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这事发生在火星,麦当一行因国王号的维修和保养决定稍作停留,期间拜访了爆米花星际马戏团的菲力团长,但因那次绑架事件,咕咚萌西坚决不愿在马戏团过夜,麦当只好留下笛亚与咕咚前往火星比较热闹的集市。
    两人找好旅店,决定外出购买生活用品,因为是周末,火星的集市人山人海,不远处的超市突然用扩音器喊起“大减价”,一群购物狂蜂拥而至,麦当和咕咚被人潮挤散。
    “麦当!”咕咚气喘吁吁站在人群外。
    谁知麦当竟跟着购物狂一起冲进超市,“咕咚,这里的面粉是特等的!!!”
    萝卜嘞!我管你面粉是特等还是几等!咕咚满脸黑线嘟着嘴,“本国王才不要挤得一身臭汗。”想着去别处逛逛再回来,咕咚往阴凉的小巷走去。
    火星不愧是太阳系中联盟航线的唯一合法中转站,集市周边大小不一的摊贩应有尽有,咕咚逛得眼花缭乱,不一会儿已经找不到北,忽然背后有个低沉的声音传来:
    “小兔子……”
    “我才不是兔子嘞!!!”咕咚满脸青筋怒吼回头。
    角落里昏暗的地摊上坐着一个黑衣老头,他神秘地对咕咚招手,“不要生气,有好东西给你看。”
    咕咚半睁只眼,没有靠近,可好奇心驱使又不愿离开。
    “你有一个不可告人的秘密吧?”老人一副算命先生的口吻。
    被说中,咕咚紧张地连忙否认,老人笑罢,他拿出一个手掌刚好可以包下的玻璃球,球里面有什么在闪烁。
    被光芒吸引,咕咚迅速凑了过去,“这是什么?”
    “是可以实现愿望的宝石。”老人收起玻璃球,然后不说话了。
    “可以实现愿望?什么愿望都可以?”咕咚想到亚亚罗星,想到约士亚,想到自己原本不是兔子,心情突然阴霾下来。
    老人眯起眼,想着完全把对方看穿便得意地点了头,“是的,因人而异,不过只能实现一次,就是在这个玻璃球摔碎的时候。”
    “多少钱嘞?”咕咚闪着星星眼,想着今天真是走运到家。
    “多少钱都不卖,你可知这个从哪里来?——彩虹海!”
    咕咚泪眼朦胧扯住老人的衣角:“大叔卖给我嘞!”
    老人干咳一声,“就算你出十万,我也不会卖的!”
    “十万零一!”
    “成交!”
    于是,咕咚兴高采烈捧着玻璃球离开了。马上回去找麦当,一路上他纠结到底许什么愿,是让亚亚罗星恢复还是让自己变回人形?
    “还是先变人形吧!”越想越开心,他甚至跑了起来,一口气跑出小巷,由于转弯太急,忽地撞上迎面走来的人,“哇!”,手里的玻璃球一个华丽的抛物线飞了出去。
    “不要!!!”就在声音发出的同时,玻璃球摔到地上,仿佛水花一般溅得到处都是。
    然后,只觉眼前一黑,周围开始旋转,咕咚整个晕了过去,视线最后的画面是一团红色。
02
    这天,红眼罗曼来到火星的集市,之前跟丢了麦当一行,得到银河眼的消息,据说麦当还在火星。就在考虑怎么走的时候,街道转弯处突然冲出一团东西,因为体积太小,红眼没想避开,只听到对方大叫一声“不要!”
    定睛一看,撞过来的是只兔子,分外眼熟——这不是麦林儿子的宠物吗?
    红眼想如果跟着这个兔子,肯定能找到麦当,刚准备靠近,脚下踩到玻璃碎片,突然,一道光芒从下而上,然后脑袋像被吸尘器掠过一样,整个人犹如蜡人一般无法动弹。
    再清醒的时候,视线变得异常扭曲,有个声音在喊,“咕咚!咕咚!快醒醒!”
    咕咚?那是谁,对我喊也没有意义,我又不是咕咚。红眼推开抱住自己的人,“吵死了。”
    被一掌推开,对方也没在意,笑呵呵地蹭过来,“我以为你中暑了,火星实在太热了!”
    这、这不是麦林的儿子吗?红眼皱起眉,谁知旁边一个影子冲过来,“麦当,是我,我才是咕咚!”
