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鎮的某條街上,不知道什麼時候新開張了一家首飾加工店,附帶做一項業務:打耳眼。店門前樹著一塊大招牌,上面寫著:專業打耳眼,一點都不痛。逢集的日子,店門口都圍滿了青春少女。打兩個耳眼,再配上一副閃亮的耳環,每個從小店裡走出來冬天保濕的女孩都一臉的陽光,一臉的嫵媚。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起,來店裡光顧的男生多了起來。莪娖囱潒從店裡走出來的男生,耳垂下晃著閃亮的耳環,也都一臉的陽光,一臉的“嫵媚”。

又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每天午休或放晚學時間,就有三五個穿著花俏,黃髮飄飄,戴著耳環,叼著香煙的男生在學校門口晃悠,他們不時地吹著刺耳的口哨,放肆地吵鬧著。過不了一會,就有一些男學生或女學生圍在他們身邊,說說笑笑,打打鬧鬧。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班裡戴耳環的男生多了起來。四班有個叫胡胡的男生,耳朵上掛著三個耳環,班主任張老師沒少批評他,聯繫家長,其父母不在,哥哥來了。張老師見了哥哥,卻隻字不提弟弟打耳眼的事,只是說胡胡最近愛打扮,成績下降很快。事後,張老師笑著對我說:“我本想說他弟弟打耳眼的事,可一看他哥哥,耳朵上的耳環比他弟弟還多一個。”

我不經意地發現,自己的班裡也有幾個男生戴了耳環。我在班上不點名地批評了他們。我說打耳眼戴耳環,那是女孩子家做的事,為什麼男生也跟著湊熱鬧呢?況且在學校里女生也是不允許戴首飾的。男生模仿女生打扮,可為什麼只打耳眼,怎麼不穿裙子,不抹口紅,不穿高跟鞋啊?班裡的女生聽了我這些話,都捂著嘴笑起來,打耳眼的男生都滿臉通紅,趴在桌子上不​​敢抬頭。

記得自己上中學的時候,頭髮留得長了點就會被班主任強制剃短。如果見到有男生甩著飄的長發,大家都會躲著走,因為只有流氓才會那樣著裝。在夏天,男生穿的衣服的顏色也局限在白色、藍色和灰色。後來,有男生穿印著細碎小藍花的白襯衫,同學們見了就會背地裡嘲笑他想耍流氓。不過,嘲笑歸嘲笑,漸漸有人模仿起來。再後來,這樣的衣服就流行起來,男生能夠穿的顏色和衣服的樣式也漸漸多了起來。到了現在,社會上的男人似乎大紅二囘塲柔了,頭髮也可以留得和女人一樣長You beauty,和愛美的女人有一拼。

中學生處於青春期,愛美愛表現,他們的偶像多數是娛樂界的明星,而娛樂界在“潛規則”下,比拼的已不僅僅是演技和歌喉了,他們比拼的更多的是奇裝異服,還有裸露的身體的某些部位。女明星如此,男明星也是如此。看看那些港台的男明星,哪個不是穿金戴銀,說話爹聲爹氣?

男人越來越女人化,這已經成為社會不爭的事實。女人化的男人以為那樣女人就會欣賞,實際上這正是女人所不願看到的。都說男人的一半是女人,那是說男人也有柔情的一面,這種柔情使男人更有紳士風度,在女人眼裡更有男人味。可是,如果一個男人想方設法使自己更有女人味,那這樣的男人還能算男人嗎?

也許男人能夠選擇的服裝的顏色和样式多了起來是一種社會進步的表現,人們對男人的著裝要求越來越銜◆で臻槁墮羈紺起大驚小怪的。可是,不知道大家有沒有註意到,近幾年來想變性的人越來越多,其中大多是男人想變成女人的,比如韓國變性美女河莉秀就讓中國網民津津樂道。前一段時間,中央電視台報導了一個50多歲的農村男人在自己女兒的陪伴下,到醫院諮詢變性手術問題,後​​來還真的做了。我們的社會對這些變性現象越來越醉董ど垈瓠げ耒邵燎醉得楴的同時,不該深思這些現象的背後隱藏著什麼讓人不安的因素嗎?

男生刻意模仿女生打扮,審美觀就有可能朝向畸形發展,這樣的學生踏入社會後,不但會對社會造成影響,反過來也會影響學校。教師不僅僅是學生的知識的傳授者,更是他們做人的引領者。教學生學會做人,就要教他們學會審美。雖然教師很難改變社會對學生造成的影響,但可以在學生的心靈土地上根植審美的種子。要讓學生知道,真正的美是一種自然的流露,更是一種內在的氣質,絕不是依靠花里胡哨的外表吸引人的Cloud Provi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