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omatic speaking

2014年06月

  早上起床,很是平常的被鬧鐘叫醒,還是很普通很不錯的壹天,跟往常壹樣打開空間,看下朋友們的動態,壹條有關最近熱播的電影《同桌的妳》讓我想起了什麽。

  其實,仔細想想,每個人在年輕的時候或許都會走許多彎路,為什麽稱之為彎路,可能只是因為妳走過,所以才能稱之為彎路,可能是因為妳受傷過,所以才稱之為彎路,也可能是因為妳曾精疲力竭過,所以稱之為彎路……但是對於這些彎路,難道所有人都沒有預見到嗎,好好想想,從自己記事開始到現在,妳旁邊肯定少不了提醒妳少受傷害的人,從小時候開始,父母會提醒妳走路要小心,當心腳下,但是妳卻跌倒過無數次;父母也曾提醒妳不要往危險的地方去,否則會摔傷的,但是看看現在自己的胳膊卻早已疤痕深烙;父母也曾費盡心力的說,孩子,好好學吧,只有這樣咱才能出人頭地,可是,妳捫心自問壹下,妳真的努力了嗎。

  後來,妳長大了。上大學了。離開父母的反復嘮刀了,但是妳身邊總有那麽幾個真心關心妳的朋友,他們關心的不僅僅是妳的外表開心,更關註妳的內心陽光,他們從來不怕妳生氣,總是說些很實在的話,他們從來不怕妳煩,總是通過各種方法對妳好,原因只有壹個:就是怕妳傻傻的不知道對自己好。

  從某個時候開始,朋友開始在我身邊嘮刀。但是,我卻覺得很幸福。

  我不怕誰說話直白,不怕誰狠狠的批評我,不怕誰傻乎乎的罵我,更不怕誰楞頭青似的說:笨蛋我想妳了,但是,我怕妳們過的不好。那些傻姑娘們妳們壹定要過的比我好。

  那些心底的溫暖,是任何東西都換不來,每當想起這些,我就會覺得自己很富有,相當富有。有時候不開心,不想說話時,想想那些說好了要做我伴娘的妳們,我就很開心,說好了要做我伴娘的。

  二十幾歲的人了。該懂得道理誰不懂?但是懂了未必都去做了,妳看那飛蛾撲火,那麽些年了,或許從有火開始,飛蛾就壹如既往的開始因火而灼燒自己的身體,那致命的傷害就擺在那裏,但是還是有飛蛾不假思索的選擇毀滅自己,這種行為加之以人,我給他冠名叫做“慣性”,我給他取名叫做“犯賤”,無休止的犯賤,造就了這世間所謂的癡男怨女的傷,殤,觴。

  面對壹個妳願意付出的人,當妳身邊的朋友都搖頭時,妳卻笑了,那笑裏包含的是妳對他所有的堅定不移,妳很堅定的說:他不是那樣的人,我不會看錯的。當聽到這句話時,我心裏就在想,那些傷痕累累的笨蛋,有誰剛開始就認為身旁的那個人就是壹團火,而自己是愚蠢的飛蛾?有誰肯承認自己看錯人了?

  那些把自己傷的人魔鬼樣的人,都是從最天真的孩子開始的,他們開始很幸福,就像童話世界裏的灰姑娘,壹直都相信,那些白馬就是為他的王子準備的,即使現在沒有,以後的城堡終會屬於幸福,跟面包無關。

  可是,到了後來妳就會發現,灰姑娘始終就是灰姑娘,在童話故事裏,妳只是美人魚,最終結果,毫無疑問的,就是化成了泡沫。

歲月的年輪轉了壹圈又壹圈 生活如似百頁書 夏日裏繽紛之色彩 那些千山萬水,那些地久天長 對人生持有壹顆赤子之心 伟大的母亲 母親已年旬花甲穿針引線顯然不如從前了! 那朵玫瑰,正在凋零。 散發著喜迎蛇年好運耒。 你永遠是那樣的堅強、堅定......


