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先,企業的能力要與社會需求對接,而且要非常敏捷。疫情期間,阿裏巴巴推出了許多促進複工複產的項目,如愛心助農、“雲中賣房”、“釘釘網課”、“衛生守則”等。由於該公司自己的產業鏈是接地的,它敏銳地意識到可能被忽視的社會需求,並以高效的商業方式運營。從社會需求方來看,有些人每年的收成集中在這兩個月,如果他輸了,可能就無法扭虧為盈。企業開辟這樣的功能,就是切實承擔起社會責任。

一個具有,不會把利潤作為唯一的目標,而是在企業發展過程中,更加關注對社會,對消費者,對環境的貢獻。其次,企業社會責任應該是專業的,讓專業的人做專業的事情。對於科技型企業來說,一是可以發揮自己的技術和在行業中的地位,二是可以動員自身的知識型員工貢獻自己的專業力量。企業要做好自己擅長的事情,同時通過專業技能和人才賦能社會。企業可以用技術賦能很多消費者、企業和需要就業的人,這是非常值得稱贊的。

第三,為了可持續,這不是一次性的交易。以雲客服為例,不僅在疫情期間服務,還可以長期作為事業使用,可能會為他們的生活打開一扇新的大門。企業社會責任不敢破一分,只有可持續的、自我造血的行為,才值得點贊。最後,要把企業社會責任聯系起來,這樣才能產生更多的力量,產生網狀帶動或漣漪效應。阿裏客服為武漢市民開通“綠色通道”服務專線。你看到的只是一個電話,但它就像一張多米諾骨牌,它背後有一種非常強大的聯系。

從打電話到完成求助,不僅一個電話就能解決,還需要線下多方聯動。由此產生的影響也是有聯系的,因為一個人的迫切需要在緊急情況下得到解決,其背後有一系列的影響。這就像往水裏扔一塊石頭,會產生連鎖反應。在這個時候,當我們評估它的影響時,我們總是低估它。我相信它的影響一定會超出我們的估計,因為它會有直接、間接甚至進一步的影響。

相關文章:

社會責任非常需要評估

ESG是環境(Environment)、社會(Social)和公司治理(Government)的縮寫。它最早是由聯合國全球契約計劃(Global Compact)於2004年提出的。ESG作為聯合國責任投資原則的標准,首次從投資者的角度對企業社會責任進行了概括。其選題契合企業社會責任和可持續發展的內涵,關注企業的社會價值。

企業以積極的姿態承擔起抗擊疫情的社會責任

隨著全球資本市場逐漸將ESG納入考慮范圍,企業ESG的行為已經從“有而不壞”的小眾活動成長為主流需求。在中國,中國證監會在2018年提出,未來將出台的新規將要求上市公司在2020年前進行ESG披露。

將ESG與企業的長期發展目標結合起來

企業要按照相應的行業標准設計和披露ESG相關社會責任信息。可持續發展會計准則委員會為77個行業的實質性問題披露提供了參考,例如側重於能源管理、水管理、生態影響、勞工做法和氣候變化適應的酒店住宿,而教育行業則側重於信息安全、教育質量和員工效率,以及市場和招生做法。有美國哈佛大學學者指出,在企業的ESG活動中,只有符合行業標准的相關社會責任活動才會提升企業價值。因此,企業在披露ESG相關信息時,應根據自身情況和相應要求選擇合適的標准。

企業通過ESG披露展示可持續發展的進展和成果

如何思考和判斷未來可能出現的實質性問題,我們建議從以下方向著手:將ESG、企業社會責任和可持續發展以及環境和社會發展等法律法規的最新動態作為更新的風向標進行跟蹤;對問題進行預測,並與投資者和其他利益相關者進行互動,如定期披露可持續發展報告或定期交流;當企業業務發生變化時,要及時討論確定與之相關的問題。

新的數字基礎設施重新定義了企業社會責任

即使是商業性質的行為運作,也達到了實踐企業社會責任的效果。為什麼這樣說我?過去我們主要集中在傳統的基礎設施建設上,比如鐵路、公路、機場等實體建築和運輸工具。但是,我們關注的新基礎設施與互聯網密切相關,阿裏巴巴等數字平台是我們的新基礎設施。因為有了這樣一個新的基礎設施,對於上下遊產業鏈,以及上下遊成千上萬的員工和消費者,對防疫防控和社會效益都產生了積極的影響,這是一種責任和擔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