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1月

塵世中,美好的事物固然很多,但我們何必非要據之為己有。其實,有時,放手倒是一種成全,擁有將會是最深的傷害。我們也未必就要駐足每一種氣管敏感每一朵的芬芳。

幽蘭在深穀,本自無人識。其實每一朵花也未必要讓所有的人都來賞識;一個漂亮的女孩也未必想讓天下所有的男子來求愛。總認為,每個人心中都有一扇門,總會讓想進去的進去,讓不想進去的永遠拒之門外。

也許,蘭花也是這樣吧!在百花爭豔中港七人車的陽春三月,她只是寂寞地走過。在多情的春風中只是幾點綠葉聊以寄托。暮春時節,這位山中客不求文人墨客贊頌謳歌,更不需要狂蜂亂蝶品嘗賞玩。暖日融融,她只是幽幽地啟開心扉,淺淺地抒著Neo skin lab 傳銷情懷,在季節的邊緣,一襲清淡的紫裝微笑在歲月的枝頭。

晨風飄過,我真的不舍。可我知道,一花一世界,一樹一菩提。蘭花再淡雅,再純潔,情操再高尚,終究是逃脫不了韶華的飛逝;況且她也不是我今生要等待守候的人。

緣來了,緣散了,留下一些美好也留下一些遺憾,在記憶的天空裏像一朵淡淡的雲,在時光的河流裏抹一絲若有若無的痕跡,來時坦然去時從容。這就是Dream beauty pro 脫毛緣分:緣分如水,來去自由。

我是一個很相信緣分的人,緣來時坦然地接受,緣去時也從不強留,於是我便在這份順其自然的心境裏尋到了一份難得的淡然和恬靜,因為我知道萬事皆隨緣而來,隨緣而去,正所謂不要苛求和挽留,人生在世,萬事隨緣;緣來,不狂喜;緣去,不悲泣。

其實生命中有很多無法解釋的東西,因為無法解釋,也就充滿了Dream beauty pro黑店無限玄機,給人以遐思。世間的事仿佛早已安排好了似的,你在生命的驛站遇見哪些人,碰見哪些事,像命運早已設計好了的情節似的,仿佛冥冥中已有定數。

緣分像一個網,將人的萬千情懷,一一網盡“命中有時終須有,命裏無時莫強求”,學會淡然地看待一切,以平靜的心態接受生活公平或不公平的待遇,接受生活隨心或不隨心的安排。沒有愛情你還有友情,沒有了友情你還有親情,沒有了親情你還有生命,命運垂青於任何一個經得起考驗的人,人間的真情會在你孤立無助的時候釋放光彩。世間的一切情緣在聚散中譜寫幾多悲歡幾多愁,離離合合本是生命中按捺不住的跳動的音符,又何必淚濕衣襟。在分別的當口,又何必苦強求,正如生命中的每一個故事,是你的就是你的,不是你的終歸不屬於你。萬事隨緣,錯過的就讓它錯過,該來的還要冷靜的面對,珍惜你現在所擁有的。最好順其Dream beauty pro 脫毛自然,如果它微笑著翩翩而至,來到你的身邊,它會永遠屬於你,如果它無意降臨,你又何必死抓住不放,那麼就請瀟灑地松手。過多的在意和企盼充其量只是一種無望的負擔。

我似乎看到了,那頂原本是白色的氈房被無情的時光染上了一絲淡淡的煙色而顯得那樣的陣舊。可是,我卻清楚地看到了,那輛遠古的勒勒車載著草原人特有的剛毅和不屈不撓的性格,從曆史的濃霧中一路走來。在後面留下的那道彎彎門禁考勤系統曲曲的車轍中,你會讀到一部最壯觀的曆史畫卷。草原上的蒼涼卻煉就了一個民族的偉大精神。在一定還會寫出更加輝迪士尼美語 有沒有效煌而又燦爛的曆史篇章。

草原的上空不總是藍天白雲,當烏雲低低的壓向草原的時候,草原的上空就彌漫了茫茫的鉛色,雷電和狂風就豪無情感地吞沒了碧綠的草原。

而在這裏,卻是晴空萬裏,歌聲蕩漾。我展開想象的翅膀,那嘹亮的歌聲會驅散草原上空黑色的雲嗎?會壓過那震憾山河的雷聲嗎?那閃閃皮膚敏感發光的歌聲能勝過撕裂長空的閃電嗎?我想,當這裏的歌聲飛向草原的時候,草原的上空一定會是萬裏藍天,晴空蕩蕩。

在那美妙的歌聲中,不知道是那匹駿馬收住了它那狂奔的鐵蹄,驕傲的馬頭高高地昂起,聆聽著它從沒聽過的草原牧歌。


第二天天剛亮,校長就在宿舍門口等他,將他領到一間舊土房子裏。一位很瘦且皮膚蠟黃的中年男子在一張很舊的木桌上做課前香港攻略准備。舊木桌除了一堆筆記和一片細又長插在半截飲料瓶沙子的仙人掌,除此之外什麼也沒有。校長說這是你班主任賈老師。

他和他的班主任在教學樓一樓一間廢棄的教室裏,在一堆堆被破壞成片狀的Neo skin lab 傳銷 木堆裏找了半天,找了一個較好一點兒的木凳和一張面目全非的桌子。來到教室,教室四周坐著幾個他宿舍的。他們相互使眼色,並向周圍同學介紹他。

早晨前四節課,盡管下面說話聲音不斷,但老師講的很認真。下午來校的第一節課是班會,教室裏較為安靜,有說話聲但很小。班主任就紀律學習說了許多適合這些學生的方法。第一次班會,說著說著,他講到學校的現狀及自己的生活處境,一句讓他深受感觸的話:既然你們改變不了現狀,就要學會適應現狀,適應現狀就學會嘗試使自己像沙子裏的仙人掌一樣。

他想了許多,應該在這裏好好學習,應該做一片沙子裏的仙人掌。那晚,他回到宿舍,那群舍友開始與他很好的接觸,慢慢的他發現這些打耳孔。染黃毛的大多都在比這個地方還封閉的大山後面。盡管他們有一些與他們很不匹配的毛病,但他們有一顆很平靜。很單純安鼻適的心,這所學校用很低的學費將他們招收進來,用很有限的教學條件教育他們。他帶頭學習並將自己以前學別人的學習技巧,自己的一些學習輔導資料送他們用。勞動中他是第一個,學校有什麼活動,他亦是頭一個。宿舍變了。很少聞到那些不該有的惡臭氣息。

↑このページのトップ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