嬌媚容顏,眸子裏一汪深邃柔情;我素衣墨筆,溫潤纏綿,只若初見?

摯愛真情,但也曾泛濫過幸福,此情已足矣。三世回眸,才可換得一世擦肩,輪回裏,願傾我三世淒涼,換一世與子終老,相濡以沫,只若思人安好。

你若安好,痛傷孤寂亦無妨,我自舍去留戀,靜息泰然,享一份風輕雲淡。碧林流水、折一青竹,鏤刻笙簫,伴雲卷雲舒,奏一管悠揚、忘卻悲喜紅塵,消散傷戀、除卻萎靡。我自逍遙,傾身林立深淺江湖,縱是惹得血淚如雨,淋漓四濺,只若你安好!我便是晴天!待來世,盼你我把酒交杯,共敘前緣。

小區落戶三株高大挺拔的銀杏樹。那年冬天,漂亮的銀杏葉落得一幹二淨,剩下光禿禿的枝丫。我以為它們張琛中醫枯死了,直歎息,可到了第二年春天,片片嫩葉爬滿了枝頭,就在我的窗前,迎風飛舞。春去冬來,寒暑易節,日月輪回。而今,冬天又來了,寒風凜冽,葉落紛飛,遍地金黃,給小區增添了一道道悲壯的色彩。

↑このページのトップ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