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殘破,猙獰。吞噬了最原始的美好。可我依然守著這夜,守著如此的不堪和頹廢,甚至,我從來沒有期望這一切結束也許這樣的方式,更貼近心裡的感受,也許這樣的方式,才是最真實的生活。天暗下來,黑暗在瞬間就包裹了一切,也吞噬了一切,包括白天的煩悶,枯燥。我享受著這樣的黑暗,也享受著如此的寂寞。

音樂,依然只有音樂,可是此時此刻,沒有一首歌,能唱到我的心裡。我一遍遍的告誡自己,淡定,淡定,淡定。可是那麼簡單的兩個字,要用實際的行動來表達,卻是那麼困難。就算是最有效的方式,也無法讓我淡定下來。反反复复敲擊同樣的字,卻總是找不到答案。用冷水,把自己從頭到腳澆是透心涼,可那涼意,怎麼樣也泛不到心裡。回望這個白天,自己跟個世俗的怨婦沒有任何區別,再回望從這個白天到黑夜,我依然是個世俗的怨婦。

接到一個電話,眼淚無聲的就流了下來,我不想哭,我覺得那不是屬於我的風格,可是眼淚,不爭氣的眼淚,比我更倔強,比我更固執,它執意要用這樣的方式來表達我的思想和感受。再接到一個電話,眼淚依然無法抑制。沒有出息的自己,難道在短短的瞬間真的就變得那麼柔弱?我找不到答案。

想家了,想心裡想著的那個人了。到底,我還是沒有真正的長大。看別人的傷感,聽別人的故事,流自己眼淚,也許這樣的我,是可悲並且可笑的。不知道,什麼時候我才能真正脫離這樣不健康的情緒,也許,只有我脫離了文字,真正的把文字帶來的傷感從心裡放下,我才能做到真
正的快樂、陽光。
但願,這些空泛的文字,不要傷害到那些關心和愛我的人們。也許,在你們的意念中,我應該是那個快樂生活,快樂工作,快樂潛心於文字的天使。但是很遺憾,我到底做不了天使,我會為花開歡笑,為花落流淚。我會沐浴陽光笑看春來萬枝綠,也會在寒風中看落葉紛飛淚流滿面。
親,如果愛我,請包容我的脆弱和孩子氣。如果不愛我,請忽略我的任性和無知。一切,如風過無痕。等我陽光時,再來接受我的擁抱和歡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