一日又一日 就這樣漫無目的走著 跟著日光走著.
任憑人海來來往往 漫無目的的過活.
我想 我的心還是晴朗的 我想 我還是那個淡泊平和的女子,安分守己的生活,不奢求得到多少關愛,不渴望得到多少榮幸,不計較感受多少快樂。
我也想 永遠沒有歎息的疼痛 永遠只留下清新美好。

四月花開花落 風卷雲舒,青春就這樣如流沙般從指縫流走 過去的如此倔強與輕狂.原來如此荒誕不羈.
我不知道時光少年給了我多少日子 但我的手一點一點漸漸確乎空虛了。。
總會想在空靈停滯在時空內.獨椅幽窗,細細品味

在昏黃的時空內 仿佛還能看到你走過的場景 一步 兩步 三步 繼續向前。
卻沒有回頭看我
有關於你的痕跡 散落了一地

突然的就想逃離有過你的這座城市,我在難過,觸景般想要逃避。
醒來後 看慵懶的姿態對鏡子發呆,仿佛看到迷失的自己在絕望的邊緣遊蕩 就是不肯回去..
習慣點開電腦 點擊音樂 任憑大腦無限自由遐想 。

我早已知道不能擁有 心裡彷徨著 絞痛著。
直至哽咽的說不出話 悄悄的把眼睛閉上..

我十五歲 就明白了這樣的一句話
沒有能回去的感情,就算真的回去了,你也會發現,一切的一切已經面目全非了,唯一能回去的,只是存於心底的記憶。
是的,回不去了 所以我們只能一往直前
你和我 真實的自己都停留在過去,歲月有不動聲色的力量,我卻說愛是一種慢性流浪,我們都不想在風景裡犧牲。
那個存於心底的過去人 給了我們無數張面具 可我們還是會選擇最疼痛的一張去觸摸。

我們就這樣 更換著新的城市 更換著身邊的人 更換著不同的心情去試著遺忘 從心底漸漸抹去。
我們明明知道那些人不值得我們去放不下 不值得我們去為此感傷 不值得我們為之眷戀不已。 可我們仍舊如此,就這樣愛了。
當往事不堪回想。當我們還在斑駁的緬懷那段往昔人不知鬼不覺,悲傷已經陪我們度過了一季又一季。

不是每個人都適合陪你到最後 有的人是拿來成長的 有的人是拿來一起生活的,有的人是拿來一輩子懷念的。
我知道,友情進一步是愛情,愛情退一步卻不再是朋友。
不要期待 不要遐想 不要強求 順其自然,如果註定 便一定會發生。

我沒有主見 我善變 我偏激 我情緒化 我消極悲觀 我不熱愛生活 我不會學著快樂。
就連做什麼事情都要看別人臉色,像我這種人 活著就特別累 。 不是嗎?

政月辰說過這樣的一句話。誰都會害怕,尤其是拿命珍惜的最後什麼也留不住。
像我這種活著特別累的人我也害怕。 陪著我生活了一年多的人,我握得你很緊 生怕哪一點做不好你會離開我。我很無恥的認為只要就這麼一直握緊你,就好了。 可我最後還是什麼都得不到.. 離你的心還是好遠好遠。

花開花落 一切化為塵土時,才發現 連自己也是個過客..
就像我永遠在沙岸行走 在沙土和泡沫的中間,高潮會抹去我們的腳印,風也會把泡沫吹走,但是海洋和沙岸,卻將永遠存在。

我永遠都不知道自己能有多愛一個人 直到最後才發現也是自己的一廂情願,這才知道 自己的愛 是有多麼噁心。
我沒有什麼資格去要求別人感同身受。 我更沒有什麼資格再去要求別人無聊了可以一直陪著我。

我知道,我不是歸人 是個過客。

我像一個拾荒患者 悄悄的收藏起時光的底片,讓它變成陳年私釀。我不晾曬關於你我的回憶。
我想我沒有勇氣承認,真的只剩我一個人了。

有時候我也在幻想 ,有那麼一天我進入你的心裡了。我會不會看到你心裡也會有那麼一絲我的影子殘渣。
我得不到什麼,但是我快樂過 高興過 試著對你,對所有人都微笑過。
我們分開太久 冷漠太久 還是想你。
我試圖觸碰一切你存在過的場景,飄過的每寸空氣,都有一點點回憶。
我要怎麼做,才能夠讓你感覺我的用意。

在我心裡你快樂嗎 快樂過嗎 最親愛的人。
你說過 看得住人 看不住心 你說你從小就知道的。
我多想我們還是朋友,無話不說的知心人。我們曾是朋友,所以沒有分開的理由。
我想我們還會是朋友,永遠沒有可以分開的理由。那壹年,自橫刀門外的刑場旁
幸福是一樹花開
紗窗隙眼中的蒼茫
成醜女しました
一個漂流在輪回時光中的瓶子
自分なりの充実感を感じる
入院中、携帯
人的一生應該像一朵花,不論男人和女人.
怪しい記憶を頼りに
雨中回憶暖人心


