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晚,沒有眨巴的星星,微風徐徐吹來,感到絲絲涼意。婚禮拍攝不過不能用清風明月來形容這樣一個在路燈下不顯得黑暗的夜晚,因為明月今夜並未一現。

獨自坐在狹而深的巷子裡,無人刻意來打擾,但伴隨身體稍稍的不適感。空氣中似乎融入了些內心的傷感,我知道我不應該總是讓自己的心變的那麼沉重,這樣的我雖然安靜,但是此刻的我卻壓抑,甚至不堪一擊。其實頭腦中什麼也不想去思考。我或許是真心喜歡這個我,略帶失意,三山牌鉗又沉浸在悲傷籠罩的這個屬於我的視野裡。 我不知道多愁善感到底是怎樣,當我第一眼看到它時,我就愛上這個詞。可能有那麼一點同感在其中,我想我根本就像無法完全解釋這個詞來詮釋我的感受,我只能感覺到它--我真實的感受。我願意享受這樣寧靜乾淨的空氣,氤氳著我的每一根思緒。

好一句“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確應該如此,大概在現代,洗衣機在實力雄厚的前提下,也很少有人能夠做到這點。世間萬物,自有其利弊之說,唯有心懷坦蕩,方能樂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