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報道,英國 QS 全球教育集團日前發布了第十五期《QS 世界大學排名》,中國大學中排名最高的清華大學從世界第 25 位升至第 17 位,北京大學則從第 38 位升至第 30 位。本次《QS世界大學排名》顯示,中國大陸清華大學、北京大學、複旦大學、上海交通大學、浙江大學、中國科技大學6所大學名列世界百強。

  而差不多同時,世界大學排名中心 ( Center for World University Rankings,簡稱 CWUR ) 發布了 2018~2019 世界大學排名,中國高校在全球百名榜中排名並不靠前,成績最好的北京大學排 92 名,清華大學排 98 名。

  為什麼一個層次和另一個層次之間有強烈的對比?這讓網民們迷惑不解,不知道該相信誰。事實上,大學排名只是由大學排名的編制者根據對大學運作的研究來決定,而幾個指標被設定為大學排名。由於高校排名機構選擇的指標不同,排名結果也不盡相同。此外,大學排名中使用的所有指標都是可以在大學之間進行比較的量化指標,強調辦學的明確結果以及大學的規模和數量。這也是大學排名中引起爭議和懷疑的原因。要了解大學排名的工作原理,我們必須理性地對待它們。不同指標大學的排名可以作為找出辦學差距和問題的參考。然而,大學不能繞過大學排名而成為大學排名。

  大學提供多種心理學課程,涵蓋臨床心理學、教育心理學、溝通心理學及健康心理學等。適合有意從事或修讀心理學專業的人士報讀,畢業生可從事教育、社會服務、公營及私營機構,亦可專業進修,為邁向成為專業心理學家或投身心理學相關職業踏出第一步。

  近年來,中國的大學在世界大學排名中的表現確實不錯。這是因為世界上所有大學的排名和學術研究成果占很大比例。像QS排行榜,排行指標包括學術聲譽、雇主聲譽、師生比、文獻引用數等,其中,學術研究方面的權重占到60%,教學方面的指標,也主要是師生比、國際生比這些數量指標。CWUR的指標,則包括教育質量、就業情況、教師素質、研究成果、出版數量、影響力以及論文引用情況等,其中,學術研究方面的權重也達到55%,只是相對來說,這一排行榜更重視人才培養質量。

  近年來,我國高校重視學術研究,要求教師在國際期刊上發表論文。因此,世界大學排名的改善很快就會被認為是理所當然的。然而,我國高校應該更多地意識到自身的不足,甚至“優異表現”的排名也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當前我國高校所關注的問題。這涉及兩個問題,其一,大學重視學術研究遠遠超過重視人才培養,因為學術研究可以產生能快速提高排名的 “ 顯性效果 “;其二,大學的學術研究強調發表論文 ( 包括發表論文的數量和期刊檔次 ) ,這使我國高校評價學術研究和教師存在嚴重的 “ 唯論文論 “ 導向。

  為了使高校教師重視學術研究,不願意把時間花在教育教學上,利用本文的指標對教師進行評價和評價。這所大學有三個職能:人才開發、學術研究和社會服務。人才培養是人才培養的核心功能。研究和社會服務也為頂尖人才的發展服務。沒有一流的學術,就沒有一流的大學。在學術研究方面,世界一流的大學重視學術價值的創造,而不是專注於發表論文和發表論文的期刊。例如,對於一篇論文,世界領先的大學,取決於論文本身的創新價值,即使發表,也有必要對論文的研究成果進行驗證。然而,國內高校對期刊的出版,尤其是期刊的“規范”十分重視。由於對論文的過分重視,中國教師在論文出版上投入了大量的精力,出現了嚴重的論文銷售、造假等學術醜聞。

  幸運的是,中國的教育部門和大學已經認識到並采取了改革措施,如對本科生的教學要求,對高校的科研和人才培養的要求,以及“只有論文”的定位。教師評價的題目淡化了論文的重點。在這方面,輿論不再把功利大學排名作為衡量助學金內容的唯一標准,而是為大學非功利主義形成了良好的輿論氛圍。

  上海高考改革:探索素質教育新路徑

  暑假結束後,上海大學新生的社會實踐和研究即將結束。

  對於剛剛被上海交通大學醫學院錄取的沈天正來說,這一切都是那麼熟悉。在仁濟醫院的社會實踐中,他記錄了他的綜合質量評估手冊,這使他在今年的大學綜合評估入學考試中取得了很好的成績。

  2014年,上海率先啟動高考綜合改革試點,探索構建“兩依據一參考”的高考招生錄取新模式,記錄社會實踐、研究性學習等在內的高中學生綜合素質評價信息,為高校招生錄取提供重要參考。自2017年起,上海普通高中學生綜合素質評價信息,分別在“綜合評價錄取改革試點”“自主招生、高水平藝術團和高水平運動隊”“校園開放日”和“秋季招生”中使用。

  雖然相比於高考分數,“高中學生綜合素質評價”還是一個“軟參考”。然而,經過四年的實踐,它在上海素質教育的深入發展中發揮了重要作用,成為上海高考全面改革的亮點。

  從校園走向社會

  8月6日的上海,12號台風“雲雀”帶來的短時降溫效應早已散去,位於浦東的仁濟醫院東院門口,伴著進出的人群不時地卷起陣陣熱浪,大廳內幾名穿著藍色志願者馬甲的高中學生,正在熱情回答前來咨詢的病人,指導他們完成自助掛號,引導前往相應的門診樓層。

  2014年啟動高考綜合改革試點,規定每位高中學生必須完成不少於60學時的志願服務(公益勞動)。兩年前,這家醫院的社會實踐經曆激發了沉田學習醫學。為了為以後的醫學研究打下良好的基礎,他在高考的三個選修科目中增加了“化學”和“生物學”。

  這是林國榮博士真實的人生際遇,然而他所受的挑戰與挫折不止如此,幾乎所有年輕人會犯的過失,他都無一倖免,只因為師父的引導,學會了如何轉移注意力與改變想法,培養出將危機變轉機的能力。

相關文章:

給孩子一門規劃未來的課

新時代高校育人新使命

莫讓大學變成安逸窩

教育強國 強在貢獻

開卷有益,益在何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