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紅的太陽高高的掛在天空之上,將毒辣的陽光灑下,大地已然被烘烤成了一個炙熱的大火爐。再看萬裏天空,白雲卻隱匿無蹤,連些許清涼的微風也成了奢侈品種。艱難的抬起沉重的腦袋,勉強睜開疲乏的雙眼,舉目望去,全是風沙走石的天下,想尋一處濃蔭之所以避暑的希望也隨之破滅。腳下的沙子滾燙滾燙的,腳板好似已被烤成了肉碳。舔了舔幹澀的嘴唇,狠狠的咽了口唾沫,還有最後的一點存糧,不知能否挨到走出這絕地沙漠。使勁的抬起似有千斤重的大腿,隨即邁開步伐,步履蹣跚的向前走去,猶似一個三歲的小孩走路也有部如。“活下去,只有走出這裏,才有希望活下去。”

沒有綠蔭,沒有白雲,最後只得無奈地將自身暴露在毒辣的陽光之下。仍舊艱難的邁動著雙腿,緩慢的前行著。但求頭頂之上的陽光別那麼快將我的汗水蒸發,留有餘力,我不要在這荒無人煙之地被火辣的太陽烤成肉餅、被風沙無情的腐蝕、就連最後一身白骨也得隨驟烈的狂風化作滿天灰飛,我要活下去。幾日前,我唯一賴以生存的地方一隨之破滅。洶湧的洪水似一頭無匹的洪荒猛獸,夾帶著滔天的氣勢,以橫掃一切的姿態狂猛而至。失去了攔路之虎————茂密而又遼闊的叢林。它更加的毫無顧忌,所過之處,再無完物。洪水攜帶這被它摧殘的所倒下的廢墟以及無數的生靈浩浩蕩蕩的遠去。洪水退去,漫天的風沙卻接憧而來,頃刻之間,最後的家園也難逃被淹沒在塵埃中的命運,


僅有的存糧也被突來的狂風刮走了,更是把吹起得細沙將我除了頭部以外全部掩埋了。我想,我的路程也到此結束了。緩緩地閉上雙眼,眼前突然浮現出一幅又一幅的畫面:綠草如茵,藍天碧水,一望無際的大草原,牛羊馬兔,應有盡有。還有高聳入雲的參天巨樹,也有那好似橫亙於天地之間的巍巍青山,更有一群祥和的人們的一派載歌載舞……“天堂嗎?”我想這會事我在這世上最後的一句話語了,生命已走到了盡頭,那傳說中美麗的天堂卻是無緣相會了。一滴滾熱的淚水從眼角滑落,死了不也是到了天堂嗎?人類啊人類,我們的家園原先不就是一個美麗的天堂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