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愛的長路,找不到停靠。還是嗅著孤獨的味道,nu skin如新攜著寂寞的等待踉蹌前行。尋覓忽然是那麼遙遠,渴望忽然是那麼強烈,真實忽然是那麼痛苦。可,這樣,依舊擋不住愛的引力;它就像一個巫師,施了些你無法抗拒的魔法,讓你知道這是種折磨,卻又難以擺脫。

愛像三月陽春,愜意迷人。一場綿綿小雨過後,盡是柔情;愛像秋月無邊,惹愁傷感。片片枯葉零散過後,盡是不捨。愛就是四季,我們無法躲過一場雨,我們無法躲過落幕的空白。只能在時間劃出的場地,看著擁有,看著失去,看著擁有,看著失去,周而復始。這種方式很枯燥,但我們卻從不會​​說不,因為我們早已習慣愛的存在。

愛與痛是對等的,當愛便痛,當痛便愛。其實我們都是最好的演員,每分每秒都在上演著一場場痛愛。但奇怪的是,看不到我們痛苦的表情,牛欄牌奶粉似乎還很樂意地去享受這種痛。或許這是因為我們心裡都有童話,都有個白雪公主,都有個青蛙王子,所以那怕紅蘋果再毒,依然會去嘗試。

這些年來,與其說是遇見愛,倒不如說是被愛糾纏。很多人的出現,以為是愛的開花,以為是愛的結果,誰知到頭來都只是一場場漫散著回憶的遊戲。現在,真的是有點累了,想想好地休憩。可那顆犯賤的心偏偏與之作對,愚昧地去相信真愛的存在,執著地去等那名最真最簡單的女子出現,爾後讓她化身天使,打敗那躲藏在心底最潮濕的一隅的魔鬼,解救那被孤獨和寂寞捆綁的靈魂。我的這顆心,愛或許對於它來說是膜拜的,只是它並不知道,它這種盲目的膜拜,是把我推進煉獄,是讓我在滾滾油鍋裡烹煮,是不顧我痛苦的呻吟,是忘記我掙扎得快無力,甚至說它不知我是否還活著。

玫瑰花的原色不是紅的,它是種進人們心里之後才開始變紅的。它用身上的刺攝取著最好的染料,卻不知道每一片色彩鮮豔的絢麗都是每一滴血的痛。我的心也一直種著這麼一株血玫瑰,用真給它澆灌,牛欄牌回收用誠給它施肥,盼它茂盛成長。然後,某一天,某個地點,遇上某個人,摘上一枝,或是一束,送予她,告訴她說:這就是我的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