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蔥歲月之後

2016年03月


  7月14日,韜蘊資本的一則公告,將盤旋在易到頭上的“新股東”疑雲徹底吹散。目前來看,易到迎來新股東韜蘊資本,並獲得其首批注入資金,對於解決司機提現問題及恢複用戶活躍度有一定幫助。

  但不可否認的是,重獲新生的易到要想徹底“去樂視化”並非易事,若要重回移動出行領域第二陣營,還需要跨過司機與用戶雙雙流失、口碑與信用度大幅下滑這兩道坎。

  樂視找到接盤俠,易到迎來新股東

  自從去年底樂視爆發資金危機以來,易到作為樂視生態體係的重要板塊之一,其一舉一動便備受關注。尤其在易到創始人周航公開與樂視及賈躍亭“對撕”之後,有關易到和樂視關係的消息便屢次成為輿論關注的焦點實德環

  早在6月28日,易到便首次對外釋放了股權變更的消息,核心內容即為“公司已變更控股股東,樂視不再是易到的控股股東”。消息一出,瞬間激發了各界對於易到新股東身份的種種猜測。

  不過,對於新股東的具體信息,易到方麵並未透露。易到僅表示,公司計劃於7月4日舉行媒體溝通會,就具體事宜做公開說明。

  當時,外界對此議論紛紛、猜測不斷。有消息稱,易到的新股東可能是平安保險、首汽約車,甚至可能是韓國某上市公司;也有消息稱,易到新股東是私募基金藍巨投資,或是其控股母公司韜蘊資本。

  此後,易到原定於7月4日舉行的媒體溝通會被推遲,易到方麵同樣未對推遲原因做任何解釋,給這次本就神秘的股權變更披上了一層更神秘的薄紗實德環球金業

  直到7月14日,這層薄紗終於被揭開。韜蘊資本於14日上午發布公告稱,已在2017年6月28日與樂視方麵就收購易到股權達成一致,並於6月30日向易到注入了首批資金,用以解決車主提現問題。

  隨後,易到也發出一份官方聲明,將上述消息坐實。易到表示:“7月13日,易到召開股東會議,就韜蘊資本入股易到事宜達成一致,韜蘊資本完成戰略控股易到。”

  短期內“去樂視化”並非易事

  至此,盡管易到新股東在收購股權方麵的具體交易金額、最新的股權結構及注資金額等核心數據均未披露,但易到“易主”已是板上釘釘的事實。

  公開資料顯示,韜蘊資本是一家專注於PE投資、證券業務、金融服務的大型投資集團,成立於2014年11月,注冊資本2億元。公司法定代表人為溫曉東,經營範圍包括:項目投資、投資管理、資產管理和投資谘詢。

  此前盛傳的易到新股東藍巨投資控股集團實為韜蘊資本的子公司。藍巨投資是一家大型金融服務企業,資產規模超過160億元。集團擁有股權投資(PE)、資產管理(AM)、創業投資(VC)、金融投資(FI)、投資谘詢(IC)五大業務板塊,通過直接/間接的方式控股、參股企業20餘家。

  而藍巨投資與樂視存在多方麵關聯。早在2014年8月,樂視網(300104)公布非公開發行A股股票預案,稱擬向藍巨投資等5名特定對象募集資金約45億元人民幣,其中藍巨投資將出資15億元人民幣,不過該預案未獲證監會批複。此外,藍巨投資還曾參投了樂視旗下項目,包括樂視移動、樂視體育、樂視影業、樂視汽車。

  鑒於原股東樂視如今深陷資金困局且難以自救的情況,業內有觀點認為,新股東韜蘊資本接手之後,易到接下來可能要加速完成“去樂視化”的任務。不過,韜蘊資本與樂視遠非收購與被收購的關係,在新老股東之間千絲萬縷的聯係背後,易到若要在短期內“去樂視化”並非易事。

  易到“重生”後還要跨過兩道坎

  在新股東入主之後,易到接下來該怎麽走,韜蘊資本給出了自己的解決方案。簡單來說,韜蘊資本將主要從提供資金解決燃眉之急、尋找更多合作方逐漸淡化易到的“樂視標簽”兩個方麵為易到的“重生”鋪路。

