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個人壹生經歷漫長的求學之旅,從童年走到青年,有許多學兄學妹可以擦肩而過,有許多老師室友可以模糊淡忘,有許多春花秋草可以黯然褪色,有許多崎嶇道路可以繞彎避行,但是,有壹個名詞在妳記憶的磁盤永遠不會磨滅消亡,無論她留給妳的是淺淺的溫馨還是亢奮的激情,也無論她帶給妳的是青春的煩惱還是初戀的憂傷,妳永遠都不可能回避——這就是母校audio cables
  對母校,我總是懷著壹種深深的敬仰和思念之情。
  兒時的母校記憶漸漸淡忘,去年暑假回家時無意闖進了她的懷抱,我清楚地知道自己青春早已不復,那些曾經教誨過我的身影也已悄然謝幕,昔日低矮昏暗的土坯房教室雖被小樓房取代,但岑寂的校園仿佛激蕩著上課出操的悠遠鐘聲,低矮的教室仿佛沁出童年時代嘶啞的書聲。
  前不久,我打我的母校永河高中(今更名為永河鎮初中)路過,如今的母校雖早已今非昔比,但高中階段所經歷過的壹些零碎的片段在我的腦海閃過,讓我百感交集。那時的我,進校時還是個貧寒家庭的13歲多的農村孩子,畢業時也只是個15歲半的懵懂少年。我想到了在大熱天曾經親手給我們架鍋炒熱發白長毛的鹹菜的班主任周然棟老師,想到了教我物理的壹個回不了城而又沒嫁人的上海知青老處女高尚乾老師,想到了日復壹日我曾經和同學壹起在母校身邊的的那條渾濁的河溝裏淘米蒸缽飯卻吃得顆粒不剩的饑荒歲月,想到了下午放學後滿懷期待地去取食堂那壹缽充饑的缽飯卻被搶先壹步的他班同學偷走後的失望沮喪,想到了恢復高考第三年(1979年)的盛夏在荷槍實彈的公安的警戒下,我的姐姐和嚇得尿急難忍的我壹起邁進高考考場的情景。
  09年暑假高考評卷在母校華師也呆了二十多天。畢業後二十余年的光陰悄然逝去,昔日教授我《詩經》《楚辭》的塗光雍先生早已年逾古稀,教授我《現當代文學》的王慶生教授、《美學》的邱紫華老師和指導我畢業論文的王又平先生又在哪裏呢?只見昔日溢滿書香的中文系四層樓房已被文學院的鋼筋架構的電梯樓取代,食堂吃飯用餐時掛著標有“壹毛”“兩角伍分”價格的小黑板已換成了閃爍著醉眼紅光的電子屏刷卡機,八十年代漫步在林蔭道上架著眼鏡捧著書本的驕子們早已躲進了時光隧道,而身著名牌、戴著耳麥、攢著手機、提著數碼相機的靚麗的新壹代驕子正成雙結對地在校園流連忘返。只有,也只有桂子山上那壹株株蓊郁蒼翠丹桂壹年壹度地散播著濃郁的芬芳……此時,我恍然有壹種“夢裏不知身是客”的奇詭感覺,然更多的是對母校的依戀和祝福。NuHart
  歲月的沈澱,這些苦澀而溫馨回憶讓我感覺到無比充實,這些苦樂參半的年華讓我感到彌足珍貴。這不是矯情,盡管母校有時也有錯,但我壹點也不嗔怒責怨母校。感謝母校,因為是母校讓我讀懂了人世的艱辛和生存的不易,是母校的師友教我讀懂了真情真愛和感恩,是母校的乳汁給了我前行的信心和奔跑的力量。
  是的,每個人的家庭背景、人生經歷、性格習慣、接識師友的不同,母校留給他和她的印象也迥乎不同。這跟教育對他的影響不無關系。每每提及母校這個話題,有人總是津津樂道,有著說不完的情愫,因為母校曾經給過他理想的翅膀,知識的甘甜,友誼的珍貴,成功的喜悅,還有做人的啟蒙;而有人則是諱莫如深,總是有著羞於啟齒的惶惑,因為他在母校或許曾經歷過苦澀的流年、失友的落寞、歧視的煎熬、受挫的陰影,還有失戀的憂傷……
  就在前不久假休期間,幾個回鄉邂逅的小青年(老鄉)互相寒暄,問到彼此的高中母校的情況。其中有壹個外表看來有點帥氣的小青年聽到母校這個話題後避而不答不說,先對母校大加聲討,之後是憤而怒罵。是的,作為老師,我很不舒服,盡管他有辱斯文的謾罵不是針對我和我任教的學校,盡管我也非常能夠理解小青年的心情,但我不理解的是,壹個人把他曾經就讀三年的母校貶斥得壹無是處,謾罵得體無完膚,是怎麽也證明不了他高明高貴高尚到哪裏去的。更何況,“英雄莫問出處”。君不見,那些在初高中階段出身寒門擠不進名校的學子,如今不也能和全國各強校名校而來的學子坐在同壹高等學府的課堂,和學兄學弟學姐學妹們比肩嗎?
  我年青的朋友,請不要忘了這樣壹句樸素的俗語:女(子)不嫌母醜,狗不嫌家貧。無論是小學中學還是大學,母校就是母校。她不是培育天才神童的搖籃,也不是生產全能全才的車間,更不是造就時代精英的流水線。母校傳給我們的知識或許十分貧乏,母校遞給我們的能量也許十分有限,但是母校留給我們的善良樂觀的正氣、進取超越的豪氣、直面困局的膽氣、完善自我的勇氣是永恒的。它滲透進我們的血液,貫穿於我們的骨髓,銘刻在我們的靈魂!
  朋友,當我們清醒的時候,我們不妨觸摸自己的心靈拷問拷問:母校究竟留給我們些什麽?母校又希望遠行的妳留下些什麽?也請不要忘記,不管是什麽樣的母校,她就是壹位慈祥的母親,能夠包容妳的壹切。她能夠為妳的驕傲而驕傲,也能夠為妳的憂傷而憂傷。對於妳,母校別無奢求。只是無論妳今後官居高位還是富甲壹方,也無論妳今後高飛在外還是紮根故鄉,請不要詆毀妳的母校!那裏,曾經留下過妳童年的記憶,少年的追思,青春的足跡……g-suite cardinal
  忽然想起我們熟悉喜愛的詩人徐誌摩,倫敦的浪漫給了他脫俗的氣質,劍橋的學養給了他生命的積澱,康河的靈秀給了他靈魂的自信。這位風華正茂的壹代才俊,情系康橋瀟灑去,繾綣回眸踏浪吟——
  悄悄的我走了,
  正如我悄悄的來;
  我揮壹揮衣袖,
  不帶走壹片雲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