靜靜的竹林,沉睡在黑夜的星光中,月光灑落了柔水的情緒,緩緩流淌在獨孤的亭中,風悄悄來過,銜來飛花送給了桌上的清茶,雲輕輕去了,留下無痕的煙火飛落在亭的水面,溫柔的亭啊,挑燈細看這流水的記憶,你就在亭中,半卷丹青落筆了模糊的輪廓;無聲的亭啊,你的身影就在亭中,凝固的瞬間成了亭上的花紋,一抹月色淡入了亭的影子中;調皮的亭啊,你捎來一片夜色,你的步伐踏碎了那片月色,猝不及防闖進了我的清夢。

一朵梨花飄落在亭中,水面泛起了波光月色,你最愛的亭中,跳動著琴瑟的過往,你聞著清風拂過的暗香,就在這亭中,變成了詩行;一船楓葉紅妝驚擾了亭中的星光,蒙在你的影上,像是星星,你鋪著一墨的詩文,提筆寫下了安靜的亭,就在這亭中,凝成了刹那。落花幽雅,點綴著星光的詩意,你很優雅,轉身眺望北歸的飛鴻,你在亭下,踏動著自帶芬芳的步伐,走過風月,穿過煙雨,溫和的一笑,裝飾了我的夢,你的詩成了夢的場景,那是一座亭。

靜默的亭,獨燈拉長了它的影子,翩躚落在紙上是你的筆跡,飛花隨著你離開了亭,留下的亭多了清孤,卻留住了你的影子,我夢著你最愛的亭,牽著你的笑容,和亭倒影在蒙蒙的雨中,看花更有星空,望夜更有情趣,我在亭下,溫一壺白茶,守著你的餘香,輕點融入夜裏的熒蟲,搖曳著亭的影子,隨風飄蕩在指尖上,那時候月光重重,流水親吻著飛蟲,我在亭中,摘下一片青竹,吹奏了屬於你的詩韻,亭在回首,踏入了我的夢中,雨,是那樣輕柔,溫柔地吻著我,風,是那樣乖巧,安靜地停在我身邊。

我夢著亭,亭中的你講著亭的故事,你的到來,和風在亭中相遇,或許夜鶯銜花送月到了亭口,你微微一笑,掠過衣上月光,指尖輕點水面,碎了明月,寄給了亭中的芳華;我夢著你,你手裏的亭聽著你的故事,你的離去,帶走了亭的回憶,也把亭放在手心,隨著我的夢漸漸變淡在雲中。

亭中,你離去,把如水的月,安靜的夜,酣睡的花留在了亭中,而我留在了亭中;夢裏,你來過,把最愛的亭,溫暖的亭,調皮的亭種在了夢裏,而你住在了夢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