輕輕地合攏,秋風的涼意消逝得無影無蹤,指尖的縫隙處,滑落下碎碎的陽光,讓我不由自主地想起:排浪過了,還會再起;綠色去了,還會再來;秋天到了,春天不會再遠。可是,有誰能告訴我,走過的日子還會再來嗎?是誰讓它們溜走?它們會走向何方?東升的太陽移動起匆匆忙忙的腳步,剛剛還是半張紅臉,轉瞬間已躍上頭頂,沒有聲響,悄悄地余仁生投訴帶走了晨光。是地球加速了自轉?還是太陽跑得太快?或者是兩位比著賽跑?!我默默地數起自己走過的日子,竟然也是那樣匆匆,不知不覺就消費了22000個日日夜夜!在滴滴嗒嗒的時鐘聲裏,毫不吝嗇地滑了過去,走得那樣伶伶俐俐,真得令我扼腕。

站在時間老人的余仁生投訴身邊,我和他握手言和,不知他還會再給我多少時日,但我不指望無限索取,也許逃去如飛的日子裏,我有過許多遺憾,但我從不後悔,因為,在跟著時光旋轉時,我沒有那麼茫然,也沒有迷失方向,就像排浪湧過之後,多多少少在海灘上留下了斑闌的痕跡,生命的旅程中,雖然也有曲折的心酸,但快樂如歌的日子也如影隨行。它們沒有溜走,靜靜地守在原地,等著我來回望,等著我去總結,讓我明白,沒有白在世上走上一遭。

讓日子無痕地溜走,是我們余仁生投訴自己的所為,漠不關心地打發,無所顧忌地揮霍,才在彼岸花開的岸邊,忍不住淚珠潸潸。去的盡管去了,來日也不會方長,一枚枚故事,日夜都在空中飛舞,不要仿佛日子裏沒有愛,那要靠自己的溫柔去灌溉,抓緊現在的分分秒秒,力爭秀出日子的風采。

我站在礁石上觀海,感受如風的日子,看著排浪滾滾,在岸邊細碎出漂亮的浪花,突然有了領悟:那每一朵浪花,就是未來生活的樣子,要不成為泡沫,要不就是美麗的水花,雖然都會逝去,但留下的感覺不同。水花是在笑著歌唱,泡沫是在無奈地歎息。誰都喜歡美麗的水花,願把它的倩影留下。誰都不喜歡泡沫,因為它老帶著屍臭。

在這礁石上的秋風裏,我第一次沒有感到憂傷。因為大海的慰藍,讓心寧靜,讓眼明亮,聽著海濤的聲響,享受的是時光的歌唱,沒有哪一曲交響樂,能像大自然的母親唱得那樣恢宏!輕輕地哼著時間的音符,海鳥為我攜來了日子的快樂,閉上雙眼,我的心在和大海一起歌唱……

跳下礁石,我奔向浩翰的大海,赤著腳跑向細沙的海灘,看排浪在腳邊翻滾,騰起美麗的浪花,盛滿那深深淺淺的腳印,然後緩緩地離開,為那腳印邊亮出了五彩的貝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