輕輕打開窗戶,珠線般的雨水鋪天蓋地向我飛來,空曠的田裏彌漫煙雲濃濃,在視線中模糊不清,這個季節的思念瞬間被淩晨的雨水滋潤,在心裏迅速生長,翻騰。

總是習慣撐一把紫色的花傘,站在時光的彼岸等你回眸一笑,那般歡喜如潮,總是習慣嬰兒敏感染一墨清香,將想念寫滿我的世界,那些輕描淡寫的細節,那些濃情四溢的情書,更有那些剪不斷,理還亂的悠悠情懷,漸漸覆蓋漂泊的人生。

思緒如煙擱淺,思念如水蔓延。你深情款款的姿態原來比柔情似水的時候更平易近人。清爽的面容,似花的微笑,輕彈指間,落落而下的一舉一動,仿佛是身臨仙境,分不清現實與幻想。

有一種花,一生只開一次,有一些人,一生只愛一回,有一種情,一生只等一輪,而有一份愛,一生只對一心,縱使萬般柔情,只因相知很美。世界之大,芸芸眾生,於千萬人之中,你的心扉只為我奏響悠揚的旋律,浸透指尖,而我的微笑只為你燦爛在這個荒涼的城市裏,如春花般吐露芳菲,誰能說這不是緣呢?

夏末秋初,又是一個傷感牛奶敏感的起點,離愁的曲段在這樣的午夜奏響,滿天飛舞的碎片被清風掀起,回憶的浪潮層層疊至,相思無畔,牽引有心人。曉風殘月,風情萬種,迢迢山水,欲越不可清,何時的你會在我最需要的時候出現於眼前,讓我枕一池清悠安然進入的夢鄉呢?

思念像是一杯沁人心脾的茶水,含在嘴裏,滴在心裏,濕潤幹涸的心河。於是,每一個雨天,我都會站在窗外靜靜地觀望,或許是一種寄托,又或許是一種相思,就像一條長長的線,無限延伸,拉長拉長再拉長,直到你允許我在你的世界停留。

雨中帶著冷風,漫過膚指,心間掠過一絲隱隱的疼痛。每一次當我想你的時候,只能借物托情,將每一滴相思之淚凝結,然後親手融化它,於是,每一個雨天,臉上都有幾行不可避免的淚痕,痛並幸福著。每一次當我想你時,只能緊握十指,按住一發不可收拾的狂潮,即使想得再痛,也不會讓你知道,於是,斑駁的白色牆壁上有許許多多的凹凸平紋,那是想念在做祟,距離在動搖。日出夕落,交輝相映,純白的時嬰兒濕疹光中,唯有你的聆音才能緩解片刻不安與企盼,那又是一種怎樣的牽腸掛肚與朝思暮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