    那个影子不是别人,红眼以为是自己眼花,如不是眼花,为什么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人会站在面前,又不是镜子,就算是镜子也不可能,因为面前跟红眼长得一样的人居然用那张扑克脸做出那副哭哭啼啼的模样,简直太丢脸了!红眼意识到一个可怕的问题——难道我跟那个兔子换了身体?
    看到扑过来的人,麦当一脸问号,“乌冬?哦!你要吃乌冬面?那跟我们一起回去!正好买了很多食材!”
    “萝卜嘞!你才想吃乌冬面!我是咕咚!”被咕咚附身的红眼气红了脸,边吐槽边跺脚。
    “咕咚?”麦当指着身下从刚才就一语不发的兔子。
    这小子笨死了!等等,最近麦当老欺负我,现在我可以借机整整他,脑袋一丝坏坏的念头闪现,被咕咚附身的红眼突然咳了一声,“好吧,本国王、哦不,本大人就跟你回去!”
    说完只觉全身打寒颤,原来身下的兔子一直阴冷地盯过来,没发觉气氛不对,麦当一包面粉丢到兔子手上,“帮我拿一袋。”
    真正的红眼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想使用力量,可一动,什么能力都使不出,这!最糟糕的情况!红眼想只好跟着他们,见机行事,而且顺便可以监视麦当,只是这肉球般的手真不方便。
03
    回到旅店已是傍晚,麦当找老板借了厨房,咕咚附身的红眼(以下简称假红眼)走进浴室,同时兔子也跟了进去。
    “你敢碰我身体,就让你死。”刚关门,红眼就低声威胁。
    假红眼叹口气,“我还没怪你,不是你,我的宝石就不会碎,说不定我现在都变回原来的样子了!”
    想来,之前曾踩到玻璃,难道是这兔子用了什么方法,红眼瞪了一眼正在脱衣服的自己,“兔子,你干什么?”
    “洗澡啊!我可是个爱干净的国王!”说罢,假红眼剥起手上的绷带。
    “不要脱!”说时迟那时快,兔子扑了过去,两人一起跌进浴缸。
    这时门被推开,“喂!咕咚……”麦当端着晚餐站在浴室门口。
    “咦?在洗澡,我也来!”边说边把晚餐放一旁,哧溜一会他就脱光衣服,“噗通”一声跳进浴缸,三人大眼瞪小眼。
    首先说话的是假红眼,“笨蛋麦当,为什么连你也进来了?”
    “咦,你知道我的名字?”麦当努力回想,面前这个红发赤身的少年,仔细打量确实似曾相识,“啊!”他这才想起,“你是那个在我肩膀上留下纹身的家伙!”
    以为麦当会说什么,结果假红眼和真红眼两个都冒出“这家伙果然是笨蛋”的想法。
    把麦当赶出去后,假红眼顺便让兔子洗澡,问题出现了,分明是让自己洗澡,对方不配合的态度,让咕咚莫名其妙。红眼那边也是烦恼到不行,明明是只兔子,可是被别人碰到还是很反感。
    两人同时觉得对方:真是麻烦的家伙!
    洗完澡,假红眼哼着歌穿上平常的浴衣,尺寸明显小很多,他费了好半天才勉强裹住。
    一出浴室,麦当一口茶喷了出来,假红眼湿漉漉的头发散发着洗发水的香味,半裸的上身白里透红,脖子上几滴水珠滑落,小号的紫色浴巾让下半身若隐若现。
    “抱歉,我忘记拿衣服给你了。”麦当冲进房,可找了半天才发现只有一件笛亚的衣服在背包,他挠着头拿出去,“我说你就将就一下吧!”
    “萝卜嘞!”假红眼一拳打向麦当,“话说你是什么时候有这件的?”
    这时换了衣服的兔子走了出来,看到麦当一手摸着假红眼的肩膀,一手在扯浴巾,从出生到现在,红眼第一次萌生“想死了”的冲动……他扯过假红眼,“借一步说话。”
    把假红眼拉到角落,“兔子,你若不说解决的办法,我就把你的秘密告诉那小子。”
    听到“秘密”两个字,咕咚慌了神,扭捏了半天最终妥协,“那宝石是我向一个老人买的,现在去找肯定也不在了,你就将就一下,明天早晨我们再去问嘞!”
