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omatic speaking

2014年07月

許我一世柔情

溫馨的季節,我用真誠的心與深邃的愛,如影隨形默默陪伴在卿的左右,用感恩的筆和墨,用滿懷的深情寫下世間最美的故事。茫茫人海,紅塵相遇,如此唯美,停留處,心緒滿懷,墨為誰香,與你相逢,別無所求,只希望時光走的慢些,再慢一些。。。

你的影子一直默默陪伴在我的身邊,我用滿懷深情感恩的筆觸寫與你相遇最美的故事,用墨香薰染內心最深處的靈魂。擁著你的溫柔,在童話般的夢裏不願醒來。一彎幽月一簾幽夢,

我的心依舊在夢中伴你隨行,一路存著那份美好,留戀你精心為我建造的夢幻天堂。用心感受著有你的快樂,一朝相遇,在你的注視中,傾我一生的美麗。你溫柔飽含深情地話語時刻在我耳畔想起,許我一世柔情,令我感動迷戀。在這溫馨的季節,我用真誠的心與深邃的愛,也如影隨形默默陪伴在卿的左右,用感恩的筆和墨,在紙上綻開一朵朵蓮花。就在花開的瞬間,一切已然命中註定,誰也改變不了什麼,但我仍舊堅守著那抹對你刻骨的思念,只因為你許我一世柔情的承諾,你若不來,我不盛開。

是女神的風采

你,非常勻稱的身段,撐起藍色的職業裝,顯得那麼有氣質和職業感。在與眾比較之下,你那瓜子造型的臉頰,把下額襯托得更加有輪廓,你沒有嬌柔造作的故弄風騷,更沒有紅衣女人的奪目鮮豔,而是素顏質色,自然流露友好的笑意。猶如足下的牆微花,在眾多的花前月下靜靜地散發著自己獨有的暗香,啊! 這也許就是窈窕淑女的迷人之處。

教室裏,你坐在最後面,而我卻坐在最前面,休息時間我情不自禁向你張望,甚至拍下了你的倩影。彼此之間仿佛相隔在大海的彼岸,無法靠近一樣心系著,惦記著……學習結束了,大家忙著奔赴各自的崗位,那天下午,你站在大門似乎在等待誰,路過的人匆匆與你道別,而你隨意聲聲問候著大家。心思卻在另一處棲息,可惜的是,我們沒有同桌,沒有更多的交流,甚至沒有來得及道別,或許怕分別時的味道,似乎隔得很遠,很遠……

不過我要讚美你,因為你,我感到振奮而又為之動情,因為你有超強的毅力從事保險銷售十來年,把業務做的非常好,當我與你交流工作上的酸甜苦辣時,是你的業績驅趕了我的困惑和情感,增長了幸福的翅膀飛翔在屬於自己的天空。因為你,我又一次得到了審視一種天賦之美。

因為你,我湧出許多動人的詩篇。因為你,我找到了屬於自己聖潔的夢中女神。你是一個貌似簡單的女人,你不會去追趕時髦醉心於新潮,卻又醉心於著裝簡潔而得體,樸實大方的英姿令人顧盼。從不用過度的裝飾來張揚自己的風采,卻在看似不經意間顯出濃濃的女人味兒,讓人賞心悅目。

 只是突然的,想寫下我現在所想罷了。

  頹然地躺在床上,慢慢合上疲憊的雙眼。漸漸的,世界越來越模糊,黑暗越來越清晰,今日那壹刻揪心的疼痛,再次如潮般襲來。

  其實壹直不想做什麽決定,只是怕日後無法後悔。但時光的腳步始終逼迫著我,它將回憶充斥了我整個世界,而我明知這是毒品,卻無法自制般觸碰。是我的心靈太過脆弱,還是回憶中的人太過特別?

  想起曾經的承諾,曾經的笑語,曾經的玩笑……淚、再壹次無情地霧濕了我本就模糊的視線,最後化為指尖上的點點星光,將思念無止境放大,直至溢滿整個顛沛流離的時空!

  那青春的故事,我再也無力去翻閱,也不再執筆寫下續集,無所謂般的任它被時光的塵埃壹層又壹層的掩埋,因為我不知道接下來的故事會帶來怎樣的痛徹心扉。傷痕累累的我,已經禁不起命運的捉弄,上天的玩笑。

  壹直在用文字承載著這些時光,無論是尷尬的、美好的、痛苦的、揪心的,甚至是陌生的,都被我壹壹記錄於永不褪色的字裏行間。或許多年後我和故事中的人再次相遇,已成陌路人,只會在匆匆的人潮中擦肩而過,但我仍然不後悔,因為他們曾經涉足過我的世界,留下過無法撫平的凹痕。

  窗外的夜,還是壹如既往的深沈,幽深的那麽迷離,無論是今日還是昨日的繁華,都將被黑夜壹壹洗凈,不留壹點兒痕跡。在這樣的洗滌下,我想:明日醒來,再親密的人,恐怕也只能成為彼此生命中的壹個過客,壹個陌生人。

  其實所謂臆想無非是主觀想象罷了,將自己拘於壹個假定的世界,化身為主角,闖進壹個故事中,而故事的情節,便按照自己的主觀來發展。

  大多數人總是希望結局是圓滿的,否則就會天真的認為這個故事並沒有結束,應該還會有續集;殊不知,還有壹小部分人則是以悲情痛苦為結局,因為只有悲傷和痛苦才會讓他們感受到這世界的真實,壹種悲傷的“快樂”,壹種痛苦的“幸福”。

  而我,恰好是後者……我有想過那圓滿的結局,如果我們各退壹步,或許,我們還如初識般天真得沒有任何假設;或許,我們還如初識般將快樂填滿彼此的心靈;或許,我們還如初識般互訴衷腸……可惜那只是如果!如果的如果只是如果!

  不知從何時起,我那熾熱的心靈,被孤單的寒冷澆灌得只剩下了麻木和痛苦,再也承受不住黑夜的侵襲,對人世間的世態炎涼不聞不問,只是久久沈醉在過去,不肯醒來。

  夜色越來越深,開始步入午夜的時段,清夜停止了淺唱,風兒停止了舞動,就這樣,整個喧鬧的世界突然的安靜了下來,迅速得沒有任何前兆。心中的思緒也隨著這突然的安靜慢慢開始沈澱,不帶任何紊亂的情感。

  面對將要離開的人,越是珍重,越想挽留,卻越是無法左右其方向,這算不算是壹種可悲,壹種無法逆轉,卻又無法舍棄的可悲?

  其實真的不想放手,別過身說再見,留下壹個落寞的背影於那壹副蒼涼永恒的畫面。可是,我還有什麽理由說服自己?

  或許,在未來的某個時刻,我們都已經將彼此埋葬成最無法觸及的記憶;或許,在過去的某個時刻,我們都早已知道今天的結局,卻只是遲遲沒有想到會來得那麽快,那麽——難以割舍!

お客様が通る 象の守護荷の少年 私は好きを支えていて 軽吟一段水墨年月 平行には現実に 請不要從別人的眼裏認識我 身體之語,可否告訴我 如今的百草園 當她讀懂是否已熱淚盈眶? 化作了雨後草原的那道彩虹

このページのトップ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