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 一週間の訳注解説 BLOG

/日 

李白集校注

韓昌黎集

杜詩詳注

花間集

玉臺新詠

女性関連

李白

韓愈

杜甫

2/10

古風,五十九首之一 #1

張中丞傳後敘-#9

寫懷二首其一-#1

 

雜詩六首其四古意贈今人 #1

 

2/11

古風之一 #2

張中丞傳後敘-#10

寫懷二首其一 -2

 

古意贈今人 #2

 

2/12

古風,之三五

張中丞傳後敘 -#11

寫懷二首其一 -3

 

代葛沙門妻郭小玉詩二首

 

2/13

僧伽歌 -#1

張中丞傳後敘 -#13

寫懷二首其二-#1

 

代葛沙門妻郭小玉詩二首

 

2/14

僧伽歌  #2

張中丞傳後敘-#12

寫懷二首其二 -#2

 

雜詩二首其一 詠七寳扇-#1

 

2/15

贈丹陽橫山周處士惟長

張中丞傳後敘 -#14

寫懷二首其二 -#3

 

邱巨源_雜詩_詠七寳扇-#2

 

2/16

-

-

 

 

 

2/17

贈丹陽橫山周處士惟長  #2

張中丞傳後敘 -#15

冬至

 

邱巨源_其二聽隣妓 -#1

 

2/18

雪讒詩贈友人#-0

張中丞傳後敘 -#16

柳司馬至 -#1

 

邱巨源_其二聽隣妓

 

2/19

雪讒詩贈友人#1

張中丞傳後敘 -#17

柳司馬至-#2

 

王融_ 雜詩五首其一古意

 

2/20

 

 

 

 

 

 


雪讒詩贈友人#
1(卷九(一)六三二)Blog10891-0

 

 

750年   天寶九年  750 

3. 雪讒詩贈友人 【巻九(一)六三二】 #1-資料

 

李白集校注原文 訳注解説

 

 

漢文委員会kanbuniinkai紀頌之の漢詩ブログ 11064

 

 

 

雪讒詩贈友人    (李白 唐詩)

  嗟予沉迷,猖獗已久。  五十知非,古人有。

  立言補過,庶存不朽。  包荒匿瑕,蓄此頑醜。

  月出致譏,貽愧皓首。  感悟遂晚,事往日遷。

  白璧何辜,青蠅屢前。  群輕摺軸,下沉黄泉。

  眾毛飛骨,上凌青天。  萋斐暗成,貝錦粲然。

  泥沙聚埃,珠玉不鮮。  洪焰爍山,發自纖煙。

  蒼波盪日,起於微涓。  交亂四國,播於八埏。

  拾塵掇蜂,疑聖猜賢。  哀哉悲夫,誰察予之貞堅。

  彼婦人之猖狂,不如鵲之強強。

  彼婦人之淫昏,不如鶉之奔奔。

  坦盪君子,無悦簧言。  擢發續罪,罪乃孔多。

  傾海流惡,惡無以過。  人生實難,逢此織羅。

  積銷金,沉憂作歌。  天未喪文,其如餘何。

  妲己滅紂,褒女惑周。  天維盪覆,職此之由。

  漢祖呂氏,食其在傍。  秦皇太後,亦淫荒。

  螮蝀作昏,遂掩太陽。  萬乘尚爾,疋夫何傷。

  辭殫意窮,心切理直。  如或妄談,昊天是殛。

  子野善聽,離婁至明。  神靡遁響,鬼無逃形。

  不我遐棄,庶昭忠誠。

 

 

  雪讒詩贈友人

  嗟予沉迷,猖獗繆本/作蹶已久。  五十知非,古人有。

  立言補過,庶存不朽。  包荒匿瑕,蓄此頑繆本/作頑醜。

 

  月出致譏,貽愧皓首。  感悟遂晚,事往日遷。

  白璧何辜,青蠅屢前。  群輕摺軸,下沉黄泉。

 

  眾毛飛骨,上凌繆本/作陵青天。  萋斐繆本/作菲暗成,貝錦粲然。

  泥沙聚埃,珠玉不鮮蕭本/作憐。  洪焰爍山繆本/作炎,發自纖煙。

  蒼波蕭本/作蒼盪日,起於繆本/作乎微涓。  交亂四國,播於八埏。

  拾塵掇蜂,疑聖猜賢。  哀哉悲夫,誰察予之貞堅。

 

