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我來說,責任和重擔一樣。身上所擔負的責任瑪姬美容集團呃錢,一點都不輕,我是家里的頂梁柱,但我不是棟梁之材,所以我沒有足以可以支撐整個家的能力,這是我有愧于作為一家之主頂梁柱的角色,盡管如此,如新香港對我來說沒有替身,無論如何生活的大舞臺還得自己把她演完,演好演不好恐怕都必須正視必須面對了。負擔對我來說沒那么重,生活也沒那么難,困難同樣沒那么多,問題也不是不能解決,關鍵還是看精神意志,我應該多加強這方面的凝聚力。說負擔,現在也就是兩個孩子的教育,是件大的開支,到目前還沒有體現出來,暫時不足掛齒,畢竟還能承受得了。至于贍養老人,恐怕我不得不說,我不是個便宜怪的人,但也說不上得了便宜賣乖。我覺得以我目前的年富力壯,養家糊口,不應該感到負擔的存在,過上體面的生活是我感到壓力的地方,因為以我目前的實在不足以過上富足的生活,但是衣食住行尚能保證,所以負擔還勉強承擔的起來。

   寄生,依戀,喪失,自主。

   我的家庭是個大家庭,如新香港之所以說是大家庭,是因為人口眾多,有十口之多。三代同堂,上有健在的奶奶,中有父母,下有兄弟姐妹六七人。我們這一代恐怕是姊妹最多的一代了,這是我們這一代人最為集中時代了。幾乎每個家庭都會有幾個孩子,至少也有兩個。由于人口暴漲,所以在我們小時候就能感受到計劃生育的嚴峻形式,曾記得家庭為躲避超生罰款,父母帶著我們東躲西藏,為逃避政府的經濟制裁,過著恐慌不安的生活,本不富足的家境生活,更是雪上加霜。過的非常艱難,捉襟見肘,少吃缺穿是哪個時代給我最深刻的印象,盡管那個時候我才六七歲,至今記憶猶新。也許那個時候大家的日子都不好過,正處于饑貧的年代,我雖然年齡尚小,但我依然能夠感受到,父輩們辛勞和受苦受累契而不舍的為家庭努力奮進。

  這樣的日子好歹沒有持續多年,在我們大概十歲的時候,生活逐漸有了改變,只記得的吃的穿的已經不再匱乏,溫飽問題得到了根本的解決。可以說我們這一代趕上了好時候,改革的春風吹響了祖國大地,到處出現了一片欣欣向榮的景象。隨著生活條件的改善,也隨著我們年齡的逐漸長大,家庭也開始邁起矯健的步伐,如新香港向著小康的生活前進。幾個姐姐也都相繼在父母的功夫不負有心人的付出努力下,考上了大學,有了自己的工作,一個個也開始成家立業,我們家庭在不斷壯大。盡管像細胞一樣,開始出現分離,但還是處于一個系統中,親情血濃于水是隔不開血脈關系這道網。所以現在我們家人關系非常融洽,互幫互助,理解包容,聯系密切,相處的非常和諧穩定,其樂融融依舊。如新香港生活在這樣的家庭氛圍了感到的是幸福是愉悅,自豪感溢于言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