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為何,昨夜竟夢回兒時在樹林裡捕蟬的場景,當然也有那一聲聲美妙而又吵雜的蟬聲。或許夏天跟蟬是必然的聯繫,螢幕保護膜或許我真的已經很久沒聽到過蟬聲了,甚至在我土生土長的農村。現在似乎開始懷念蟬了。

記憶的年輪把我的人生時光回滾到了一年前那段夜夜鳴蟬的下鄉生活。

那是大三的暑假,我第二次參加了學校的三下鄉活動,地點是韶關沙坪鎮——一個很窮、條件很惡劣的山區地方。我們的隊伍駐紮在當地的小學,背後就是一座小山。可能是山裡常年生風不止,也可能是條件真的不夠,學校裡竟找不到一把電風扇,學生宿舍用的也是昏燈暗光。

第一天的晚上,不知道是興奮還是環境不適應,大家很晚了都還沒入睡,我也不例外。本來旅途的勞累足以令人安然地入睡,本來日常宿舍裡我可以不管噪音依然可以迅速跟周公擺開棋陣的,但這時候不行了,夜裡的蟬聲一下一下地撥動著我的亢奮的神經。說實話,我在農村長大的,曾璧山中學有過白天捕蟬聽蟬的不少經歷,但夜裡的蟬聲還是頭一回聽到。

深居大山,蟲鳴鳥叫充斥著這裡的整個空間,但夜裡的蟬聲顯得格外明嘹。 “長氣歌唱家”非它莫屬,一聲聲的叫聲從沒間斷過,聲音更是那麼的高亢;蟋蟀等小蟲也甘願一直以低平的“唧唧”“嘶嘶”伴奏音奉陪到底。

夜裡不只有大自然的演奏者,還有我們這一群手舞足蹈的聽眾。山區裡的生活真的不同,它真的可以讓你十足地融入到自然裡。聽著蟲鳴鳥叫,我們還要應對飛進房子的各種飛蛾、螢火蟲。由於我們沒有搭蚊帳,所以每天都要用扇子不停地扇風、趕蟲。

接下來的日子,我習慣了夜裡的鳴蟬聲。有時候大家一起站在操場上,一邊聽著蟬聲,一邊抬頭觀望那滿天的星星,那些在家鄉從沒看到過的繁星,密密麻麻,甚至可以看到星雲。這樣的情景永遠地印在我的腦海裡。

到後來,夏夜蟬聲不是噪音,而是我的催眠曲。聽著一聲聲的蟬聲,讓我想起了兒時捕蟬的情景,還有更多更多的趣事,回憶返到很遠很遠。朱自清在《荷塘月色》裡曾經寫到了蟬聲,但受到了一些人的質疑:夜裡有鳴蟬?其實不用懷疑。很多事情只有自己經歷了才知道的,就像童年農村生活的趣事。然而隨著人慢慢長大,社會的不斷變遷,我們的記憶不斷淡化,我們的後代似乎也只能產生這樣的質疑:哪裡有蟬呢?夜裡有蟬聲?

正值仲夏,但我至今沒有聽到過一聲鳴蟬。沒有了蟬聲,我只能在夢境中尋找響徹夜晚的鳴蟬,曾壁山中学從而勾起我對那段大學下鄉生活的回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