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08月07日

そういう事

可能被你看出来了,我不介意。

但是在我所看出来的那些,我很介意。

难得的团聚,却变得比当初还陌生。

我不想说什么,不想对你表达什么,已经够了。

每次说OVER的都是我,每次说AGAIN的都是你。

搞不懂。

你为什么总是给我一个塞子,等着我爆炸呢?



zanren_pocket at 11:53コメント(0) |  

コメントする

名前
 
  絵文字
 
 
livedoor 天気