時間往來無蹤跡,思緒已乘風而去。
你我只是路上人,雨隨風過情也過。
外面還是如同當年的傾盆大雨,沒有絲毫留下情面的感覺,只是自顧自下的下,風任由的吹。枝頭敵不過那強勁的力量,變得東倒西歪的樣子。無數的雨花降落在地面上,總是濺起那麼的水花,然後又滴落在大地上。
那一年的青春,我們認知了多少,那一年的青春,我們得到了多少,那一年的青春,我們又失去的什麼。
花開花落會有時,只是未到君處。那年在校園的拐角見到了,害怕的重新回過身去,藏在牆後,一直反省我對你是否有愧疚,所以不敢直接貿貿然的見面,卻告誡自己怎會是自己的錯,糾結了好半天走出來,眼前是空曠的,沒有蹤影,原來你一直把自己當一回事,別人卻完完全全的不在意你的一點。
沒有回頭的前進了,心裡多般的糾結讓自己憋屈了。不大的校園來往的都是人。只是不想去尋找身影。
那年的考試路口,遇見了,沒有多說的話語,只是輕輕的瞥了幾眼,或許你還會記得我,或許你會聽說我還愛你的痕跡的。原來空暇想的讓人害怕,還是無趣的獨自行走了。
我會帶你闖蕩天涯,不管海角,只和你到海枯石爛,空如今,一人為旅行的路行走,沒有依靠的肩膀,別樣的尋得一個人的旅行的意義。只是心境的如何,曾經的誓言給了天,給了地,只是沒有承諾的價值。機械般的戀愛,情深深雨濛濛,愛情的開始,花落成紅塵,愛情的結束。
各自環繞著地球行走,那一半地球的你安好與否我不知道,我知道懷裡相擁的不是我,也不是當年的誓言。
可以問青春給我們什麼了嗎?簡簡單單的,美妙的愛情,失敗的結局。曾經幼稚的海闊天空,在矮小的世界裡踏足自己的腳步,世界給了所有,我給了世界所有。僅此而已。
路漫漫。人蕭瑟。拿起行李的那時候,時間就讓我們都分到了各自天涯。或許現在還會知曉你的情況,可是累的去懷戀。
那一年的高考,那一年的愛情,那一年的高中,那一年的十八,埋藏在這肆虐的大風大雨中。分數讓我各走天涯,尋找自己的世界,不去傻傻的等待一些所謂的天涯海角,海枯石爛,一旦走出了校園,一切都顯得天真,一切離我們好遠。
不伸手去迷迷糊糊的追尋,駐足在自己的世界上,尋得一片淨土,種上點花籽,等來時日成熟,陽光充足,爛漫至全山遍地。
那一年,海風吹著發尾,手牽著手的記憶留在相冊定了型。
那一年的青春揮灑的徹底,這一年的青春把他留給自己。那壹年,自橫刀門外的刑場旁
幸福是一樹花開
紗窗隙眼中的蒼茫
成醜女しました
一個漂流在輪回時光中的瓶子
自分なりの充実感を感じる
入院中、携帯
人的一生應該像一朵花,不論男人和女人.
怪しい記憶を頼りに
雨中回憶暖人心

那一年,你翩然而至,用脈脈的柔情,溫婉了我如夢的嬌羞。你說,我就是碧草青青、白霧茫茫中那個臨水而立的佳人,你願為我唱一世的在水一方。
繁華盡處,簾夢依舊;一筆落墨,思念傾城。
總想輕輕的告訴你,你是我素錦年華裏最美的相遇。一座城,一首詩,在最深的紅塵裏遇見了你,從此,我的生命便有了千千闕歌千千念;一份情,一顆心,在最美的時光裏邂逅了你,從此,我的心底便有了癡情深深深幾許……
讓一個人住進另一個人的心裏,是何等幸福的事?微笑在執手間溫柔,想念在寂靜中歡喜,無論走過多少經年滄桑,心中都會存有一份感動,感動於上天的恩賜,讓心靈相識、相知;感動於宿命的輪回,讓世

