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風拂過臉龐,絲絲心動,心微起漣漪,靜靜聆聽著美好的生活…

壓抑的夜色,讓人浮想聯翩,一旁落滿

中間鑲嵌著黑點斑的枯葉翩躚搖擺著身姿灑滿池塘,碰撞於水中擴散起一輪漣漪如超聲波在水中傳遞著信息試探魚群在水中的遊動位置…

微微細雨似乎擦拭著衣領邊處,開始劃過後留下斑點零星的雨滴,接著一滴滴慢慢積聚慢慢擴散打濕了衣領直至一場滂沱大雨降至吞噬了整個身體,走在泥濘的小道上感覺像穿著願景村一件從陽臺上剛晾上去還未幹的衣服,鞋子已被地上坎坷的泥地跨步跑動激蕩起的黏稠黃土粘在鞋子邊緣早已失去原有的光澤色彩,髦發濕漉漉隨風隨雨吹散與敲打早已淩亂不堪,像瘋子似地翹起後腿雙手插腰在雨中狂躥跑動…

漸漸逼近的平板房似乎在眼眸裏早已浮現影子,左手抱著頭發大跨步甩動著步伐跳躍式的如馬奔騰式向房屋邁去…

望著屋裏漆黑如一片陰暗的無底洞伸手不見五指,呼喊的聲音在房屋裏回蕩盤旋著不停地反複回響似乎周圍的牆壁如同彈簧壁一聲彈回一聲不停得搏殺著誰也不放過誰,接著亂成一片分不清楚,像是夜盲人碰著夜盲人彼此不信任對方的的來頭最後互相殘殺,身後的領兵跟著打成一片一願景村發不可收拾…

雨停了,一切回到雨前那般寂靜,朦朧的蒼綠樹枝,蒼穹高掛的皎潔月兒,一個人蹲在牆旮旮的位置,刈除著蹲角處的稚嫩生命卑微的小草,苗條的小腰被雨敲打成一片死寂的靈魂早已煙消雲散…

仰望蒼穹,另一邊如褐紅色的晚霞般浮現著亮光,塵埃般的零星光點星星開始積聚起來點綴著浩瀚的夜空,閃閃發亮的小亮光水盈盈的身軀晶瑩剔透高掛夜空,仿佛正積聚著光芒吞噬著整個夜空,枯燥的樹木上蟬鳴聲不斷在耳膜回想,螢火蟲在夜空中飛舞著,像給夜間行走的遊人願景村指點方向,青蛙在池塘“呱呱”送走了來往的遊人,留下背影在池塘邊緩慢漸漸消失,混沌的霧氣早已四處散開,滴答滴答…

池塘邊又跳動起雨滴激起水中的漣漪,跳動著,跳動著…夜依然那麼沉靜,似乎雨不曾來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