猖獗) 文選 丘遲與陳伯之書: 沉迷猖獗、以至於此。

知非) 淮南子原道訓: 故蘧伯玉年五次/十而知四十九年非。 

不朽) 左傳襄二十四: 太上有立徳、其次有立功、其有立言、雖久不廢、此之謂不朽。

又曰能補過者君子也。

包荒) 周易泰卦: 包荒用馮河。王弼註: 能包含荒穢、受納馮河者也。

匿瑕) 左傳宜十五年: 瑾瑜匿瑕。 杜預註: 匿、藏也、雖美玉之質、亦或居藏/瑕穢。

     鄭康成禮記註: 瑕、玉之病也。 文: 瑕、玉小赤也。

月出) 毛萇詩傳: 月出刺好色也。 在位不好徳而悅美色焉。

皓首) 李陵詩: 皓首以為期

青蠅) 王倚云: 埤雅青蠅糞尤能敗物、雖玉猶不免、所謂蠅糞玉是也。

葢青蠅善亂色、故詩人以刺讒。 爾雅翼: 者以青蠅白為黑、黑為白、自昔相傳如此。

青蠅之行、好遺矢於物上、遇物之潔者則見。 論衡曰: 清受塵、白受垢。

      青蠅所汚、常在練素。此所謂白為黑也。 

摺軸) 漢書: 叢輕折軸、羽翮飛肉。 顔師古註:言積載輕物、物多至令車軸毀折而鳥之所、以能飛翔者、

 以羽翮扇揚之故也。

淮南子: 積羽沉舟、羣輕折軸。 

貝錦) 詩小雅: 萋兮斐兮成是貝錦。 彼譖人者、亦已太甚: 毛傳曰:萋斐、文章相錯也。貝錦、錦文也。

鄭箋曰: 錦文者、文如餘泉餘蚳之貝文也。

興者、讒人集作已過以成於罪、猶女工之集采色以成錦文文。涓小流也

)   音式灼切。鑠埃音哀爍式灼切音

四國) 詩小雅青蠅: 讒人罔極交亂四國。

八埏) 文選司馬相如封禪/書: 下泝八埏。 注: 孟康註:八埏地之八際也。 張銧註:八埏八方也。

拾塵) 家語巻五: 孔子厄於陳蔡、從者七日不食、子貢以所齎/貨竊犯圍而出、告糴於野人、得米一石焉。

顔回、仲由炊之於壊屋之下、有埃墨墮甑中、顔回取而食之。子貢自升/望見之不悅、以為竊食也、

以告孔子。子曰:『吾信回之為仁久矣、雖汝有云、弗以疑也、其或者必有故乎!吾將問之』

     召顔回曰:『疇昔予夢見先人、豈或佑我哉!子炊而進飯吾將進焉。』 對曰:『向有埃墨墮飯中、

欲置之則不潔、欲/棄之則可惜、回即食之、不可祭也。』 孔子曰:『然乎!吾亦食之。』 顔回出、

孔子顧二三子曰:『吾之信回也、非特今日也。』 二三子由此乃服之。

 (掇蜂) 王倚云:琴操:尹吉甫、周上卿也。有子伯竒、伯竒母死、更娶後妻、生伯邦。

乃譖伯竒於吉甫曰:『見妾有美色、然有欲心。』 吉甫曰:『伯竒為人慈仁、豈有此也?』 

後妻曰:『試置妾空、居中君登樓而察之。』 後妻知竒仁孝、乃取毒蜂緣衣領、伯竒前掇之。

於是吉甫大怒、 放伯竒於野。宣王出遊、吉甫從、伯竒乃作歌、感之於宣王。 宣王曰:此放子詞。

吉甫乃收伯竒、射殺後妻。陸機詩、『掇蜂滅天道、恰塵惑孔顔。』 

 

  彼繆本下多/一婦字婦人之猖狂,不如鵲之強強。

  彼婦人之淫昏,不如鶉之奔奔。

  坦盪一作/皎皎君子,無悦簧言。  擢發續罪,罪乃孔多。

 

