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春時節,窗外飄起了雪花,或許她也深知不合時令,紛紛灑灑,不再那麼張揚與輕盈,似乎靦腆又很委屈,飛速而落便瞬間淚流成河……
討厭這樣的季節!
要麼走得乾脆,要麼來得利索,咋暖還寒,曖昧纏綿,防刮花保護膜總是惹人生厭!剛剛脫去的厚重的棉衣不得不又穿回來,這種清冷不似冬日的徹骨,卻有著瑟心的淒寒。瀋陽的冬天歷來執著而霸道,本來春暖花開,非要再來幾場大雪不可。喜歡雪嗎?喜歡,但更喜歡冬日裡的雪,聖潔而飄逸,張揚而肆無忌憚,滌蕩塵埃,淨化心靈。春天裡的雪便顯得多餘了,深情的墜落,沉淪為污泥,讓人不禁眉頭緊蹙。
我是不喜歡春天的雪的,沒有個性!
一直認為瀋陽沒有春天,十一月份就進入冬季,真正的春暖花開也要在五一左右,短暫的明媚之後,便迅速進入炎熱的夏季,瀋陽的冬天就這樣無理的霸佔了兩個季節,半年的時光。
許是一顆向暖的心在冬的巢穴裡糾結的太久了吧,每每此時便有些躁動不安,渾身慵懶無力,於是渴望春草般的萌動,柔柳般的舒展,小野花般的暗放,讓蠢蠢欲動的生機染綠幾乎枯木的靈魂,生命來次綻放吧,悄悄地告訴自己,血液裡依舊流淌著春的活力……
猶記去年清明時,樹兒未泛綠,草兒未吐牙,花兒未含苞,於是卸下所有的包袱,拉上好友踏上南下的列車,去北京尋春吧,假期太短,走不了太遠的。北京的春天也是嬌羞的,下了車便是很失落,和瀋陽沒什麼區別,一樣的晦暗。
“去玉淵潭公園吧,那裡的櫻花該開了”,友的妹妹盛情地做嚮導,儘管春風依舊瑟瑟,但這裡的櫻花卻是開了,花團錦簇,綻放嬌嫩的歡顏,分不出它和桃花的區別,但足以撫慰了搖盪不安的春心,拂了拂剛泛鵝黃的柳枝,嗅了嗅淡香彌漫的花蕊,弄了弄微波細處柳絲垂落的靚影,也許只有春才可以撩撥出這種少女般的柔情……
今年玉淵潭的櫻花什麼時候開呢?
“來南方吧,這裡很適合你!”
“你的聲音很柔美,很像南方女人!”
去過麗江,感覺時光都是清麗溫婉的。青石古巷,OtterBox防水手機保護殼每一段都仿佛訴說著風情萬種的故事,麗江的山水,足以讓心沉靜安然,清澈透明;去過大理,歲月是簡約而寧靜的,蒼山洱海給了我足夠的浪漫,懸浮在高高的索道上,雪,晶瑩嫺靜,雲,輕盈飄逸,那麼閒適,那麼悠然。洱海的風曾那麼溫存地撩撥我的長髮,理順那不安分的思緒。海(湖)水碧藍澄淨,明心見性,依舊嫺靜溫婉,這樣的水是不會“卷起千堆雪”的。去過人間天堂的蘇杭,儘管沒有領略到“映日荷花別樣紅”的壯美,卻也目睹了“蓮葉何田田”的清幽,於西子湖畔靜靜徜徉,宛如古代拈花微笑的女子,不過也有幾分的做作吧!
那雨中飄逸的蘇州園林,媚陽下楓橋上嫣然綻放的花傘,那肅然靜穆的崇聖寺三塔,時隔多年依舊鮮活在落滿塵埃的記憶裡。
喜歡南方,喜歡她的古味盎然,喜歡她的清純典雅,喜歡她深情浪漫,更喜歡她四季如春的溫婉。
而我,註定是去不了江南的,因為我的根在北方,北方有我眷戀的豪放;也註定做不了那青石雨巷裡撐著油紙傘、結著愁怨的、丁香般的姑娘,經歷過嚴冬歷練的女人,無論怎樣的柔媚,骨子裡已經注滿了冬雪的傲氣。
南方,那清美古樸的風情,如匆匆喝下的那三道茶,於我留下的大多是心靈的沉澱……
我渴望一次激情的綻放,牛欄牌奶粉歷經嚴寒後的一次脫胎換骨,於是對北方的春有著焦急的無奈……
“做蠟燭的事業,不燃燒,便流淚……"
選擇燃燒吧,那麼,可否借我一縷春色,與季節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