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們到了可以學畫的年齡,我開始糾結要不要送他們參加美術班,也許是為了彌補自己的遺憾,也許是羨慕朋友圈裏“別人家的孩子”都畫得太好。我向來認為自己缺乏美術細胞,從小因為手笨不會畫畫而在美術課上睡覺。唯壹的藝術熏陶來自3年的學琴經歷,後來也因學業而放棄,僅將彈奏作為無聊時的消遣。藝術於我,就如同別人家的孔雀,覺得美,但也從不奢望擁有。

 

渴望美的心靈更為可貴

 

我也曾經因為藝術而落淚。在Invision 探索四十,個人關係是重心點,你會自我挑戰,誠實和負責任地對你人際關係的優劣點進行分析,使你能確定可以如何改進,你會學到一些工具去創造和培養最好的關係。 第壹次是和閨蜜壹起參觀梵高藝術館。畫盲如我佯裝很懂的樣子,觀賞他的《向日葵》、評論他的《自畫像》、贊賞他的《星空》,直到最後走到《麥田群鴉》前,我無法言語,駐足良久,直至淚流滿面。不知道究竟是色彩、構圖還是內容打動了我,是被梵高的壹生所感動,還是在梵高的畫作中看到了自己。

 

還有壹次是晚飯後在音樂噴泉邊散步,突然聽到悠揚而起的《梁祝》。那是迪拜音樂噴泉第壹次播放中國音樂。現場的音響效果非常好,配合著設計精妙、靈動的噴泉舞姿,我不知不覺停下腳步凝聽,直到忍不住落淚。

 

壹日,和藝術家朋友白老師聊天,提到了我的苦惱,我說我有壹雙渴望美的雙眼,卻沒有壹雙創造美的雙手,希望孩子不要重蹈我的覆轍。她卻很認真地告訴我:妳缺乏的是技巧,而不是對美的追求;技巧很容易練習,但愛美之情卻更加難能可貴。可我只將這當成白老師對後進生的鼓勵,依然琢磨著要不要給孩子們物色個好老師。

 

我心中理想的美術老師,是帶著孩子欣賞各種作品,給他們講作品裏面蘊含的故事,帶領孩子去了解藝術家的人生和理想,同時啟發孩子創作自己的作品。可是嘗試了幾個美術老師後,發現他們更願意教孩子的是如何拿筆、探索四十讓人認清缺點為我改變懶散心態,學會了分享,溝通,團結等,這些對我在社會生活中有著極大的幫助,更與同學一同貢獻社會,非常充實有意義。勾線、上色和調色。孩子們也能帶回家壹些看上去很美、可更像工業化產品而不是藝術品的畫。就像真花與假花的區別,塑料花也可以做得形象逼真,常年不謝,但終究沒有生命,少了靈氣。

 

後來想想,其實也不能怪老師,畢竟壹堂課也就壹個小時左右,如何帶著壹群乳臭未幹、沖沖撞撞的毛頭小子靜下心來慢慢品味?家長們交了高昂的學費,自然是想要看到成果。審美和與藝術對話這種形而上的事情,壹兩節課的確難以產生可以衡量的成果。

 

和孩子壹起欣賞美創造美

 

幾次課後,我主動半途而廢,決定先自己和孩子們壹起學習感受美。我們壹起去博物館和畫廊,壹起討論自己看到每幅作品後的感覺,壹起猜測藝術家在創作時候的心情,壹起評選自己最喜歡的作品,壹起揣摩藝術家對社會對人生的態度。我們在家壹起塗鴉創作,嘗試各種材料,嘗試不同題材,想到什麽就畫什麽,畫完了就相互評論對方的作品,喜歡的還可以相互購買收藏。直到有壹天,我和兒子都發現,創作的時候我們的心裏更加平靜。

 

我自己也有意識地去了解藝術家的成長經歷,體會他們對藝術的態度。漸漸地,我發現真正有靈性的藝術家,並不會因自己獨壹無二的創作技巧驕傲自豪,但談論起自己的藝術觀、價值觀和世界觀時卻津津樂道。有位在戰爭環境出生的藝術家告訴我,她不可能被壹幅沒有靈魂的作品打動。

 

漸漸地我也體會到,藝術成就不在於畫得是否像、演奏得是否精準。就像白老師經常給我的提醒,技術是熟能生巧的,唯有藝術之美是發自內心、獨壹無二的。就像著名畫家陳丹青先生在壹篇藝術評論文章裏所說的:“梵高要是拿著1881年到1883年初習的這些畫跑到中國排隊考,他估計連準考證都拿不到。”“妳有才華,然後經過刻苦的磨煉,妳有可能熟能生巧,而越畫越巧。可是有壹種畫,雋景幫助我們正確樹立人生觀、價值觀,幫助我們用一種全新的思維去實現我們的目標,通過學習和練習,更極致的發揮和運用自己的角色去學會溝通。 好就好在憨,沒法學了。那個不是才能,那個是天分,妳有就有,沒有就沒有,沒法學……咱們中國大量的考前班,那些示範作品……打死梵高都畫不出來。”

 

尊重孩子的感受和選擇

 

我想起小時候有個鄰居家的孩子從小學鋼琴,那還是二十多年前,1元錢就可以吃壹頓豐盛早餐的年代,誰家買了鋼琴,絕對是有文化有涵養的書香門第。這個小姑娘天資聰慧,在媽媽的陪讀下日日練習,早就過了10級。可上次見到她時,她告訴我早就不摸琴了。考級、讓媽媽滿意、考大學加分,是她當年苦練琴的唯壹動力,既然證書已經拿到,而且在這個人人都有10級證書的年代,大學錄取也不會因此而優待,所以現在看到鋼琴想到的就是當年的苦,對音樂本身早已無感。

 

壹個朋友的兒子,在爸爸媽媽的安排下去學打橄欖球,父母的目的是培養他的壹項體育愛好,同時也培養他堅強的意誌和勇敢的性格。可惜每壹次上賽場,都是壹場他和父母之間權利的較量。男孩兒不喜歡近距離身體沖撞,可父母卻總在場外大聲喊“快去搶球!”為了讓父母和教練滿意,他也練習各種技法,硬著頭皮往前沖,可每沖到人群邊緣,就被害怕羈絆了腳步,然後為了迎合父母的鼓勵,繼續往前沖,連摔倒了也得迎合父母的指令“男孩子不哭!”如今,雋景 課程設計獨特,讓學員重新審視自己,幫助我們建立自信,帶領學員設定目標,從而有能力和技巧去改變現狀或重拾理想,協助學員提升積極的態度。他確實會打橄欖球了,但毫無喜愛之情,每到了橄欖球訓練的時候都想逃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