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我踏上回家的班車時,找一個安靜的靠著窗的位置坐下。從坐下的那刻,轉向窗外的視線就再也沒有離開過。車子在緩慢的行駛著,而我忽略了它的速度,也忘了瑪姬美容集團呃錢往日回家時急切的心情,更是忘記了車裏難聞的令我作嘔的汽油味。我的眼裏只有窗外,只有那窗外的世界,窗外的綠。

前段時間回家,路旁的樹木還是光禿禿的,讓人覺得有種可憐的心疼。如今,天翻地覆的變化撞進我的視線裏,衝擊著我整個視覺神經。那些綠,參差不齊。從鵝黃綠,淺綠,淡綠,鮮綠,深綠,再到濃濃的墨綠,一應俱全,簡直就是滿綠全席,真是令人大快朵頤。我看的捨不得眨眼,心中的歡喜實在藏不住,嘴角輕揚地傻笑,驀地回頭看見旁邊坐著的人用怪異幾近害瑪花纖體的投訴怕的眼神看著我,這時我才不好意思的紅了臉。心中簡直要樂翻天了,真想所有人都向我這般笑著,而不是看自己手中的手機,東倒西歪的昏昏欲睡,大好春光就這麼白白的浪費了。而且,還是全程免費的。

一路上,自然向我展示了它無與倫比的魅力,勝過那繁華萬千的霓虹閃爍,車水馬龍。隨著車子的前行,會不時看見坐落在路旁的人家,總會有三三兩兩的人家,門前種著一株桃樹,此時桃印尼女傭花開的正豔,愈加地點亮了這片綠色,也明媚了那青瓦白牆。我是喜歡帶有瓦片的房子,尤其是青色的瓦,更是偏愛。記憶中的小時候,我家的房子是紅色的瓦,隔壁大娘家的房子是青色的瓦,那時就懂得羡慕,沒有原因,就是喜歡。因此,常常站在院子中間,抬頭看我家的紅瓦和隔壁的青瓦,或在陽光下,或在星空下。

當車子開到無人家的地方時,那綠更加的濃郁。綠的片片麥美容中心田,連綿不絕;綠的白楊樹,挺拔有力;綠的小草,搖曳生姿。僅僅就這麼看著就歡喜的不知該如何是好,我想那刻我的血管裏流淌地是綠色的血液,它們在我細細的血管裏跳躍奔騰,我只要輕閉雙眼便可感受到那汩汩流動的綠色血液,只要我輕撫自己的手腕便可以感受到那股力量,強勁而有力。我將這些綠,盡收眼底,幻化成一道無形的氣藏進心底,迴旋過後融入我的血液,自此以後再不離開。

我在車裏看著車窗外的綠,我想起那藍色的海。那海,我今生不知有沒有機會去親眼看一看,但我卻擁有一片綠色的海,在眼裏,也在心裏。不會離開,也不會遠去,更不會忘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