    想想也只好如此,现在这个兔子身体非常不方便,而且还无法使用能力,万一在外面出了问题怎么办?如是想着,红眼决定今晚就和他们过夜。
    “喂!你们在说什么?再不吃,乌冬面要糊了!”
04
    夜晚,三个人看着床犯难了。因为房间只有两张床,麦当知道咕咚肯定要一个人睡的,谁叫他是贵族,根本没有和别人睡的习惯。
    叹口气,麦当拍拍假红眼的肩膀,“委屈你只能跟我一起睡了。”
    “萝卜嘞!”假红眼把枕头摔到地上,心想,我明明是付钱住旅店的人,居然还不能一人睡。
    麦当拉过假红眼,“来吧!要关灯了。”
    要解释也不是一时半会,眼看真红眼一人躺进另一张床,末了还没事人状轻笑一声。假红眼没好气瞪过去,嘴里念叨,“死兔子!”说完就后悔了,只好自暴自弃钻进被褥。
    半夜,麦当一个翻身扑了过来,嘴里还在“吧唧吧唧”,好像在做吃东西的梦,“好挤!”假红眼再也忍不了,他蹑手蹑脚下了床,看隔壁床上兔子睡得香,他小心翼翼地把兔子搬了过去。
    “罗曼,罗曼!”远处有个声音传来,不知从哪里跑来一只狗,娇小的狗在腿边蹭来蹭去,红眼罗曼忍不住蹲了下来,抱起小狗,那狗倒不怕生,谄媚似的舔起红眼的脸,“哈哈哈!好痒!”红眼推开小狗,可是小狗太粘人,不住地舔过来,红眼感觉脸上全是口水,越来越不对劲,那狗居然开始啃起来……
    “啊!!!”从梦中惊醒,红眼发觉自己被麦当抱得紧紧的,脸上还有对方的口水,顿时心中竖起无数个杀了对方的念头,可是麦当一脸幸福又无防备的脸,红眼的心开始狂跳,这就是麦林的儿子?那个银河眼想要的孩子?其实现在就可以杀了他,可是红眼无法动手,他不知道心中那一点点悸动到底是什么。
    这时,熟睡的人动了一下,红眼僵住身子,只听对方念着“肉包子”一口贴过来,对方温热的唇不偏不倚盖上了兔子的嘴。
    “……”还好是兔子的身体,如是想着,红眼闭上了眼,此刻兔子脸上和耳根泛起的红晕,在月光的爱抚下显得格外可爱。
    次日,睡眼朦胧的麦当从地上坐起,“为什么我睡在地上?”
    “啊啊啊!我怎么又变成兔子嘞?!”
    麦当爬起来看着另一张床上的咕咚,“你本来就是兔子。”
    一个枕头扔过来,“我才不是兔子!”
    “咦?昨天那人呢?”麦当摸摸头,穿好衣服准备做早餐,总觉得昨晚做了很美的梦。
    事后遇见唐·伍德,咕咚把事情前后说了一遍,得知那个宝石并非能够实现愿望的东西,而是银河眼开发的互换身体装置,时效只有12小时,不过因为对身体有害且存在不定因素,已经被星际联盟禁止售卖。
    咕咚自知上了当,也不想告诉麦当,只当用钱买个教训,不过能变成人形一天也算赚了,这么一想咕咚又开心起来。
    那天早晨变回身体的红眼从床上坐起,地上熟睡的人依旧一脸幸福,他越过他的身体,看了看他的唇,不知哪里来的欲望忍不住附下身子,他不知自己的心脏为什么快要跳出喉咙,只觉得身下的人非常可爱,他忍不住抚摸麦当的脸,明明和麦林一点都不像……
    趁着晨光微弱,红眼低头吻了一下麦当,浅浅一瞬的时光,却令人心惊肉跳,我这是怎么了?红眼“唰”地站起,他发觉此刻的自己竟像那只兔子一样开心,“开什么玩笑,我又不是兔子。”
    胡乱想着,红眼离开旅店。心情低落之后又振作起来,毕竟他作为银河眼重要成员之一,必须以银河眼为重,之后如若再遇到你——麦林的儿子,我将以敌人的身份与你相对……
    暗暗下了决心,红发的少年走向远方(呃、少年你走错了,那里是死胡同!!!
    “……”
(全文完) by:鬼祷三一太 2012年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