間有了愛的傳奇。
曾經,我把你的身影,放進窗口,定格為風景;曾經,我把流年剪成時光,婉約青春。站在歲月的彼岸,放牧思想,淺筆靜開,那些走過的夢與癡,笑與淚,便於悄然中呢喃一懷沉香。
有人說,魚的記憶只有7秒,時光荏苒,歲月無痕,其實,很多時候,渴望做一尾自由遊弋的魚,只為那7秒的瞬間會成為永恆。歡愉著,癡情著,左手幸福,右手溫暖。循著時光的馨香,傾聽心靈,流年回眸,清顏凝霜,始終相信,一些情愫縱使零落成泥碾作塵,仍是香如故。
將一絲絲念想,綻放成蔥蘢的模樣,將一疊疊記憶,折疊成泛黃的紙張,青燈,墨香,誰在誰的深情中凝望?誰又在誰的指尖淡走蒼涼?煙雨紅塵,深信:花開不止一季,端坐在心的世界,於思念對望,萬縷柔情,化作一念地老天荒……
或許,情感是打馬而過的時光,總是於不經意間漸漸沉澱,習慣了在一蓑煙雨中靜靜想你,以一幅水墨畫的姿態勾勒深情,千般念,清歌婉轉;萬種情,誰解風情?盈一懷心事,在一闋清詞中行走,那些過往,也便如花,悄然綻放。
很多時候,就這樣靜靜地想:期待,應該是蓬勃盛開的花吧,那縈繞於心頭的念想,即使隔了經年的柵欄,仍會鬱鬱蔥蔥。一花一世界,一葉一

追尋,一曲一場歎,一生為一人。對望,兩兩相知;轉身,無怨無悔,只消得,一季花香,暖到落淚。
吟一闋無邊思念,夢幾回柔情深種,立盡一岸曉風殘月,望斷一涯獨倚欄杆。經年之後,當所有的迷失都在心靈深處暗香盈袖,一種氣息仍會在記憶深處不離 不棄,仿佛似曾相識的繁華,觸手可及。而在這樣一個多愁善感的季節,我用寫滿憂傷的信箋,典藏你的模樣,任雪花如蝶,跌落我的肩上,眺望我們一起走過的美 麗。

The hunt for the lost jet, 有些見不得人的感覺。 感触やその掌中 女人是用來寵愛的 人生は多くの道理 距離が长くな 施政阅覧ニュース 華為是今年第一季度全球第三大智能手機廠商 媽媽的壞話自己聽 大美人們無需為此發愁!

如果一個人喜歡黃昏,那他必定是討厭晚修的人。
我就是很很討厭晚修的人。

黃昏,是一切工作都應該結束的時刻。在這一 刻,人們都可以回到自己的家,暖暖得吃上家人煮的飯。主婦們會炮製一鍋令全家人心動的靚湯,放上一兩枚蜜棗,紅蘿蔔,玉米,豬骨,馬蹄,滿滿地煮上一個小 時。又或者是單純的清湯,冬瓜,再加幾枚幹的冬菇或者是草菇,煮出來同樣是香氣襲人的,誘惑每一個歸家的人。經過家門口時總聽到“炸”的一聲,那是菜剛下 鍋的聲音,加兩滴老抽,辣椒末,茴香,便會又使一陣香氣從煙囪夾雜著白氣冒出,成為一道獨特的風景。
廣東的人們喜歡每天洗澡,喜歡用香皂的,用沐浴露的,每一家每一戶一到黃昏都會飄出淡淡的香氣,大街小巷都充溢著這樣的味道。
但是,無論是怎樣的味道,都在提醒著我們,是時候歸家了。

家 裏有兩輛單車,而我是喜歡在這個時候騎著其中的一輛兜風,但從來不敢騎遠,那時還有一只黑色的土狗跟著我,無論我騎到哪,它就跟到哪,不嫌累,但一回家便 大口大口的喘氣,這時的自己是十分滿意的。後來的後來,這只每只蹄子都有黃色斑點的土狗不見了,也是被人偷走了,在中國,狗不見了,那就只有一個下場—— 成為中國人餐桌上的肉。後來親戚送來的兩只狗,也深得人喜歡,卻再也不會跟在我車後奔跑。

重要なのは 见て潮流する 宣傳工作僅是政工的一個部分! 感覺時間過得是那麼的快。 心底的一簾幽夢 眼睜睜地看著你走了! Iran is often seen as the enemy and has seen us as the enemy

このページのトップ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