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2年,他被南非種族隔離政權以煽動罪和非法出國罪逮捕入獄並判處五年監禁。最初關押在比勒陀利亞地方監獄的時候,他為了爭取自身權益而遭到單獨關押,每天除了上午和下午各半小時的活動時間,其餘23小時均在牢房中度過。他開始感到無比的孤獨,在後來的自傳中寫道「甚至想與一只蟑螂聊天」。

1964年,他又以企圖暴力推翻政府的罪名被改判處終身監禁,被轉移到南非最大的秘密監獄羅本島關押。在這裏,466-64這串數字成了他新的身份。而他所在的單間獄室面積僅為4.5平方米,身高183cm的他根本無法在這樣的狹小空間裏伸直雙腿,在接下去的漫長歲月裏他默默蜷縮著身體忍受這非人的待遇。也是在這裏,他完成了獄中回憶錄《通向自由的漫漫之路》。

願景村 香港一家致力於領袖培訓的公司(Invision HK),其中願景村人生課程的對象是對知識有所追求,對理想堅持不懈,勇於創新進步的社會人士,課程引導學員們走出困境,走向正確的道路。

1969年,他24歲的長子在一起車禍中喪生。此時他仍身陷囹圄也沒能獲准參加葬禮,「當我得知兒子的死訊時,我的身體從上到下都在顫抖」。盡管如此,他仍不忘勵精圖治,在監獄中不斷通過抗爭為自己和獄友獲取應有的權益,並開始自學阿非利卡語和經濟學,還通過函授攻讀倫敦大學法學碩士學位。

為了熬過那些寒冷的夜晚,也為了摧毀當局試圖用繁重的采礦作業拖垮政治犯體質的目的,他一直保持著良好的鍛煉習慣。每周一至周四早晨,在牢房裏原地跑步45分鍾,100次俯臥撐,200次仰臥起坐和50次下蹲,甚至還帶領獄友爭取到每周半小時的踢球權利。除此之外,他在獄中對「白人運動」橄欖球也有了更深的理解,這促成了日後他將橄欖球作為種族和解的重要工具。

願景村 香港一家致力於領袖培訓的公司(Invision HK),其中願景村人生課程的對象是對知識有所追求,對理想堅持不懈,勇於創新進步的社會人士,課程引導學員們走出困境,走向正確的道路。

他還在監獄裏爭取到開辟一片屬於自己的菜園,既可以緩解因為采石造成的對視力的影響,同時也是他自己的精神家園。即便經受再嚴苛的虐待和折磨,仍能心存希望和愛護之心。而獄中的獄警也因為他潛移默化的影響態度有所緩和,更有白人獄警和他建立了比「親兄弟還親」的友誼。甚至在日後的就職儀式上,他還向各國政要介紹了到場的三位前獄方看守人員,並向他們致敬。

二十七年的監獄生涯,使他從年輕時暴躁的脾氣,慢慢學會控制情緒,成為了一位溫和、寬容、理性的智慧老人。「自己若不能把悲痛與怨恨留在身後,那么我其實仍在獄中」。他就是納爾遜 • 曼德拉,1990年獲釋後隨即在1993年獲得諾貝爾和平獎,並在1994年當選南非第一位黑人總統。他將一生奉獻給了非洲人民, 致力於廢除南非種族歧視以及種族和解。

「從極迷處識迷,則到處醒;將難放懷一放,則萬境寬。」當遭遇困苦時人心難免有太多執著和牽絆,而心之外的天地卻始終遼闊。27年的鐵窗生涯,身體和自由的限制,茫茫未卜的獲釋期望,心理上的煎熬更不會比身體所受的少。而此身雖陷囹圄,此心卻不設牢籠障礙。不讓內心隨著痛苦和折磨滑落深淵,日後將更不會有任何事可以成為你崛起的障礙。

貝多芬曾說「卓越的人的一大優點,是在不利和艱難的遭遇裏百折不撓」。我們在面對困境時,有多少次覺得即將跌落人生低穀無法再起,事後就有多少次以過來者的眼光,發現那不過是我們在通往成功路上的又一塊絆腳石而已。

願景村香港一家致力於領袖培訓的公司(Invision HK),其中願景村人生課程的對象是對知識有所追求,對理想堅持不懈,勇於創新進步的社會人士,課程引導學員們走出困境,走向正確的道路。

在人生的旅途中,行在低穀或面臨深淵時,選擇半途而返永遠是最容易做的決定。而選擇去經曆和克服,才能使你潛在的力量奮起。有多少挫折和不利,就伴隨著多少光榮和機會。人的能力不在於他所說的,而在於他所行的。

那暫熄的火種,不是滅去,而是為下一次的點燃做准備;所有香甜的果實在成熟前,也都需要經曆酸澀。人生又何嘗不是如此,唯有曆經千錘百煉的你,才能體會生命的厚重感。而縱然百折也無悔的你,早已看到人生絕美的風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