  傾海流惡,惡無以過。  人生實難,逢此織羅。

  積銷金,沉憂作歌。  天未喪文,其如餘何。

奔奔) 詩國風鶉之奔奔:鵲之彊彊。鄭箋曰:奔奔彊彊、言其居有常匹、飛則相隨之貎。 孔頴達正義曰言鶉則鶉自相隨奔奔然鵲則鵲自相隨彊彊然各有常匹不亂其類何晏

坦盪) 論語註坦蕩蕩寛廣貌

簧言) 詩小雅巧言如簧、孔頴達。  正義:巧為言語、結搆虛辭、速相待合、如笙中之簧、聲相應和。

續罪) 史記須賈曰擢賈之髮以續賈之罪尚未足。  按續、王倚云:贖古通/用。

流惡) 詩小雅:謀夫孔多祖君彦為李檄   洛州文罄南山之竹書罪無窮次東海之波流惡難盡

人生)  左傳人生實難/其有不獲死乎  

銷金) 漢書衆口鑠金積銷骨  顔師古註美金見衆共疑之數被燒煉以至銷鑠江淹上建平王書:積銷金積讒磨骨 

向註言讒之深能銷磨金石之堅   劉鑠詩沉憂懷明發  張銑註沉深也。 

喪文) 論語孔子曰天之未斯文也匡人其如于何!  

何晏註如予何者猶言奈我何也天之未斯文則/我當傳之匡人欲奈我何 

 

  妲己滅紂,褒女惑周。  天維盪覆,職此之由。

  漢祖呂氏,食其在傍。  秦皇太蕭本/作成後,亦淫荒。

 

  螮蝀作昏,遂掩太陽。  萬乘尚爾,疋夫何傷。

  辭殫意窮,心切理直。  如或妄談,昊天是殛。

 

  子野善聽,離婁至明。  神靡遁響,鬼無逃形。

  不我遐棄,庶昭忠誠。

妲己史記殷本/紀紂好酒

樂嬖於婦人愛妲己妲己之言是從周武王率諸侯/伐紂紂兵敗走入登鹿臺衣其寳玊衣赴火而死周武

王遂斬紂頭懸之白旗殺妲己。

褒女)周本紀幽王嬖愛褒姒/褒姒生子伯服幽王竟廢申后及太子以褒姒為后伯

服為太子褒姒不好笑幽王欲其笑萬方故不笑幽王/為熢燧大鼓有冦至則舉烽火諸侯悉至而無

乃大笑幽王之為數舉烽火其後不信諸侯亦不至/申侯與繒西夷犬戎攻幽王幽王舉烽火徵兵兵莫至 

遂殺幽王驪山下虜褒姒盡取周賂而去

天維)後漢書天維/陵弛民鬼慘愴。  西京賦振天維薛綜註維綱也左傳葢

職此) 言語漏洩則職汝之由杜預註職主也。 

食其) 史記后紀/太后稱制以辟陽侯審食其為左丞相不治事令監

中如郎中令食其故得幸太后常用事公卿皆因而决/事 

秦皇) 苑秦始皇帝太后不謹幸郎嫪封以為長信

為生兩子専國亊寖益驕與侍中左右貴臣俱博飲酒醉爭言而瞋目大叱曰吾乃皇帝之假父也窶

子何敢乃與我亢所與者走行白皇帝皇帝大怒懼誅因作亂戰咸陽宫毐敗始皇乃取四肢車裂 

取其兩弟囊撲殺之取皇太后遷之於萯陽𤣥 

螮蝀) 禮/記註螮蝀謂之虹孔穎達正義虹是陰陽交會之氣純

陰純陽則虹不見若雲薄漏日日照雨滴則虹生毛萇詩傳元氣廣大則稱昊天

子野) 李善文選註子野師曠字曉音曲者 纒子董無心

離婁) 孟子離婁篇: 孟子曰:離婁之目、察秋毫之末於百歩之外可謂明矣。 

遐棄) 詩國風見君子不我遐棄。 毛傳遐也讀褒愽毛切音包作薄侯切抔/ 者非食其音異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