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說歲月不流淚,只是未見英雄馳騁沙場歸,一身凜烈雄姿,錦袍隨風飄,刀光劍影定格今生視死如歸,黃沙漫天男兒志在報效國家,戰馬揚踢嘶聲如歌,若三千里揚鞭不叫胡人過邊疆,聽得胡人風聲鶴唳,不敵百里黃沙英雄淚。

碧草青青柳色新,湖水蕩漾君漣漪,伊水而立,千尺青絲垂腰際,亭亭玉立的佳人,身穿粉紅色的繡花羅衫,下著珍珠白湖縐裙,那瓜子型的白嫩如玉的臉蛋上,頰間微微泛起一對梨渦,淡抹胭脂,使兩腮潤色得象剛開放的一朵蓮花,白中透紅。簇黑彎長的眉毛,非畫似畫,一雙流盼生光的眼睛,那誘人的眸子,黑白分明,蕩漾著令人迷醉的風情神韻。珍珠白色的寬絲帶綰起,本來就烏黑飄逸的長髮卻散發出了一股仙子般的氣質。額前耳鬢用一片白色和粉色相間的嵌花垂珠發鏈,偶爾有那麼一兩顆不聽話的珠子垂了下來,竟然更添了一份亦真亦幻的美,手腕處帶著一個乳白色的玉鐲子,溫潤的羊脂白玉散發出一種不言的光輝,與一身淺素的裝扮相得益彰,脖子上帶著一根銀制的細項鍊,隱隱約約有些紫色的光澤,定睛一看,只是紫色的晶石罷了。

那一年,君乘的戰馬凱旋而歸,牛欄牌奶粉只因與你擦肩而過,回眸中與你雙眼不期而遇,不由得心中一怔,這樣絕世的佳人,可曾是君朝思夢想的夢中人?那一刻,吾心已決,此生非你不娶,定不負這百里平湖畔你靜若處子的心。 你眸含春水清波流盼,悠悠眼中倒影君眼中淚,忙回首掩飾這心心的相知,卻不料吾心已隨你墜入萬丈紅塵,只願與你在萬丈紅塵中混混烈烈的風花雪月一場,行遍萬水千山,隱于山野叢林青絲到白頭。

那日離別竟有雪花飛,送君梅花下,枝頭寒香入鼻離人無意聽得梅花醉,千里征場白茫茫,男兒保家衛國只為了能與你長相廝守,不叫胡馬過中原。誰說梅花沒有淚,只是白雪掩蓋了梅花的美,唯有撲鼻的花香看的透那場紛紛而落的梅花雪,都是因你翹首的淚水惹得梅雪都嫵媚;誰說英雄沒有淚,只是冰雪未寒透,不敢讓你看得這三尺馳騁沙場的男兒也落淚,三生石下的諾言讓熱血男兒“黑雲壓城城欲摧,甲光向日金鱗開。角聲滿天秋色裡,塞上燕脂凝夜紫。半卷紅旗臨易水,霜重鼓寒聲不起。報君黃金臺上意,提攜玉龍為君死。”

寒暑往來,冬去冬又至,刀光劍影中,君終馬蹄下,寒雪作床臥,披雪長眠于千里黃沙中。寒香為誰醉,只是英雄屍骨還未寒透,紅顏付流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