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04月

冬去春來,楊柳吐綠,溫暖的春風吹綠了一望無際的麥田。吹皺了靜靜流淌的河水,河畔垂柳舒張開了枝條,黃綠色的枝條上抽出了芽孢,在微微地春風中輕柔的拂動,就像一群身著綠裝的仙女在翩翩起舞。路邊的花樹含苞待放,迎春花露出嬌羞的笑臉。地裏的小草探出了頭,大地穿上了綠色的新裝。我感歎!春天的顏色真是五彩繽紛,太陽是紅燦燦的,天空是湛藍的,樹梢是嫩綠的,迎春花是嬌黃的難怪詩人愛吟詠春天,畫家愛描繪春天,因為春天是世界一切美的融合,一切色彩的總會。我很奇怪,這五彩繽紛的色彩為什麼會不約而同地選擇春天來到大地?
我隨手扯下一枝柳條,放近鼻間,輕輕地嗅著,一股股清香沁入肺腑,仿佛生命也綠了。走在春光裏,眼前的花草樹木,猶如一位阿娜多姿,淺笑盈盈的婉約女子迎面走來。這讓我聯想起《雨巷》中,惆悵幽怨的江南女子,穿一件月白色的旗袍,結著一身丁香花的芳香,踏著細碎的步子,撐著一把綠油紙傘,輕輕地走在煙雨朦朧,悠長悠長的雨巷裏,那人、那情、那景,真是酒不醉我我自醉。
說起江南還是許多年前的一次邂逅,時至今日還讓我記憶猶新。陽春三月,當北方還有些春寒料峭的時候,長江以南則已經鶯飛草長,滿城花香了。江南的古鎮,小橋流水人家、煙雨石板古巷。江南的美景數激光去斑不勝數,杭州的巷、蘇州的園,周莊的橋,揚州的瘦西湖,還有水鄉那款款清流和小小的烏篷船。江南是多少文人墨客嚮往的地方,那樓臺香榭,那蘭亭樓閣,讓多少著名的詩人,名人、才子佳人,留下讓人感歎不已的唯美詩篇。晚唐詩人杜牧這樣描寫江南的美景: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樓臺煙雨中。後有詩風清麗的詩人,韋莊這樣寫他對江南的感受:人人都說江南好,遊人只合江南老。春水碧於天,畫船聽雨眠。壚邊人似月,皓腕凝雙雪。未老莫還鄉,還鄉須斷腸。女詞人皇甫松則從女性的視角為我們描繪了江南:閑夢江南梅熟日,夜船吹笛雨瀟瀟。人語驛邊橋。江南景致究竟有多好?有個故事可以說明:南北朝時,陳伯之叛梁北逃,他的好友丘遲竟以書信相勸,信中寫到,暮春三月,江南草長,雜樹生花,群鶯亂飛。這句話引發了陳伯之的思鄉之情,終於回梁。
江南出才子,江南有佳人。明代著名畫家、文學家、詩人唐寅(字伯虎)的故鄉是蘇州,他的經典詩 作。《桃花庵歌》是唐寅詩詞中最著名的一首,全詩畫面豔麗清雅,風格秀逸清俊,音律回風舞雪,意蘊醇厚深遠。雖然滿眼都是花、桃、酒、醉等香豔字眼,卻毫 無低俗之氣,反而筆力直透紙背,讓人猛然一醒。唐寅詩畫得力處正在於此,這首詩也正是唐寅的代表作。唐寅不僅詩寫得好,他的畫在中國歷代畫家中,唐寅知名 度最高,他的名字婦孺皆知,唐伯虎”三笑“點秋香,成就了一樁才子佳人的美好姻緣,在民間廣為流傳

      你還是在手捧書簡,撥動鑽石能量水電解水茗葉的時候倏地看到了暖暖的淺色鵝黃。放下書裏混亂的思念、陽臺上被鋪的滿是溫柔、茶杯裏浮沉遊弋茗香、套著耳機漫散的絲竹 樂、踢踏著懶惰的拖鞋、格調什麼的也都混搭一氣——就連那只躺臥的貓也不正眼看人。你沒好氣的說了句:不然和我踏春去,誰叫你那麼調皮。
  這次可不要尋遍未果,七頁在心裏嘀咕。特意的桃紅色帆布鞋恰到好處的迎合了你鼻尖的一顆痘痘。柳條細碎了的陽光重新點綴一次像極了你很久以前夢 裏的那次撒嬌。所有的歡快就像是水裏的鴨子追著另一只,天也變得那麼藍水洗了一遍似的。而你嘟著嘴說那只風箏飄得那麼遠單反要怎麼對焦。脖子上的圍巾有絮 兒直擺,被你一次又一次拉平了去。這麼會較真的你,偏偏要說那麼些人 寫的浪漫
  都抵不上橋上的那倆雕塑,仔細一看原來是影子這會兒正好抱在了一起。
  我知道自鑽石能量水電解水己不喜歡連拍的效果是因為每一次定格的畫面都是獨一無二的,就算是連起來也不會有各自立體的可塑感。你按著快門哢嚓個不停:一個小孩的 鞋子占了泥土清新的感覺就還像是滴著水一樣、這一枝開的花苞沒有盡一個相同的虛化的很不錯、一對老頭老太太還在牽手的影子、水面上錦鯉吃食的擁擠,還有那 麼多。
  這瓣花裏包含的蕊兒這是嫩極了,甚至不敢用手觸一下。 呼吸變得也細膩很多,旗兒展動孩子們臉上的笑容。鞋縫裏夾雜的泥土都好似新生兒一樣地柔軟,草地沒來得及鋪滿,蝴蝶也很少只有幾只風一吹也跟著動起來。劉 海裏的芬芳跟著風肆無忌憚的亂竄。陽光裏、風裏都和諧的像一個不勝驚擾的姑娘。一說姑娘就被你白了一眼。
  我問怎麼才能拍得到陽光, 被靈機一動的你拉去了長安塔的一處陰涼裏。悄悄地給了一個猝不及防的吻,說看這裏。原來與陽光有關的一切想要看得清楚就得在暗影處。忽然覺得春天的今天原 來是在手裏的:河騰的平靜,水流的恬美。倒影裏有一個一樣美好的世界,而且有你也有我。你想幸福的看著他們——所以幸福給他們看。這一切又是陽光給予的 ——是:“春天的陽光”你糾正道。
  班裏那個腿有點問題的女生小時候就告訴你,陽光是一粒一粒的。現在我也覺著是了:水面的波浪裏泛動著不止一粒陽光被風揉的細碎四散開來,伸手一摸還有溫度呢。山坡上還有一群玉蘭,眼睛一亮:我要去拍,那是潔白一樣的顏色。你那麼喜歡,走的時候我摘了一瓣玉蘭。
  媚陽不魅。回來的路上被你一直念叨。所以我還鑽石能量水電解水想:明天該曬被子了呢?

↑このページのトップ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