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聯是方塊漢字獨具的一種功能,世界上其它文字皆不能為之。因其形式新穎、內容活潑,嬉笑怒罵皆可入聯,自問世起便為群眾所喜聞樂見;而其修辭方式更是多種多樣,諸如拆字、重複、疊用、諧音、嵌字等等,更是把漢字的造字、組詞功能發揮得淋漓盡致。中國從五代時期出現第一副對聯後,很快在民間風靡開來,上自皇宮、下至蓬門,千百年來長盛不衰。先是過年貼,後來因為它雅俗共賞,迅速普及到各個領域,人們的日常生活幾乎處處離不開對聯。舉凡滿月、生日,升學,婚嫁、上壽、喪葬,過節,開張,慶典,開會,廟會等等無處不在。對聯創作更是如恒河沙數,湧現出很多傳世名聯、佳聯。

人們公認作為張貼的對聯出現在五代時期,然而它的表現形式還要追溯到更早。漢賦發展到魏晉南北朝時期,漸漸形成了駢體文這種文體。其主要特點是以四六句式為主,講究對仗。因句式兩兩相對,猶如兩馬並駕齊驅,故被稱為駢體。在聲韻上,則講究運用平仄,要求韻律和諧。如初唐詩人王勃那篇膾炙人口的《滕王閣序》,通篇用駢文寫成,隨便拈出其中任何兩句都是現成的對聯。如:“老當益壯,寧移白首之心;窮且益堅,不墜青雲之志。”“屈賈誼於長沙,非無聖主;竄梁鴻於海曲,豈乏明時。”

到了唐代,格律詩發展成熟,如七律詩中的頷聯、頸聯(第三、四句和第五、六句)皆由對偶句組成。如熟知的李白《登金陵鳳凰台》:“吳宮花草埋幽徑,晉代衣冠成古丘。三山半落青天外,二水中分白鷺洲。”而杜甫的《絕句》:“兩個黃鸝鳴翠柳,一行白鷺上青天。窗含西嶺千秋雪,門泊東吳萬里船。”共四句,乾脆就由兩副對偶句組成,現成的對聯。因此到了唐末五代,對聯的出現就水到渠成了。撰寫對聯,離不開詞組,因此熟練掌握一些詞彙,熟知一些詞組的詞性結構,是正確寫作對聯的前提。詞組結構不外乎主謂詞組、偏正詞組、動賓詞組、聯合詞組、同位詞組、後補詞組等。而許多意義相近或相反的成語、可以成對運用的固定詞語等,就是現成的對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