  不過,需要注意的是,在過去的半年時間裏,隨著樂視危機的不斷發酵,易到也接連陷入各種負麵風波。而這,正是“重生”後的易到急需解決的問題。

  今年初以來,有關易到車主“提現難”的消息便集中爆發;很快,這一問題大麵積蔓延,在全國掀起了一股討伐易到的風潮。在此之後,大批易到車主通過各個渠道投訴易到、停止接單,甚至集中到易到總部討債,一度成為易到的最大危機。

  與此同時,易到車主的不斷流失也加劇了用戶的大量流失。有數據顯示,今年3月易到的月活用戶數量僅為328萬人,與2016年8月的峰值826萬人相比下降了六成。

  而在為車主解決“提現難”這一問題上,易到的解決路徑也顯得一波三折:先是未能兌現5月份處理提現問題的承諾,後又延遲向車主許諾的提現時間。受此影響,易到便陷入口碑與信用度大幅下滑的境地。

  如今,在種種風波之後,易到在移動出行市場的份額已跌出第二陣營。顯然,易到重獲新生之後,至少還需要跨過司機與用戶雙雙流失、口碑與信用度大幅下滑這兩道坎。從目前的情況來看,易到雖然依靠新股東解除了資金危機,但其重回巔峰的道路並不容易。

原文地址:http://news.10jqka.com.cn/20170717/c599225707.shtml

秦嶺淮河,南北一方,南國的你可曾知曉,北國的思念?——題記

飄飄的細雪,濃濃的霧氣,吞沒著北京城的大街小巷 ,空氣中充斥著說不出的味道,讓人窒息。終於迎來了北京久違的陽光。溫暖和煦的陽光撫觸著大地,略帶一絲死刺骨的寒風,雖不暖也比陰霾的天氣強。

北國,北國的山山水水,北國的風土人情,北國的魂牽夢縈。

下了課,雖已是夕陽時分,但情趣為減。我和小草叼著紅豆派,在馬路上喝西北風。風刮在手上冷冷的,手背上沒了知覺,但抱著紅豆派,手心裏暖暖的……心裏空空的。

晚上到家又是紅豆餡的湯圓,紅豆紅豆最相思,淡淡的思念或許只有自己知道。

願君多採擷,此物最相思。自古文人墨客皆喜歡以紅豆來訴說思念,或許是那甜甜的香氣,會讓們沉迷:或許是那甜甜的香氣,會點起人心底的漣漪。每個人心底都有一個塵封的角落,看似封古陳舊,但卻會一直擁有,永久留著一段此生不換的牽掛。

思念?又多少愛才會是思念?有多少癡男怨女相愛不能相守,又有多少白首夫妻生死相依?誰都不好說什麼才是真正的思念。常常掛在口頭的人,不是自己最思念的,而在心裏從來不提起的,或許才是真正的思念。有人說思念是種慢性病,當我們推杯換盞觥籌交錯的時候,只剩一片繁華,沒有所謂的思念。當繁華落盡,燈火闌珊,寂寞湧上心頭,在心裏徘徊的那個才是最思念的。人都會怕,喜歡活在自己的世界裏,而世界裏只有一個最想的人,只有自己知道。或許沒有理由想念,但可以放在心裏。

小的一顆紅豆,能有多少請?一切盡在不言中,我們掩蓋的了悲傷淚落,辦得出強顏歡笑,說得出絕情話語,演的出冷漠孤高,但對一個人的思念,任何人都阻擋不了。誰都會有,但只是有人偽裝的更好。只是因為深愛過,哪怕離去,也希望他以後過得快樂。哪怕口是心非,也只能自己接受。

此時的北國,冷風飄搖,寒氣透骨。

此時的南國,細雨如絲,煙雨朦朧。

秦嶺淮河,阻擋了多少,改變了多少?

紅豆生南國,春來發幾枝?此時的南國已記不起北國對他深深的思念,此時的南國卻依舊牽掛著遠在一方的南國。她思念南國細雨如絲的小路,她思念哺育了傳奇的湘水,但她更思念南國的那棵紅豆枝……

春天已經慢慢來了,而南國的紅豆卻不曾知曉,或許當他明白的時候,他才會懂整個冬日北國對他深深的思念。還有很多個春天,北國一直在等,所讓對於北國來說沒有所謂的春天,但她在等,因為她知道,只為那一顆紅豆。

紅豆生南國,

春來發幾枝。

願君多採擷,

此物最相思。

南國的紅豆,可曾知曉北國的依戀?

或許有些人沒懂,但請您帶著感情去看。因為紅豆是有感情的,北國也是有感情的。

このページのトップ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